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长篇)【原创】翻开历史看大清-一个票友眼中的中国史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1 11:30 |显示全部楼层
(52)【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对于这样的失败,大明朝廷并没有太过惊讶,而且也承认,只派那么点人参战,确实有点轻敌。再者说,也显示不出大明的威严。于是,经过充分准备之后,朝廷调集兵力四万有余,再次出征朝鲜。
虽然人数比上一次翻了几番,但也不到日军的四分之一,仍然略显不足。不过,在此次带兵的将领看来,这些人足够用,甚至还有点多。
这次远征的主将,名叫李如松。
李如松,字子茂,号仰城,辽东铁岭卫(今辽宁省铁岭市)人。在接受此次援朝任务之前,他的官职是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一听官名就知道,并非闲职,他奉命剿灭宁夏前副总兵哱拜的叛乱。
那边“讨逆”任务才刚结束,他就受到万历皇帝的召唤,马不停蹄赶到辽东,就任东征提督,统辖蓟、辽、冀、鲁诸路军。
后代史书将平定蒙古人哱拜叛乱的宁夏之役、抗击倭国丰臣秀吉入侵的朝鲜之役,还有平定苗疆土司杨应龙叛乱的播州之役,合称为“万历三大征”。
也就意味着,万历年间,总共三大战役,李如松同志就干了两场,而且都是主帅。
足见皇帝对他相当器重。
能够受到如此重用,除了个人能力比较突出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李成梁的大儿子。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一般情况下,这句话是真理。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李成梁的另外一个儿子,很快会用自己的行动颠覆这句真理。不过,至少目前来讲,它还算正确的。
就这样,李如松带兵前往朝鲜,拉开了这场历时七年的“抗倭援朝”战争的序幕。
言归正传,回到努尔哈赤这边。大明此次远征,对他来讲,无疑是个天大的喜讯。根据可靠资料显示,努尔哈赤不仅知道这一情况的,甚至还主动要求出兵增援明军。只不过,大明朝廷根本没把日本那个“外夷”放在眼里,更不可能接受他这个“内夷”的帮忙,所以没有同意他的请求。
当然,这也在努尔哈赤意料之中,之所以还这么做,无非想向朝廷表个忠心,并没有真的想要在这时候出兵。毕竟他的那点兵马,还有更重要的使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2 16: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历史票友_康永聪 于 2018-8-13 21:30 编辑

(53)【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古勒山大战之后,所谓的九部联军,对待建州的态度,大致可分为三种:
第一种,投降、被降服。典型代表,长白山朱舍里部、讷殷部。
朱舍里部贝勒悠冷革向努尔哈赤投降。
努尔哈赤又派额亦都攻克讷殷部,斩杀其部落首领。
至此,长白山三部已经完全被努尔哈赤收入囊中。
第二种,通好、联姻。典型代表,蒙古诸部。
第二年(公元1594年)刚一开春,科尔沁贝勒明安、喀尔喀部贝勒老萨等纷纷派人来表示愿意通好。
参战的蒙古部落原本跟建州女真之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矛盾,只不过在“热心调解”他人内部矛盾时,不小心站错了队。经过此一战,他们已经明白谁是女真的老大,并用实际行动纠正错误,希望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第三种,口服,心不服。典型代表,海西女真,尤其叶赫部。
虽然他们也主动示好,但实际没有一家真心服气的,都憋着一股劲,要报一箭之仇。
在努尔哈赤的逻辑中,始终坚持“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的原则,对于“心不服”的海西女真,必定要武力征服。况且此时大明自顾不暇,根本没心思关注辽东局势,正是用兵的大好时机。然而,非常奇怪,努尔哈赤并没有动手。除了小范围摩擦之外,建州跟海西女真之间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不仅没有冲突,这期间,记载上出现最多的词,反而是结盟、结亲、修好。
当然,除了睦邻友好之外,努尔哈赤也没忘记表现对朝廷的恭顺,派自己的亲弟弟舒尔哈齐带领大规模访问团,向大明朝贡。
然而,努尔哈赤不会想到,当亲弟弟舒尔哈齐第一次来到大明帝国的“心脏”,领略了天子的威严之后,大开眼界,对那种万人之上的感觉大为憧憬,从而对他这个哥哥产生了不满的情绪。
在此期间,努尔哈赤还释放了布占泰。这个在古勒山之战中俘获的高级战犯,在被恩养了三年之后,终于重获自由。
并非努尔哈赤大度,只不过,经历这些年战争的洗礼,他已经逐渐成长为一个大局观很强的领袖。
此时的乌拉部,刚刚发生了内乱。领导人满泰(布占泰的哥哥)因为跟有妇之夫通奸,被其丈夫(下属)杀死,成为乌拉部历史上一个“因情妇落马的干部”。努尔哈赤趁此机会将布占泰送回乌拉,并支持他成为新的的首领。
布占泰自然万分感激(至少表面上),作为报答,还是继续结盟、结亲,修好。
大战胜利之后,为何不乘胜追击,反而如此平静呢?
我觉得,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在等待大明“抗日援朝”战争的结果。或者干脆直接说,努尔哈赤在等大明得胜归来的好消息。
有人可能觉得奇怪,怎么可能期待“仇人”胜利,败了不更好吗?其实不然,种种迹象表明,努尔哈赤非常希望大明得胜。因为如果大明战败,必然会导致朝鲜灭亡。那样的话,小日本那种狂妄之徒,说不定会以朝鲜为跳板,进攻大明。
即便如此,表面上看,也属于明日之战,跟努尔哈赤似乎并无太大关系。可实质上,大家随便找一副地图,看一眼就会明白,如果真的打起来,首当其冲的肯定是女真各部,尤其建州女真。
如果这时候女真之间正在内战,那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结果出来之前,努尔哈赤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方面,建州自身也需要休养生息。
虽然古勒山一战大获全胜,但努尔哈赤还算比较冷静,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懂得“穷寇莫追”的道理,深知不可能一口吃下海西女真。与其继续进攻,两败俱伤,莫不如厉兵秣马,壮大自己。因为不论何时,实力都是决定胜负的根本。
不过,鲁迅先生也说,落水狗得打,不能等他们缓过来,然后再“费厄泼赖”。
落水狗当然要打,但不能操之过急,如果逼得太紧,对方可能会抱的更紧,那不是努尔哈赤想要的局面。长久以来,大明朝廷对待少数民族的经验,就是分而治之。努尔哈赤领会精神,并学以致用,等待他们自相冲突。
坚固的城堡,往往容易从内部攻破。
努尔哈赤一边蓄积力量,一边等待时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3 22:19 |显示全部楼层
(54)【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机会,终于来了。
明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叶赫贝勒纳林布禄出兵攻打孟格布禄,正式对哈达动手。
其实叶赫与哈达的恩怨已久,从祖辈开始,就仇杀不断。直到哈达部王台统治时期,矛盾才稍有平息。不是两边讲和了,而是因为王台太强了。前面我们提到过,王台的势力相当大,一度相当于海西女真名义上的领袖,甚至在整个女真部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然而,再强大的人,也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再说的直接点儿,就是死亡。
王台去世以后,哈达便陷入了内部纷争之中。他总共有五个儿子,包括四个亲生,一个私生。四个亲生之中,老二、老三已经先他而去,当时剩下的只有老大扈尔干和小儿子孟格布禄。
孟格布禄当时还小,只有十八岁。
虽然说那个时候十八岁并不算小,早已能弯弓射箭,跃马扬鞭,但对于统治部落而言,如此年纪,还稍显稚嫩。因为要搞定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更重要的还是威望。作为大儿子,扈尔干当仁不让,继承汗位。
自古以来,继承人问题总会有些纷争。这次也不例外,有人反对。大家也能想到,反对的人就是那个私生子,名叫康古鲁。
当然,反对无效。
当康古鲁提出异议时,立刻遭到了扈尔干训斥:“你一个私生子神气个啥?再不给我滚远点儿,小心我弄死你!”(汝,我父外妇子也,宁得争父业乎?不避我,我且杀汝!)
虽然扈尔干脾气有点不好,用史书上的词儿,暴戾,但话粗理不粗,即便按现在的道德标准,康古鲁似乎也没资格继承。
康古鲁倒也识相,真的滚了,只不过,滚的不远,投奔到邻居叶赫部。当时叶赫部的两位老领导清佳砮和杨吉砮还活着,并且清佳砮将女儿许给他为妻。就这样,康古鲁摇身一变成了叶赫的女婿。
在老丈人的支持下,康古鲁意气风发,准备杀回哈达,找扈尔干雪耻。可惜,还没等他动身,就永远失去了机会,因为扈尔干也死了。
当然,对于康古鲁来说,这算好事,而且,他还应该感谢努尔哈赤。
前一章中提到,努尔哈赤刚起兵时,族人李岱带领哈达兵偷袭瑚济寨。这里“哈达兵”的领导就是扈尔干本人。当然,我们也知道,结果被安费扬古打得很惨。
对于这个结果,扈尔干相当愤怒。一气之下,没过多久,就病死了。
看来,脾气不好,没什么好处。
略懂中医的人,都喜欢劝人莫生气。生气实际上是发怒时的一种状态,按照《黄帝内经》的说法:“怒伤肝”。现代医学也承认,生气是百病之源,伤的不仅仅是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4 20: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历史票友_康永聪 于 2018-8-14 20:47 编辑

(5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扈尔干的突然离去,让本来就混乱的哈达,在继承人问题上,更加复杂。
首先,孟格布禄成为王台硕果仅存的亲儿子,自然具有继承的资格。而扈尔干的儿子岱善则认为,子承父业,天经地义。虽说当时的女真应该没有这种传统,但并不影响他这样认为。就像某位德国女诗人的逻辑,“我爱你,与你无关。”
另一个觊觎汗位的,便是在叶赫做女婿的康古鲁。他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杀回哈达。
理论上,孟格布禄和岱善应该站在一条战线,毕竟是亲叔侄俩,枪口要一致对外。但实际情况,孟格布禄却支持康古鲁。理由既复杂也简单,源于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温姐姓叶赫那拉,而且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清佳砮,一个叫杨吉砮。换句话说,叶赫的两位领导是他舅。这样算来,康古鲁的媳妇,也就是孟格布禄的表姐,还得管孟格布禄的母亲叫姑。
俗话说,“姑表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当然,并非说“姑表亲”就比“叔伯亲”更亲,这里面肯定还有许多更加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不管怎么说,结果只有一个,简单用一句话来形容:孟格布禄在他舅的怂恿下,帮助他姐夫康古鲁,侵害他的侄子岱善,并攻击自己的同胞。
这一结果,拉开了纷争的帷幕,造成了哈达长期的混乱,影响了许多人的生活。总结起来,大概有以下几点:
第一,清佳砮、杨吉砮为此而死。由于掺和的太深,难以自拔,他们的行为引起了朝廷的注意。按朝廷的意愿,最好能息事宁人。然而,两人坚决不同意。在百般规劝无效的情况下,被李成梁就地正法。
第二,康古鲁到死也没能真正成为王台的继承者,因为明朝廷支持岱善,虽然康古鲁大权在握,名义上也只能辅佐岱善。
第三,因为不满儿子孟格布禄彻底(焚其所居)投靠叶赫,温姐跟娘家断绝往来,郁郁而终。
我们知道,孟格布禄投靠叶赫之后,跟随纳林布禄兄弟参与了征讨建州的行动,结果他的队伍先后两次被努尔哈赤一顿胖揍。不过,孟格布禄倒还算硬气,并未向努尔哈赤服软,也没有像其他部落一样跟建州的关系走的很近。然而,令他郁闷的是,背后的靠山纳林布禄变了,居然低下头跟努尔哈赤结盟。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这种结盟也并非出于真心,但在他看来,纳林布禄犯了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必须与之划清界限。
再说纳林布禄这边,也感觉到跟孟格布禄之间紧张的气息,本就郁闷的他,心里更不是滋味,常想:“打不过努尔哈赤,我还收拾不了你?”
于是,终于在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出兵讨伐孟格布禄。
事实证明,孟格布禄的军事实力远没有他的脾气强硬,很快力不能支,屡战屡败。走投无路的孟格布禄,只好放下架子,并再次根据“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原则,向建州求援,还送上自己的三个儿子作为人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6 19:44 |显示全部楼层
(56)【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努尔哈赤见时机成熟,当即同意孟格布禄的请求,并派亲信费英东和噶盖带兵两千驰援哈达。
事实上,这次援助,并未产生正面冲突。因为得知建州出兵的消息,叶赫部识相地选择提前撤退。然而,令孟格布禄惊讶的是,叶赫退兵以后,完成任务的费英东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在他们家门口安营扎寨,明显有在此常住的意思。
原来,因为觉得机会难得,在他们出发前,努尔哈赤便下达命令:协防哈达。
所谓协防,实质上就是驻军。
对于这种严重侵犯哈达主权的行为,孟格布禄颇为愤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也无可奈何。
得知这样的结果,比孟格布禄更震惊的,是叶赫的纳林布禄。他急的直跳脚,很可能也深情地问候了努尔哈赤的父母及祖先。但冷静之后,他发现自己也毫无办法。
对待打算长期滞留的小股部队,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打吧,没理由,毕竟人家在哈达的地盘,跟叶赫没半毛钱关系,孟格布禄都不撵,其他人有啥资格;不打吧,提心吊胆,虽然对方人数不多,但配置很高,领军的是努尔哈赤手下两个能征善战的高级将领。
费英东自然不必说,五大臣之一,前面重点介绍过。噶盖也不得了,伊尔根觉罗氏,深得努尔哈赤信任,就在此前不久,刚刚主持创造了“满文”。而在此之前,女真并没有自己的文字,他是这个民族文字的创始人之一,可谓文武双全。
这么两个人往那一摆,着实让人难受。
即使换成今天,如果哪个国家突然把自己的大军区司令派到边境驻防,即便他只带一个团的兵力,邻国估计也得紧张得够呛。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纳林布禄决定再利用一下孟格布禄。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也只有他才能将建州兵赶回去。不过,鉴于自己刚跟对方撕破脸,现在跑去讲和,难免碰一鼻子灰不说,成功的可能性也极小。于是,纳林布禄花大价钱买通了开原城的一个通事,作为中间人与孟格布禄联系。
通事是个官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翻译官。
通过翻译官,他写信给孟格布禄说:“你把那俩带头的抓起来(汝执建州来援之将),换回你儿子(挟赎质子),其建州兵全干掉(尽杀其兵),这样的话,我以前答应给你的女人,照样给你(汝昔日所欲之女,吾即与之为妻),咱俩还想原来一样,还是兄弟(二国仍旧和好)。”
一般人看了这样的信,估计不能答应,第一反应就是,“早干嘛去了?”而且按照孟格布禄的性格,更不应该同意。
然而,孟格布禄居然同意了。
前面我们也一再强调过,想要理解他们的关系,需要记住,无论叶赫,还是哈达,他们都姓“那拉”。在他们看来,努尔哈赤无论如何也只能算外人。更何况“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孟格布禄也不愿意建州兵在他的地盘上长期驻扎。
另外一点,也是纳林布禄高明的地方,让大明的通事送信,等于传达一种信号,暗示大明朝廷支持他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7 21:50 |显示全部楼层
(57)【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既然同意和解,总要坐下来谈谈。不过孟格布禄不敢亲自去叶赫,只派两个妃子前往谈判,地点定在开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除了带兵打仗之外,努尔哈赤最擅长的莫过于搞侦查。无论女真诸部,还是大明边关,到处都有他的密探。以至于后来的袁崇焕也认为,想要战胜努尔哈赤,第一要务既不是修城,也不是练兵,而是清除城内的奸细。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努尔哈赤的眼睛。
之所以没有行动,无非等一个结果。
历史后时候很残酷,有些人精心筹划的一切,却成为别人消灭他的借口。
得到确凿的证据,同年九月,努尔哈赤以弟弟舒尔哈齐为先锋,亲帅大军,讨伐哈达。
舒尔哈齐率领一千铁骑,一路长途奔袭。按照他的设想,哈达人如果见到建州兵,必定望风而逃,而他需要做的,只是接收一座空城,再建一功。然而,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哈达兵非但没逃走,反而主动出城来“迎接”他们。
舒尔哈齐没有心理准备,立刻命令部队停止前进。
没过多久,努尔哈赤率主力赶到,见前军按兵不动,便上来责问。
舒尔哈齐赶紧说:“我看敌兵居然敢出城迎战,想必有所准备,说不定还有埋伏。”
实际上,舒尔哈赤对孟格布禄缺乏了解,并不知道这个人的脾气比能力大得多。之所以出城迎战而非坚守,无非想证明自己不畏惧、不服气。至于“不服”之后咋办,那几乎不在他考虑的范围。
不过,努尔哈赤倒十分了解自己这个亲弟弟,听了他的报告,立刻讥笑道:“咱们来干啥来了?不就为了打仗的吗?难道你还指望人家奉上一座空城给你?”
眼看自己的心思无意间被当场戳穿,舒尔哈齐非常尴尬,一时语塞,愣在那里。
努尔哈赤见不得他那个怂样儿,怒斥道:“让你的人退后,别当我路”说罢,策马前行,留下不知错所的舒尔哈齐。
我们应当这样理解,努尔哈赤属于典型的军事天才,打仗是把好手,但与人沟通方面略有欠缺。尤其在战场上,他根本没有耐心听其他将领解释太多,无论亲疏远近,一旦做错,训斥起来,毫不留情面。或许在他看来,为了胜利,这都属于正常的业务交流。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被训斥的人,难免在心里记恨他。事实上,努尔哈赤跟许多人的关系,包括他的干儿子、五大臣之一的扈尔汉,也都是这样闹僵的。
“古来贤者皆寂寞”,大概也有这层含义吧。
虽说先锋队伍人数不多,毕竟也有一千多人,一时也难以调整。更何况,舒尔哈齐也不敢真的下令后撤。努尔哈赤更没工夫跟他们废话,带领主力绕过前军,继续进攻。
此时,哈达兵确实也已经收缩回城,全力防守。
努尔哈赤下令围城,但并不怎么顺利,遭到了城上哈达兵的射箭反击。
双方互射,箭如雨下,损失也颇多,战斗转入僵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0 22:30 |显示全部楼层
(58)【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就这样昏天黑地的打了七天,眼看建州的部队将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突然,有个将领一马当先,带兵冲破哈达营寨,乱军之中,如若无人之境,直接活捉了正准备逃跑的孟格布禄。
这个将领名叫扬古利,舒穆禄氏。前面也提过,他是努尔哈赤的女婿。在努尔哈赤的众多“女婿”中,他不见得是最优秀的,但绝对是最不要命的,而且有点认死理儿。他幼年随父亲归顺建州,个人经历跟额亦都差不多,很小时父亲被仇人所杀,十几岁亲手杀死仇人报仇。
只不过,他这个仇报的,比额亦都更生猛。
因为在他父亲被杀后不久,他的仇人也归顺了努尔哈赤。 “仇人”转眼间变成 “自己人”,便不能想杀就杀。毕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在这里,生杀予夺都归努尔哈赤说了算。否则“有组织,无纪律”,“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这样一来,只要努尔哈赤不点头,恐怕“杀父之仇”没法再追究。
扬古利不管那一套,操起马刀便要去和仇人拼命。
他的额娘(母亲)坚决反对。
扬古利的母亲,前面我们也介绍过,比较通情达理,为了努尔哈赤还跟何和礼的老婆交过手。她十分清楚,在人家的地盘上杀人,得请示老大。于是,她死死拽住扬古利的衣服,不让他去。
结果扬古利抱着“不报仇,毋宁死”的态度,硬是把仇人干掉了。
据传说,他不仅把仇人杀了,还给吃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难道以为这样可以毁尸灭迹。
努尔哈赤得知消息,也小吃了一惊,但并没有太生气。在战场之外,他还算通情达理,明白“杀父之仇”也有情可原。
再一个,毕竟才难得,而且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在战场上必然能奋勇杀敌。
因此,努尔哈赤非但没有处罚他,反而提拔他为侍卫,表示对他充分信任。随着接触的愈多,愈发对其恩宠有加,之后还将女儿嫁给他。
这次战斗中,扬古利果然不负努尔哈赤的厚望,在其他人已经疲惫时,越战越勇,率先打破僵局。不过,除了对仇人、对敌人比较冲动之外,平时他还可以稍微冷静一些,不敢擅自处置孟格布禄,直接押到努尔哈赤面前。
上一次两人正面交锋,大概可以追溯到六年以前,双方都因为“马有失蹄”差点命丧对方手里。如今努尔哈赤稳稳地骑在马上,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孟格布禄,感慨良多。
众将士异口同声,劝努尔哈赤杀了孟格布禄。
努尔哈赤却力排众议,斩钉截铁地说:“勿杀”。
他不仅放过孟格布禄,还将自己的貂皮大衣赐给这个手下败将。倒不是努尔哈赤大度,还是那句话,追求不同。杀死孟格布禄易如反掌,但收服那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哈达部绝非易事。留着孟格布禄,就是这场“收购”的最大砝码。
像《三国演义》中,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一样,努尔哈赤挟哈达贝勒,之后“尽收其国而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1 18:33 |显示全部楼层
(59)【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当然,所谓“尽收其国”,不过只有孟格布禄所控制的部分,还算不上整个哈达。
后来事情的发展,也充分证明孟格布禄的价值只有一个。等到努尔哈赤彻底吞并哈达之后,觉得留着孟格布禄完全没用,便找了个借口,将他处死。为此,还搭上了建州的重要将领、老满文的创始人噶盖。
根据《清太祖武皇帝实录》的记载,孟格布禄和噶盖的罪名是“通谋欲篡位”。而《清史稿》里说,孟格布禄要谋反,而噶盖知情不告,因此将他们一同诛杀。
这两种说法,光从表面上看,就不怎么靠谱。
即便努尔哈赤真的死于非命,无论孟格布禄,或者噶盖,都不可能继承大位。既然这样,何来篡位?
如果说孟格布禄谋反,那么谋反成功之后呢?他将何去何从?
回哈达吗?不可能,哈达早已不存在。
投奔叶赫?也不现实,同样寄人篱下,跟在努尔哈赤这边有啥区别,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再说,噶盖为何要帮孟格布禄造反,或者隐瞒?他深受努尔哈赤器重,在建州地位也不低,何苦要放弃现有的一切,帮助一个“丧家之犬”。
难道努尔哈赤冤枉他们?也不应该。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除掉孟格布禄,随便找个借口就行,何必搭上噶盖,牺牲有点大。
如果上面的记载都属实,那么就细思极恐了。因为只能有一种可能,他们背后有更高层人士支持,而这个人必定有资格继承汗位。在当时的环境下,有资格,也有想法,嫌疑最大的人,莫过于舒尔哈齐。
如果有人问我,亲兄弟,为了一个汗位有必要弄成这样吗?
我只能说,有此一问,就该放下问题,再去多读些历史。标准答案是,请把那个“吗”去了。
不相信的话,百度搜索关键词“玄武门之变”和“烛影斧声”,看看那两位“太宗”的具体操作。
其实,从后来舒尔哈齐的命运,也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至于孟格布禄为什么要帮他,我也不怎么理解。有些书上说,舒尔哈齐娶了孟格布禄的妹妹。对此,我没找到可靠的记录。不过,我隐约记得,当年索长阿的女儿嫁给王台,两家连上了姻亲。索长阿有个儿子叫龙墩。龙墩跟孟格布禄、舒尔哈齐之间,也许有某种联系。
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真相只有一个,已经和当事人一起永远埋葬。
不管怎样,努尔哈赤暂时解决了哈达的问题,挖掉了扈伦四部的墙角。这样的行动,也完全符合他一贯坚持的“伐木理论”:面对强大的对手,就好比伐大树。慢工出细活,要一点一点的锯。
树,当然还要继续砍。
不过,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认定,扈伦四部(现在可以叫三部)已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征服他们,只是早晚的事。因此,他并不急于求成。
目前,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搬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2 15:53 |显示全部楼层
(60)【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普通人搬个家,只需打包好行李,准备好车,再叫上几个帮手就完全可以搞定。大汗(皇帝)搬家可就没那么简单,有个特定的名词,叫做“迁都”。
通常来讲,迁一次都,得准备很长一段时间。
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比如城池、宫殿要重新修建;办公机构、大小官员、后宫嫔妃、金银细软、府库都要带走;还有各种各样的细节,更不必说。
总而言之一句话,太麻烦。
因此,自古以来,但凡帝王提出迁都,都会找来文武大臣、亲戚贵族的强烈反对。
还好,这次要迁往的地方并不远,反对倒也不怎么强烈。
一直以来,努尔哈赤都梦想回到祖上的故土。
明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努尔哈赤迁都回到赫图阿拉。
看着颇具规模的宫殿,遥想自己当年十三副铠甲起兵,努尔哈赤感慨良多。从一个不招人待见的苦孩子,到建州的领袖,再到女真的霸主,他经历的苦难只有自己知道。
迁都之后,努尔哈赤下令大排筵宴,整日欢饮至通宵。群臣得到封赏,百姓重新安居乐业,整个赫图阿拉一派欢欣祥和的景象。
然而,俗话说,福无双至。
正当努尔哈赤搬完新家,准备大展宏图之际。同年九月,他最钟爱的福晋,叶赫那拉·孟古哲哲突然病故,年仅二十九岁。
努尔哈赤对她的爱很深,对她的死自然也悲痛万分,为其“斋戒月余,日夜思慕痛泣不已”。
临终前,孟古哲哲有一个愿望,希望能见自己的母亲最后一面,但最终没能达成。因为她的亲哥哥、努尔哈赤的大舅哥、叶赫部领导人纳林布禄同志,坚决不同意。至于理由,大家可想而知。
许多年以后,孟古哲哲被追封为“孝慈高皇后”。 《清实录》对她极尽溢美之词:“面如满月,丰姿妍丽,器量宽洪,端重恭俭,聪颖柔顺,见逢迎而心不喜,闻恶言而色不变,口无恶言,耳无妄听,不悦委曲谗佞辈,吻合太祖之心,始终如一毫无过失。”当然,能得到如此殊荣,除了努尔哈赤对她的喜爱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生了一个儿子,名叫皇太极。
母以子贵。
皇太极也将成为我们下一卷的主角。
经历了丧妻之痛,努尔哈赤把对“叶赫那拉”的爱转化为对叶赫那拉的恨,隔年便对其边境发动进攻,攻克两城,取七寨。
除了此次报复性打击,努尔哈赤再没有大规模用兵。面对感恩戴德的布占泰(乌拉)、忽左忽右的拜音达里(辉发)、被打怕了的纳林布禄(叶赫),海西女真已不再构成威胁。整个女真趋于平静,而且在努尔哈赤看来,这种平静似乎要长期继续下去。说不定某一天,他可以和平收抚海西女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5 20:23 手机浏览器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历史票友_康永聪 于 2018-8-27 13:07 编辑

(61)【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然而,一个意外,再次打破了来之不易的平静。而引发意外的,既不是努尔哈赤,也不是海西各部,而是来自更远处的东海女真。
明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正月,东海女真瓦尔喀部蜚敖城主策穆德黑进见努尔哈赤,表示愿意归顺。
努尔哈赤有点为难,因为这个蜚敖城原本在布占泰的控制之下,而布占泰又是他在海西女真中唯一的坚实盟友。
不仅如此,他前几年娶了布占泰的侄女(满泰的女儿)阿巴亥,而且跟她的感情一直不错。自从失去爱妃孟古哲哲之后,内心空虚的努尔哈赤,逐渐把大部分的爱意转移到了她身上。
不管从哪方面讲,也不值得为这点小利跟布占泰撕破脸。更何况,努尔哈赤觉得,在布占泰的控制下,就等于归他所有。按照现代商业的逻辑,乌拉部相当于努尔哈赤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布占泰相当于他认命的总经理。蜚敖城又属于乌拉部的全资子公司,那么,它自然也属于努尔哈赤集团。
但策穆德黑坚持认为不一样【我们不一样,不一样……】,坚持要归顺,还痛哭流涕地讲述布占泰对他们的欺凌(彼甚虐吾辈),仿佛努尔哈赤如果不收留,他们只能选择集体自杀。
努尔哈赤只好应允。
策穆德黑又提出,希望努尔哈赤能派人去接他们的眷属归来,否则布占泰一定不许。
事已至此,努尔哈赤也只能愉快地答应了。反过来想,去一趟也行,如果布占泰看到他的旗号,大概能明白他的意思,应该不会阻拦。因为他相信,以自己对布占泰的恩情,别说一座小城,即便整个乌拉,布占泰也一定会拱手相让。
当然,也正因为他这次过于自信,才导致了意外的最终发生。
对方远道来归,为表隆重,努尔哈赤派出了重量级的迎接代表团。
代表团团长舒尔哈齐,随行人员有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次子代善,还有费英东、扈尔汉和扬古利等重要大臣,全团总共三千多人。
其他名字大家想必都已经耳熟能详,在这里,我们重点介绍一下努尔哈赤的儿子。
再生育方面,努尔哈赤比较高产,一生总共有十六个儿子。之前我们介绍努尔哈赤的帮手时,重点以那些将领、大臣为主,基本没提到他的儿子。而事实上,他的儿子们,包括侄子,对他的事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远远大于那些将领。之所以前面没提,因为那时他们还小。
当初努尔哈赤起兵时,老大褚英只有四岁,老二代善就算刚出生。别说上战场打仗,就连抱着看打仗都有些困难。如今,努尔哈赤的第十二个儿子,也是他和阿巴垓的第一个儿子阿济格已经诞生。算起来,长子褚英也已经有二十八岁。
出于对将来的考虑,努尔哈赤也有意识地让自己的儿子多跟将领们接触,出去走走,增长见识。然而,他没料到,这次本该平静的旅程,却因意外,给孩子们上了一堂军事实战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10-16 13:2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