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真正使用右脑后的不同体会(续文)

     0971央视4套《中华医药》娄丹的奇迹!节目:娄丹左脑半球弥漫性萎缩软化坏死,坏死率已经达到了98%。所以切除左脑!切除左脑后仍能正常生活、上学的例子,证明了我十几年前提出的观点:一侧大脑半球有支配人体一切行为的能力。这个实例让我更新了对大脑机能的部分认识;也验证了我的一些观点。让我对大脑机能的新认识是:优势半球左脑病变坏死,右脑半球会自动得到使用。与我的说法不同处是:我自身验证右脑需后天帮助才能使用。但是,娄丹是两岁左右左脑病变坏死,右脑接替得到使用;是否成年人左脑坏死,右脑也会接替得到使用?有待日后再有实例诞生作有力证明.再者说我是大脑健康的人;娄丹是左脑病变极其严重的人,也就是说,我和她是处在不同的基础条件使用的右脑。并且她使用脑的感受与我明显不同。可能与她是两岁就开始使用右脑,并且如今只剩下右脑,大脑中只是唯一一种感受,而没有左右脑切换使用的区别感受有关。

    娄丹切除了左脑,单独且充分使用了右脑。从我与娄丹双方的一少一多使用左/右脑,即单独使用右脑和左右脑协调使用的交叉效果来看。当今医学理论声称左脑分工XXXX功能;右脑分工XXXX功能的左右脑分工理论是百分之百扯谈!

   实践总是不止一次的否定已被我们当作知识去学习的理论。再例如:N久以来理论上都说人不饮水7天就会死亡。而海地地震却有人10天未进水与任何食物,却没有死亡。那么11天、12天能否抢救过来呢??太多的实践告诉我们,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

   娄丹医生手术前说的会丧失语言等功能或能力很差等状况均未出现。他术后解释为这么多年来娄丹的右脑已接管了她左脑的功能!难道娄丹两岁左右曾丧失过语言功能?

      此实例证实了我十几年前提出的自身感受反驳观点,我从使用了右脑后声称:在正常的工作、生活、学习这些日常基本方面并未感受到右脑功能如何神奇。因早前国外多位科学家提出右脑潜能如何大、功能如何多,现今人类普遍使用右脑百分比如何小,若充分使用右脑会如何神奇……我实际应用右脑并非如此。我想说: 有些预测并非正确,是盲目的;人脑的潜能确实应该是惊人的,但右脑神秘并不一定就代表神奇,不能把期待的神奇潜能全寄托在右脑上。

      当年我右脑得到使用后,曾经多次与国内医学、科技主管部门联系.而他们给我的答复是:"这是你自身的错觉"。我当时是二十几岁的青年人,我没有和没有过神经方面的病,我有着从单独使用左脑到左、右脑都可以使用的经历;我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选择使用左脑也可选择使用右脑.难道错觉也是可以受本人意志控制的吗?我自知与国际医学界现有理论形成了严重冲突,可见我国在此方面绝对是斯氏理论的坚定追随者.我右脑的用龄至今已有十几年,历程清晰过于对身体骨胳、肌肉等组织状况变化的了解。因为脑神经就太敏感了!十几年脑机能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已经改变了我的用脑与休息模式.对于我自己来说十几年我自身实践、改变,我也不能明确不是错觉?我知道这只能是述说我的主观感受了.十几年前我右脑刚得到使用时,我想过我的大脑本身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我便到医院做了所有有关于脑的检查仪器,结果是一切正常。

    我本文说得确实是我十几年前发生至今仍存在的亲身感受和一直以来的看法.希望有科技、卫生主管部门负责人看过此论文后能得到您的重视。由于我文化水平不高,说得可能不够确切.不过,在十几年前在我大脑中确实发生了在我之前眼里所不可思议的变化.如果我们能够接触的话,我把我右脑可以使用的感受马上发生在适龄范围内您们指定的人身上,就可以证明我在右脑方面的说法了。须得较年轻以下,岁数越小越好。人体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形同资源的消耗,经验证,早与晚,与能否使用、使用效果有对应关系。有些方面从雏形—成熟定型—老化。我通过多年的左右脑协调使用研究,05年发现右脑功能还可以更进一步的.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陌生人与我本人近距离一会儿不论见未见到面,会明显感觉到我与普同人不同.未见到面如隔断内外、住宅楼上楼下、相邻栋楼等,但需时间长些.绝对是你生平从未有过.与所有中国人、外国人、董事长、市长、诺贝尔奖得主……接触也不会有的感受.不分语种不论语言通不通,不论中外,上至八十几岁的老者,小到几岁的儿童.均会对我有共同的感受.如果有接近过我的人阅读此论文的,你可以回想一下你为什么会观注我?什么原因?现在我可以实现这样一个功能,方圆几公里或几十公里(保守数子)不用通讯工具也能向别人传递信息. 举个例子:我在多人监视下裸体泡在热水池里,不使用任何通讯工具,通知几公里或几十公里外的你,你老婆买彩票中奖了要你马上回家庆祝/你家发大水要你马上回家救援/你家停水又停电,你老婆要你今晚带两份美食回家……纯肉体形为,游在大海中、潜在水底、泡在热水浴池(裸体状态下用金属探测仪确定头顶至脚尖无金属物质)……皮扒下去也能办到,肉剃下十斤、八斤也能办到!

      这项发现申报难度之巨是我十几年前所没有料到的.冰冻三百尺非一年两年之寒!若干年前上报过发现之难度无异于对有些人说"地球是圆的".甚至有厅级部门办公人员当时以嘲笑,玩笑的口气与我谈话.前两年的再次申报,对待我的态度虽然有所转变。承认科学没有绝对的权威,不反对挑战权威,并不是以当作玩笑或我自身错觉的态度对待。电话中精神上支持我的话说了很多,但还是不与我当面实践验证.明确证明我理论正确与否的关键一点仍未变。提出了让我一位民间科学爱好者客观条件不具备需完成的条件。

091月初我拨通了中国科学类权威核心期刊编委会中的首席院士也是中国著名泰斗级院士的电话,令我激动!这位著名院士声称,从他做这家期刊的编委以来、以及在其他科学会担任编委期间,我是第一个给他打电话请他重视一下自己投稿论文的人。用他的话说:“第一个……还从来没有过”。有幸交谈了近半小时。没想到的是,我多番阐释他竟也不相信我的观点!真让人大失信心。因为中国科学界顶尖级的人物对这方面都是这样根深蒂固的认识。更何况低一层次的教授,博士了。现在已经十几年了。我只有等时间向前走、时代的车轮向前滚动了,时间会留住经典与永恒,时间会改变、淘汰、升级不正确、不完善、不完美的……我认为有些事物就必须经历一个漫长艰难的过程.凡高当年的画,就必须要等到他死后若干年,大家才说"这画画得好"!哥白尼说地球是圆的,就必须要经历强烈的质疑——《天体运行论》三四十年之后才能发表.时光飞逝已久了.才知道“原来地球真的是圆的”;克拉克对地球上日后卫星的诞生及技术应用的预言,就必须要经历当时大家的嘲讽等.必须要等大家对此方面事物认识一点一点改变了.或者说世界在进步科学在发展,各方面都进一步、二步、十大步了.人们对这个世界多方面都有了一个新认识时.对某一方面事物的观念、认识、看法才会有一个重新审视、不同、或根本性改变.科学各方面都达到一定高度时,从不同类别事物的科学高度和先进性、技术高度、新思维模式看待一些传统或止步不前的事物时,会从一个新的视角得出一个新的结论.

人类应该充分了解自己身体.以将人体能力最大程度发挥、潜能充分挖掘.大脑里有太多太多未知,这方面需要更多人参与集思广益,才能在这个领域更加深入。从我多年的关注来看,神经组织的一些表面功能当今医学都未能诠释.解析神经组织的所有已知功能、能力及了解未知,人类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我好想颠覆国际医学界现有的左右脑机能基础理论,发起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脑革命!但现在的客观实际情况实属力所不能及.从我使用右脑后发现右脑的功能、能力并不象科学家说得那样神奇,与我是在青年时期开始使用右脑而不是儿童时期,不能将右脑功能能力充分发挥,处在挖掘右脑潜能并非最有利的基础条件是有一点关系。差异会有,但不应与之前科学家所说,若充分使用右脑所能体现出的神奇效果如此之不可比拟。我相信右脑还会有更多奥秘等待探索的。伴随着至关重要右脑用龄的增加与我关注的深入希望再有所新发现。在挖掘、发挥人脑潜能这个领域更加深入。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中文搜索:被羁的风网易博客。

2011.01.10

大神点评1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0 关注
  • 5 粉丝
  • 82 帖子
 

天健社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