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千山暮雪,来时路犹记:我的奇葩的他(有空我会更新的)

本帖最后由 大学无庸 于 2014-9-1 15:05 编辑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逃避。期间,我也企图把我的故事写成剧本或者小说,但每次,当我开始回忆的时候,左边胸腔里的那个跳耀的器官都会隐隐做痛。。。

  就在昨天,三八节跟最好的姐妹去看了场电影---“脱轨时代”。原本对国产电影没报任何期待的我却在电影里真真切切的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不同的是,电影里的女主人公比我幸运的多,至少总会有一个多金,浪漫的富二代陪在身边。所以,我想,也许只有把自己的伤口血淋淋的撕开,在亲手撒一把盐,阵痛过后,才会真正的痊愈。

  所以,我来了。。。 虽然连文章的名字都没想好。。。哈哈,要命了。。。

  下面,我所描述的每一个人物和事件,都是真实的,也许期间会加入一些小女生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情节上的夸大处理,或者诸如像“星星”般的桥段。虽然,我还没想好结局,因为我的故事也在继续,将来对我来说也依然是个未知数。不尽如人意之处,请大家将就一下吧。

  2014.03.09

  我
1.
  2014年的新年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开始,或者说,非常糟糕。

  在这个以高消费,低收入而著称的海滨城市,到处充斥着各种名车,土豪,暴发户和富二代之类的。而我,一个没房,没车,没存款,又刚刚失婚的32岁大龄离婚女青年。。。更可悲的是,离婚时,我不但没有把我的前夫扒掉一层皮,反而被他搞的自己满头包。迄今为止,我每个月都要按时去银行报道,干嘛呢,还钱呀。离婚时,我的前夫(姑且叫他“秦兽”吧)从我信用卡中透支的10万块还都没还清。。。

  差点忘了介绍一下我自己,用姐们们的话就是“杜拉拉”的脸,二百五的心,就是一“井”姐,横竖都是二。我是金瑶,大连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说道工作,我还真是骨灰级的打工仔,人称“白骨精”。大学毕业后做过旅游,干过酒店,辗转反侧后进入外企,成了所谓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裁助理。期间转战于多家企业,就连猎头老大哥看到我的简历都不得不由衷的说一句:“行业对你来说真的不重要”。现在任职于一家国内之名的男装品牌,每天跟时尚打交道,但我所干的活说到底却一点都不时尚,所谓时尚行业不过是一个男人当女人,女人当女超人的行业。每天对着成堆的面料色卡,挑来选去,核算成本,利润,参考流行趋势,针对国内市场制定出每一季主打产品。只要是男人用的穿的用的,大到外套,小到内裤,袜子,都在我的工作范围内。周围都是40多岁的神仙姐姐,一不小心触动了她们那根敏感的小神经,你就没好了,真可谓是步步惊心呀。

  说道我和秦兽的一纸婚姻,09年我俩经人介绍,相识的第三个年头,这个号称自己大小是个名人,外面不缺女人的男淫终于成功被我招安。三年中,他破产了4次,企图自杀2次未遂,期间还上演了一次孤星血泪。说他是孤儿,现在的父母是他养父养母之类的。但是,当他跪在地下求我帮他的那一瞬间,我总是会心软。

  直到有一天,一辆白色的奥迪A4滑行到我俩面前,一个长的跟我“脚后跟”差不多的女人走到我面前,对着秦兽说 “你选吧,是她还是我”。虽然在这之后的0.01秒,我已经决定离婚了。但是,秉承着我一向“倒驴不倒架”的作风,我还是微笑着说:“这位姐姐还是妹妹的,anyway,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去选,我俩是法定,法定的含义就是,这个男人是我的,你要用可以,但要问过我这个所有人同意还是不同意,他呢,我用过了,说实话,不太好用,你能来接手,真是太好了,拿去,如果你哪用不明白,可以随时过来向讨教我他的使用方法,我肯定开诚布公”。听完我的一番理论,还没等“脚后跟”张口,就被旁边的人拉上车走了。后来,以他为首的一帮所谓兄弟,嫂子前嫂子后的哄了我半天,他呆呆的站在旁边双手捧着我的包,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我俩没上床”。。。一气之下,老娘冲过去,回手就是一巴掌。长这么大,直到那天晚上,我才知道,原来我也会打人。回家的路上,刚刚还颐指气使的我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脚后跟”事件的当天晚上,秦兽就跟我交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这个女人是他在麻将群里认识的,经常一起打牌,一来二去的,便热络起来,一直以来都是人家主动,他压根连人家小手都没碰过。还恬不知耻的跟我说“脚后跟”的职业是“暗娼”,更本不差钱的人。我当时就寻思着,我怎么教出这么个没品的东西,妈的,找娼吧,还他妈找个暗娼;暗娼吧,还长那个德行。现在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当娼吗,看来我太高估当今的男淫们了,还不如去市场买只山林“溜达鸡”呢,怎么说也是绿色食品呀。假如我有机会参与两会提案,我的提案肯定是“娼妓合法化”,小姐都要持证上岗。省的一个个长的跟瘟鸡似的。想当年我们秦淮河畔的花魁们,那可个个都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今,什么长相,身材,文化水准都不重要,只要是个女人,能劈开腿就可以称之为妓。这简直就是全人类的倒退呀。

2.

  第二天一大早,整夜未眠的我,失魂落魄的拨通了我的死党加闺蜜,连若寒同学的电话。

  “亲爱的,我要离婚。。。”
  在经历了30秒的空白喘息声之后,她果断的对我说“下班后,来我这里,办公室等你!”

  压根连说“哦”的机会都没给我,那边就传来了挂线的忙音。。。

  说到我这个姐们,真是让我无语到极致,爱恨交加之余,让人难以割舍。她总会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的问题所在,不留任何余地的将我置之死地,然后笑呵呵的站在原地,待我满血复活之后,若无其事的告诉我这叫“凤凰涅槃”,最后还得给我大肆庆祝一番。说到底,我的金刚不坏之身和没心没肺的秉性还真是得益于她。话说呀,这人还真是犯贱,这也是我为啥离不开她的原因。

  连同学从小到大都是男同学相互追逐的对象,走到哪里,哪里就都是鲜花和掌声。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部门经理。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二难之后,终于坐稳了部门老大的位子。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她却嫁了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男人,在所有追求者当中,最不起眼的那个,她给出的答案很简单“因为安全”。

  放下电话,一边忙着处理邮件,一边听我的助理小于给我汇报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可是脑子却总是不自然的放空。昨晚的一幕幕总是不经意的出现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助理小于的声音也渐渐的变成了画外音。。。


  “领导,领导,,,”
  “嗯,,,什么情况”在小于催促声中,我下意识的回答。
  “姐姐,你没事吧,今天这是怎么了,失魂落魄的,不舒服?”
  “没,没事,你下去吧,有事我叫你。。。”

  一直以来我总吹嘘自己一向是个拎得清的人,绝对不会让私事影响到工作,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自己错了,一直拎得清是因为没遇到让我犯浑的事情。。。我有个习惯,就是当我认定一个人以后,就会把我的底线和盘托出,希望对方不要轻易碰触,而不巧的是,在感情上我的底线恰好是---- 欺骗和背叛。。。因为我不想变成怨妇,不想每天抱着别人说我有多委屈,不想每天担惊受怕,胡乱猜疑。还有,更重要的是,这关乎尊严。。。

3.

  “领导,老大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小于小心翼翼的敲开门,伸个小脑袋进来,轻声的跟我说,声怕惊扰了我。
  走进老大办公室,财务,生产经理都在,我想这肯定是出事了,这个公司没别的,就是养了一帮祸头子,屁大点的事能整成个雷。

  “老大,什么情况,这么急叫我过来”我尽量保持着以往嬉皮笑脸的嘴脸问道。
  “生产经理投诉你部门的员工贴错面料卡,导致大货样品全部出错,需要重做,我让财务成本过来初步估算了一下损失,你怎么解释?”
  “我没什么可解释的,面料本来就是双面的面料,两面都可以使用,上周的会议已经将确认的版型和面料品号都确认给了生产,他们自己员工工作失误,关我的部门什么事,,”
  “你怎么这么说呢,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们业务是龙头,面料卡贴反了,不怪你们怪谁?”还没等我说完话,生产部这个40多岁的老男人就暴跳如雷的翘着兰花指跟我咆哮着,一帮荷尔蒙错乱的老男人,妈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是不是有间歇性躁狂症,让你老婆咬了吧你,,,你,你什么你,天天屁事不干,就知道煽风点火告御状,自己管不好自己的人,少来我这挑三拣四的,,,典型的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一夜的无眠,加上昨天的暗娼事件,我所有委屈,怨气都被面前这个老男人瞬间点燃了。
  就在办公室世纪大战就要爆发的瞬间,一旁观战的老大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到我俩面前,乐呵呵的看着我们,然后开始---鼓掌!
  不得不说的是,这招确实好用,典型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彻底的把我这把火给灭了。被莫名灭掉的怒气,满身的委屈,一肚子的抱怨,昨晚暗娼挑衅的一幕幕,昔日的种种,潮水般的涌进我的脑子,挥之不去。为了不让自己再度失态,我只想尽快的逃离场。

  “老大,对不起,我下午有事,想请假”我强忍着眼睛里打转的泪水说道。
  “请假,可以,理由?”他依旧是那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神态。
  “我,我,,难受,不舒服”
  “不舒服,刚刚还中气十足的跟人家理论呢,现在又不舒服了,理由?”
  “去离婚行了吧,这个算不算理由。”没给任何人发问的机会,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一屋子发呆的高管。估摸着就连刚刚鼓掌的老大,也被我浇了个透心凉。如果放在从前,我肯定会为自己据理力争到底,可现在我只想离开,离开这些所有的是非。

4.
  离开公司,一个人像丢了魂似的在街上走着,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见路就走,见弯就拐,累了就席地而坐,对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发呆。

  iPhone最具代表性的铃声把我出窍的灵魂叫了回来,是连总,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她下班的时间。

  “哪呢?”
  “。。。 哪,等会”我扫视了一下周围告诉她“老虎滩”
  “你原地等我,我10分钟以后到,别动啊”
  “哦,,,”

  放下电话,我习惯性的带上耳机,随机的听着手机里下载的歌曲,呆呆的站在虎滩公园门口等待着,“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耳机里传来的是杨宗纬的《人质》,脑子里都是我们昔日的片段,一个个的好似旧上海时期才会有的黑白胶片,然后眼泪又控制不住的往下狂飙。

  正在我专注于自己的不幸,回首从前的时候,一辆红色的雪铁龙停在了我的面前,连同学按下车窗,鄙视的看着我说:“瞧,你那个德行,以前的气场都哪去了?赶紧上车,别站在那儿给我丢人。”

  我像拉线木偶一样走上车,一言不发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习惯性的系好安全带,“呦,挺惜命呀,还知道系安全带,就应该没事”,无论何时,她依旧不改她那伶俐尖刻的口头功夫,然后专注的开着车,看都不看我一眼,也不问我怎么了。我则慢慢的把头转向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如果所有不开心的事情,能像这路边的风景,一闪就过去了,该有多好,渐行渐远之后,即便是想望也望不到了。。。

  “好了,说吧,你什么情况”随着车子划出的优美弧形,连同学将车停在了海边。
  “情况,情况就是老娘被人戴了绿帽子,还是他妈的是一个暗娼,一个长的跟我“脚后跟”差不多的暗娼,人家已经叫嚣到我面前了,除了放弃,我还能做什么”我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略微发抖的声音,描述着昨晚的事情。

  “完了,就这些。。。”
  “嗯,你还想有啥呀,这些对我来说都够刺激得了”
  “想听我的意见吗?”
  “废话”
  “离有离的过法,不离有不离的过法”
  “怎么说?”
  “离,我支持,反正你俩还没办酒,我看这酒就不惜办吧,当初你要跟他登记的时候我就不同意,你要提前告诉我,我都不会让你跟他,什么东西,那里配的上你。但是,离婚的前提是先把他欠你的钱要回来,要不回来也要让他写个字据,省的以后打麻烦。”
  “嗯,这个当然”
  “如果不离,我也不反对,生活是你的生活,婚姻也是你的婚姻,路是你自己选得,怪不得别人。但是,不离婚的前提是,从此以后,对于他,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问题,而是两只眼都得闭上。房子,车子都以赠与方式写到你名下,除了管他要钱,再无其他,大家各玩各的。”说完这一番话,连同学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能做到吗?”

  “。。。。。呃” 一时间我还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从来就没往这儿想。

  “我觉得你够呛,不是我说你,感情上,你有洁癖,你断然做不到的,还是痛快离婚吧,我支持你,凭咱的条件,啥样找不着,干嘛非要跟那个秦兽搭伙过日子,,没必要,对了,“药匣子”的朋友,你见过的,尹力你知道吧,他现在已经做律师了,法律上的事情,你可以咨询他。”连同学一气呵成的连后续的法律事宜都一并给出了她的意见。这就是她,从来都是这么的冷静,一针见血。

  “哦,道理我明白,可是我心里还是难受,不舒服,咋办?”我像个怂包一样的自言自语到。
  “靠,你有啥不舒服的,就这么点屁事,不舒服那个女人不如你呗,这有什么可纠结的,就凭你那个老公,怎么可能找到比你更好的,也就配找个小姐,你得这么想,干嘛把自己跟那个娼比,这不自降身价吗?有病吧你?要不然我给你买把剪刀,把你那个死老公给咔嚓了”只见连同学越说越激动,边说边用手点我的头。一副老鸨的模样。

  不过经她这么一顿痛骂,我倒是豁然开朗了不少,虽然还有些小纠结,但心情确实开阔了不少。我走下车,站在海边,大声的喊着:“混蛋,老娘要跟你离婚~~~~”

  连同学走过来,抱着我,对我说:“乖了,发泄够了,就要好好生活,没什么大不了的啊,走,姐姐带你去补充能量,这样才有力气离婚呀”

  之后的事情,我不说,想必大家也一定猜的到,就是各种吃,各种喝,各种晕,然后各种睡。。。不过我终于亲身验证了一句话,那就是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真是一喝就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7 关注
  • 16 粉丝
  • 392 帖子
 

天健社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