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Gone With The Sin——H.I.M

喜欢HIM从Gone With The Sin开始

圣经里 说谎的蛇是恶魔,而女人是罪恶的制造者,也就是原罪。VV是个感性的人,生活在一个比较稳定无忧的国家里,对情感的完美追求业放在了第一位,他说:如果女人是原罪,我愿意跟随原罪而逝~
这首歌是他的一种情感表达——对女性原始的迷恋。
有人说爱一个人就爱她的灵魂,而VV表达的是真正的爱是一种一种深层次的迷恋,也是最原始的爱,迷恋一个女性的本身魅力:“love your skin 喜欢你的肌肤 Oh,so white 它是那么的纯白 I love your touch 喜欢你的触摸 Cold as ice 冰一样的寒冷 ” 是对女性身体的迷恋,不用迷恋女性的堕落 "adore the despair in your eyes 喜欢你眼中的绝望 "
还有对性的迷恋
“I worship your lips, once red as wine
膜拜你的唇,昔日酒一样红的的唇
And I crave for your scent, sending shivers down my spine
渴望你的香气,让我脊背不住的颤抖
And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running out of life
喜欢你奔离生命的方式”

爱一个女人的全部,即使灵魂是否已经逝去,迷恋女人的身体、性、感觉,爱她的灵魂。




乐队简介:
Ville Hermanni Valo,一个习惯自嘲的硬摇滚先锋,又是个痛苦欲绝的诗人。在台上时,他一手拿着瓶红酒一手叼着支烟,好象就是以前Jim Morrison的翻版,只不过Valo的嗓子更加低沉而富有情感,他会不断引起你的注意。Valo的母亲是匈牙利籍移民,因此这也难怪Valo的外表阴暗,就好象体内流着吸血鬼Dracula的血液一样。HIM便是His Infernal Majesty的缩写。这就是他——曾经在他父亲的性用品商店里工作。那段时间里,这个集天使般的面容和魔鬼般的微笑于一身的孩子看似一切正常,但他一直有个梦想。当周围的音乐让他醒悟后,这个孩子开始追求更多东西。他觉得很多音乐缺乏灵魂和想象力,他希望要一种音乐——可以感动你,让你痛苦流涕,在你的心灵上留下深深的痕迹。然而他最终实现了他的梦想……
   
  那个时候,有三个家伙想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想法,这群家伙从童年开始就是好朋友。他们是Ville Hermanni Valo,Mikko Mikko Lindstrom(也叫Linde,Lintti或者Lily Lazer)以及Mikko Paananen(别名Migé Amour)。最一开始,Ville弹贝斯,可因为Mige也是弹贝斯的,所以Ville开始做主唱。HIM成立以前,Ville在一个叫Donits-Osmo的前卫乐队里做贝斯手。之后也和Ultra Bra的几个人一同尝试过合作。Ville做了些样带放给Mige听,Mige立即被吸引住了。他们现在要成立一个乐队,找来了他们熟悉的Linde做吉他手后,就缺个鼓手了。Ville的新朋友Suho(Jimsonweed的主唱)给了他Patak的电话号码(真名是Mikko Rantala),乐队就这么形成了。Patak来自Lappeenranta的一个车库摇滚乐队Slumgudgeon。(乐队其他人嘲笑老是Patak的出身,因为Lappenranta是个芬兰东部的一个小镇。)。
   
  “其他人都认为我是一个象阴险的女人般的男人——无可救药,乐队的名字就代表着我的这种声望,有时候我也点生气。His Infernal Majesty无论如何与宗教信仰或者意识形态一点都没有关系——作品内容里的666和野兽的数字也没有联系。有时候当我读到一些人去焚烧芬兰历史悠久的教堂或者用我们的名字与Black Sabbath和Dimmu Borgir联系起来作为命名灵感时,我对这些人感到愤慨!”
   
  Ville Hermanni Valo最后在1995年夏天组建了HIM,在周围的是他的一些老朋友,这些人共享着Ville用来称呼他自己“love metal”的美誉。Ville对于爱情金属是这么说的,“爱情金属包括着流行、金属、歌特、魔幻等元素。这是由第一次接触、第一个初吻的感觉所激发的。爱情金属就象Gone with the Wind电影海报画的那样——Clark Gable在夕阳下紧紧拥抱着Vivien Leigh。”
   
  在他们最初的演出中,确实没有多少自己的音乐可以用来表演。他们的音乐混合着Rauli Badding Somerjoki,Dingo,WASP,KISS,Depeche Mode,Type O’ Negative的风格。Ville认为他们的音乐应该象在David Lynch拍的电影中Dimmu Borgir和Depeche Mode的结合。于是乐队(事实上是Ville)开始创造自己的音乐了。
  HIM的第一张EP发行于1996年秋天。名字叫“666 Ways To Love”——在唱片封面的照片是Ville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这张EP里的“Wicked Game”听起来就象是Chris Isaak式的流行金曲,不过对于他们是个重大的突破。歌曲以柔软的吉他表现着有如电视连续剧“Twin Peaks”中的那番情感。
   
  1996年末,Ville为69 Eyes的专辑“Wrap Your Troubles In Dreams”配了背景和声。乐队的EP发行之后他们召了一名新成员——键盘手Antto Melasniemi,他也是Ville的一个老朋友。同时乐队的名字也给改短了——现在它乾脆简称HIM了。
   
  “Wicked Game”是他们在1997年秋发行的首张专辑中的“重要主题”。专辑中强有利的吉他丰富了HIM的音乐形象,但歌中自我反省的的精神本质仍未改变。.
   
  “我十分能体会那首歌中所体现出的情感,这些也就是在我们音乐中所表现的忧郁之情。与其他精力充沛的金属乐队比起来,我毕竟有与Chris Isaak有更多的相似之处。我讨厌兴高采烈的音乐!For You是首吵闹却令人快乐的歌曲,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是吧?When Love and Death Embrace从另一个方面来体现着我对那些80年代枯燥乏味的流行民谣的看法。”
   
  HIM的首张专辑——Greatest Lovesongs, Vol. 666有首单曲叫Your Sweet Six Six Six。对于Ville和HIM来说,666代表着所有的矛盾——相爱中的神和魔。爱情比生活本身更为广阔却又十分接近死亡,在肉欲、纯洁和精神之间不断徘徊。
  “666代表着你一直拥有、你必须得到却会最终摧毁你的那种东西。这种东西很甜美但回味中又带有苦涩,就象比利时啤酒那样,哈哈哈哈……”这就是那个在Greatest Lovesongs, Vol. 666封面上的那个不男不女的Ville Valo,周围是燃烧着的火焰。这就是Ville Valo,当初纯粹为了看Gene Simmons表演时的烟火而开始学习弹奏贝斯,从此开始了自己的音乐生涯;这就是Ville Valo,认为舞台表演对于自己就是种精神自慰。这个曾经在性用品商店里打工的男孩如今有了自己的乐队HIM,他们还刚刚发行了90年代最有影响力的处女作。
   
  这张单曲碟里还有首是慢唱的“(Don’t Fear) The Reaper”,这首单曲最早由Blue Oyster Cult于70年代录制。“你可能会说Romeo和Juliet在我们的音乐中是男女主角——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放入(Don’t Fear)The Reaper这首单曲。我第一次听时是Halloween的翻唱,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HIM从此以努力的工作为他们的未来做安排。乐队第二张专辑一开始名为“Slippery When Dead”,是献给Ville最喜欢的Bon Jovi。本来这张专辑是安排在1999年春天发行的,但他们遇到了一些问题。Antto在1998年秋天离开了乐队,并被Jussi-Mikko Salminen顶替(别名Zoltan Pluto或者Juska)。Juska是HIM的铁杆歌迷,来自Kouvola的一个魔幻乐队Mary-Ann。他和HIM的首次合作是乐队1998年11月在德国做的第一次友情演出。1998年末HIM那时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进行了一系列巡演。
   
  1998年末Ville再次为the 69 Eyes的专辑“Wasting the Dawn”配和声,他还积极帮助主音的前期制作,并为专辑的完成提供了良好的指导。
   
  他们的专辑几乎用了整个1999年去录制。他们和Patak一起工作,但这并没有让乐队满意。由于Patak的女朋友怀了孕,他不再百分之百地扑在乐队的工作上。因此Patak最终离开了乐队并由Mika Karppinen替代了他的位置(别名Gas Lipstick或者Kaasu)。Kaasu从前是Kyyria的成员。于是HIM在威尔士重新录制了专辑。1999年11月,他们最终发行了新EP“Join Me”,并出现在Roland Emmerich的电影“The 13th Floor”中。这首单曲发行后,在芬兰、德国、奥地利和瑞士迅速走红。在他们发行第二张专辑以前,HIM也为其他芬兰乐队做客串,比如客串Nelja Ruusua的MV以及录制“Hunningolla”这首单曲。在一个叫“Laulava Sydan”电视秀中Ville就和the Agents一起唱了Rauli Badding Somerjoki的三首歌(这些歌发行于一张芬兰艺人的合辑中)。
   
  2000年1月HIM发行了他们第二张全新专辑,名字却改成了“Razorblade Romance”。这张专辑在芬兰、德国和奥地利都有排行第一的好成绩。专辑的封面采用80年代的式样,一改歌特的黑色,以粉红色为背景。在春天(具体说是于德国的情人节)乐队继续发行了乐队的第二张EP“Right Here In My Arms”。这张唱片在芬兰一举登上排行第一的宝座,在德国名列21位。
   
  6月17日HIM在家乡芬兰进行了2000年唯一一次的客串演出,是和前卫金属乐队Seinajoki一起。同年春天HIM发行了第三张单曲碟“Poison Girl”,这张唱片最好的成绩在芬兰名列第三,德国第34。当7月过去8月来临之时,HIM已在Hollola录制样带准备发行新专辑,当时已有谣言说,乐队已经完成了11首新的单曲了。
   
  此时HIM在希腊也越来越为人们所知,唱片的销量也一下窜入排行前十的位子。此时Ville再次回去为the 69 Eyes准备于2000年9月发行的新专辑做背景和声。

以下提供两个现场版视频
.

.


[ 本帖最后由 ainan2008 于 2010-7-13 21:39 编辑 ]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大神点评4

 楼主| ainan2008 2010-7-13 19:07 显示全部楼层
H.I.M.乐队  全名“His infernal majesty(H.I.M)”, 翻译“恶魔殿下”或是“恶魔王权”


Gone With The Sin 中文歌词
随原罪飘逝


I love your skin oh so white
我爱你的肌肤是如此光洁
I love your touch cold as ice
我爱你的触摸似冰般冷酷
And I love every single tear you cry
我也爱你流下的每一滴眼泪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losing your life
以及你正迷失生命的方式

Ohohohohoh my Baby, how beautiful you are
宝贝,你是这般的美丽
Ohohohohoh my Darling, completely torn apart
亲爱的,你已被美丽彻底的撕裂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Baby and beautiful you are
宝贝,你已经随着原罪飘逝,是如此的美好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Darling
亲爱的,你已随着原罪飘逝.

I adore the despair in your eyes
我迷信着你眼中绝望
I worship your lips once red as wine
我膜拜着你如酒红唇
I crave for your scent sending shivers down my spine
我贪恋着你的气息,让它穿越我的身体震颤着我的脊髓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running out of life
我就是喜欢你如此耗尽自己的方式

Ohohohohoh my Baby, how beautiful you are
宝贝,你是这般的美丽
Ohohohohoh my Darling, completely torn apart
亲爱的,你已被美丽彻底的撕裂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Baby and beautiful you are
宝贝,你已经随着原罪飘逝,是如此的美好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Darling
亲爱的,你已随着原罪飘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玩音乐的,纹身纹真的比较有想法

我等普通民众,纹朵小花小蛇小鹰什么的没问题,但是多了还是显得和身份格格不入

十几年前曾经有个跆拳道师兄给我们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从国外刚回来,一身白色道服,但是左脚纹的是无比传神的凤凰,尾巴一直到膝盖,右脚……青龙盘旋整个小腿,龙头在脚掌……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楚亭 2010-7-13 21:54 显示全部楼层
背影那个纹身印象非常深刻
一双并不漂亮的眼睛却有着狼一样的洞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好,收藏:)
我喜欢平缓的重金属

[ 本帖最后由 混蛋小铁 于 2010-7-13 22:1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0 关注
  • 3 粉丝
  • 89 帖子
 

天健社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