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长篇)【原创】翻开历史看大清-一个票友眼中的中国史

[复制链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30 22:49 |显示全部楼层
(43)【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统一建州各部,意义非凡,但并不意味着努尔哈赤爬上了人生的巅峰,充其量只能算一个小山包。而且,当站在山包顶端时,他才真正能够发现,一山还有一山高,周围到处有高山。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海西女真(扈伦四部)首先挡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对手比以往遇到的对手都要强大,因为他们最大的特点是团结,至少在表面上看。
当然,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无需恐惧,只需要思考如何冲破障碍,谋划如何对扈伦发动进攻。
然而,还没等努尔哈赤考虑好如何下手,敌人却先打了过来。
明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年),由扈伦四部组成的联军向建州户布察寨发动进攻。
努尔哈赤吓了一跳,这年头儿,难道光动脑想一想,也能泄密?
其实真要因为泄密倒还好,反正早晚得动手,谁先谁后无所谓。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扈伦四部那边的人跟自己有同样的想法(统一女真)。
这次与以往不同,四部之中带头的并非夙怨已久的哈达部,而是叶赫部。
其实,叶赫部此次充当带头人倒也实至名归。
原来的“盟主”哈达部,在王台(哈达那拉•万)去世之后,因为领导权的问题,族内争得不可开交,导致混乱。而叶赫部趁虚而入,参与调停纷争(拉偏架),不仅削弱了哈达部,而且在扈伦四部中也建立了威信。故此,他们充当带头大哥,原则上没有争议。
可问题在于,为啥要带这个头?努尔哈赤跟叶赫部往日无怨,不但无怨,而且有缘。当时,叶赫部的首领名叫纳林布禄。他有个妹妹叫孟古哲哲,嫁给了努尔哈赤。按现在的话来说,两人是连襟,努尔哈赤是他的妹夫。
不光是亲戚,他俩有个共同的敌人——李成梁。
纳林布禄的父亲,也就是努尔哈赤的老丈人,也是被李成梁干掉的。
这样看来,李成梁在辽东真可谓“杀爹专业户”,我粗略统计一下,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里的女真头领大概有十五六个。想必要找他报仇的“儿子”们,更不在少数。在这群人当中,努尔哈赤无疑算目前最执着的。
顺便说一句,李成梁此时因被言官弹劾,已经下岗,不在辽东。不过,大约十年后,他还会回到这片土地,并且送给努尔哈赤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
这都是后话。
先说纳林布禄,既然是亲戚,又同病相怜,为啥突然撕破脸?
起因,也源于土地。
起初,因为两家关系不错,纳林布禄派使者到建州访问,也没客气,直接提出索要额尔敏(今吉林省浑江西北部)、扎库木(今辽宁省新宾县伊勒登河西岸)两处的土地,理由是这两个地方更靠近叶赫部。
努尔哈赤当即拒绝,并严正声明,额尔敏和扎库木是建州不可分割的领土。
见努尔哈赤不肯就范,纳林布禄勾结长白山部所属纳殷、朱舍里二路,洗劫了建州东部的一处营寨。
这件事告诉我们,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 17:40 |显示全部楼层
(44)【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对于这次武力威胁,努尔哈赤并没有报复。大概因为比起纳林布禄来,他多少还念及一点亲情。也有可能孟古哲哲吹了枕边风,平息了他的愤怒。
可惜,冷处理并没有换来和平,因为管理学上常说,人有个习惯,如果你让他把脚踩在你的肩膀上,那么他的下一脚,一定踩在你的头上。
于是,没过多久,纳林布禄再次派使者图尔德来访。这次,还特意带上了哈达和辉发两部的使者。努尔哈赤没多想,按照正常礼数,接见并宴请他们。
席间,略有醉意,图尔德起身施礼,说:“我家主子有句话,让我带给大汗,但我怕说了,您会震怒,不知当讲不当讲?”图尔德大概是个聪明人,知道此次的任务凶多吉少:话如果不传到,回去主子肯定饶不了自己,如果传到,眼前就要倒霉。
努尔哈赤笑笑:“你主子是你主子,你是你,尽管说,我不怪你。”
图尔德稍有些底气,清清嗓子,说:“我主子说他想分你点儿地,你不给。如果为这点事儿,两家打起来,你也只有挨打的份儿,何必呢?”
努尔哈赤听后怒目圆睁,抽刀砍断桌案。
图尔德吓得倒退两步,赶紧说:“大汗!您息怒!咱不是说好不发火吗?”
努尔哈赤冷笑道:“我没发火,刚才的动作,你也给我原封不动的转给你家主子。”
图尔德:“这……”
努尔哈赤接着说:“就你们叶赫那几块料,我太了解了,真打过仗吗?那几件破衣烂甲经得起一仗吗?当年哈达部万汗去世,叔侄为争汗位内乱,你们趁人之危,侥幸得胜,难道以为我也那么好对付?如果我想带兵入境,必定朝发夕至,你们能拦得住我?当年我父被明军误杀,我据理力争,得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明廷送还尸首,续封龙虎将军。我听说纳林布禄之父也被明军所杀,尸首何在啊?”
对于这些反问,图尔德一时语塞。
努尔哈赤得意地说:“你且先回去,把我的话转告你家主子。”
对话结束。
本来事情也该到此结束,因为以图尔德的为人,这些话必然不敢直接告诉纳林布禄。问题是,努尔哈赤看人也很准。为了不让自己这番经典的话打水漂,他特意将其写成书信,交给侍卫阿林察,并嘱咐:“定要当着纳林布禄的面诵读,如果不敢读,再不要回来见我。”
风萧萧兮,易水寒;这个要求兮,有点难。
不过,阿林察显然比图尔德要勇敢,不仅敢去,而且敢读,只是对象略有出入。
因为,他先碰到了布斋。
布斋,叶赫那拉氏,叶赫部首领之一。为什么要说“之一”呢?因为有两个。另一个大家应该也能想到,就是纳林布禄。布斋的父亲名叫清佳砮,当年也是叶赫部的首领,也之一。清佳砮还有个弟弟,叫杨吉砮。这对儿清、杨组合,“去屑”效果也非常好。叶赫部传到兄弟俩的时候,锋芒毕露,将周围碎屑的小部落尽数扫荡,建立了强大的部落联盟。之后二人占据险要,修建两座城池,二城相距数里。清佳砮居西城,杨吉砮居东城。两兄弟同为叶赫贝勒,被称为叶赫二主(大明朝廷称二奴)。
好景不长,清、杨二兄弟最终被杀,主谋我们也知道,是李成梁。
于是,布斋子承父业,继续居住西城,而纳林布禄也接替了杨吉砮,居东城。城还是那两座城,但城内换了主人。叶赫也因此元气大伤,此时才略有缓和。
当阿林察见到布斋,便将信的内容当面大声朗读。
布斋听后,也异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努尔哈赤那些问句并不用他回答,只在陈述一个个事实。他虽然没学过语法,但也能体会那些并非单纯的疑问句,而是反问表示肯定,并加重语气。每句话都像针一样,刺到他的痛处,针针见血,见血封喉。
布斋毕竟年长,多少有些气度,憋了半天,对阿林察说:“你走吧。”
阿林察站着不动。布斋奇怪:“还干啥?”
阿林察说:“见纳林布禄,再念一遍。”
布斋问明缘由,差点背过气去。心想:好你个努尔哈赤,杀人不过头点地,欺人太甚。但嘴上却说:“我弟弟说话口无遮拦,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让他见谅。不过纳林布禄那儿,我看你就别去了。如果你非要去,我也不拦你,后果自负。”
老子《道德经》有云: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
阿林察很勇敢,但不傻。他在心里掂量掂量自己,便将书信交给布斋,返回建州复命。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纳林布禄到底还是知道了信的内容,气得火冒三丈。他跟兄长布斋商量之后,决定对建州发动试探性进攻。当然,自己单干,他们显然信心不足。叶赫的实力究竟怎样,恐怕努尔哈赤信中给出的就是正确答案。于是,纳林布禄联络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乌拉贝勒满泰、辉发贝勒拜音达里,共同出兵。
于是,便有了四部联军进攻户布察寨的一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9

听众

5166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玩乐豆
0
积分
5166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08:07 |显示全部楼层
(4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听说对方如此兴师动众,努尔哈赤以为要大战一场。结果等他风风火火地赶到户布察时,所谓的四部联军早已不见踪迹。
雷声大,雨点小。
原来,纳林布禄虽然情绪激动,但头脑还算冷静。此次进攻,无非想试探努尔哈赤的态度。探听到对方过于强硬,他立刻下令收兵,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没想到,努尔哈赤认真了。他锲而不舍地追击四部联军,一直到哈达部境内,并在富尔佳齐寨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的部队遭遇。努尔哈赤还是老套路,诱敌深入,自己殿后,打算像以往一样,擒贼先擒王。
哈达骑兵果然追上,但领头的不是孟格布禄。
最靠前的一个骑兵挥刀猛扑过来,努尔哈赤故意放缓速度,回身搭弓便射,一箭中马,敌人连人带马倒下去。
万万没想到,后面又有三个骑兵乘机疾驰而上,一起向努尔哈赤杀来。
努尔哈赤本人倒还算镇定,可惜战马受到惊吓,一跃而起,几乎将他掀翻在地。假如努尔哈赤就此倒下,被三个无名小卒砍成肉泥。那么,整部《清史稿》可能消失,而他本人也只能在《明史》中寥寥几笔:癸巳年【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夏,奴酋侵哈达,堕马,猝。
写历史小说(姑且称为小说)最大难点在于,无论我怎么发挥,所有事情已经注定。我写与不写,结局就在那里,不动不摇。因为历史不能假设,白纸黑字。我所能做的,只是尽量的让它好看——即真实,又通俗。再简单点,就俩字,真、俗。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穿越题材。我总觉得那些东西基本属于科幻范畴,跟历史无关。可即便是科幻,里面多少也有点历史情节,我觉得作者、编剧们最起码应该贴近一点史实。毕竟,头脑穿越不等于大脑穿刺嘛。
我们的史实是,努尔哈赤没有死。
危急时刻,安费扬古挺身而出,奋勇厮杀,干掉了敌军的三个骑兵(尽斩之)。
努尔哈赤才得以翻身跃起,稳住惊马,调头回来再战,正赶上孟格布禄姗姗来迟。说时迟,那时快,努尔哈赤抬手一箭,正中孟格布禄的马腹部。战马顿时扑倒在地,马翻人仰。
努尔哈赤应该没读过杜甫的诗,即便读过,也不见得能懂。因为唐诗翻译成满文,也势必会遇到跟译成英文同样的尴尬,意境全无。不过,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杜甫一段诗句的正确性。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尤其“射人先射马”这句,在各种战斗中屡试不爽。此时,孟格布禄已随马一同倒地,下一步等待他的,就该“擒贼先擒王”了。只可惜,“王”没擒住,逃跑了。哈达那边,危难之时,也有人显身手,将自己的马交给孟格布禄,让领导先走。
哈达部随即溃逃。
此一役,努尔哈赤小获全胜,杀二十人,缴获铠甲六副,马十八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59

主题

38

听众

1万

积分

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玩乐豆
0
积分
17635
精华
5
发表于 2018-8-2 11:16 |显示全部楼层
王煵 发表于 2018-8-2 08:07
(4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换版本了?还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9

听众

5166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玩乐豆
0
积分
5166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11:59 |显示全部楼层
由之 发表于 2018-8-2 11:16
换版本了?还是?

抄袭盗版,要严厉打击。

点评

由之  佩服!窃意味要合著呢?  发表于 2018-8-2 14: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4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听说对方如此兴师动众,努尔哈赤以为要大战一场。结果等他风风火火地赶到户布察时,所谓的四部联军早已不见踪迹。
雷声大,雨点小。
原来,纳林布禄虽然情绪激动,但头脑还算冷静。此次进攻,无非想试探努尔哈赤的态度。探听到对方过于强硬,他立刻下令收兵,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没想到,努尔哈赤认真了。他锲而不舍地追击四部联军,一直到哈达部境内,并在富尔佳齐寨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的部队遭遇。努尔哈赤还是老套路,诱敌深入,自己殿后,打算像以往一样,擒贼先擒王。
哈达骑兵果然追上,但领头的不是孟格布禄。
最靠前的一个骑兵挥刀猛扑过来,努尔哈赤故意放缓速度,回身搭弓便射,一箭中马,敌人连人带马倒下去。
万万没想到,后面又有三个骑兵乘机疾驰而上,一起向努尔哈赤杀来。
努尔哈赤本人倒还算镇定,可惜战马受到惊吓,一跃而起,几乎将他掀翻在地。假如努尔哈赤就此倒下,被三个无名小卒砍成肉泥。那么,整部《清史稿》可能消失,而他本人也只能在《明史》中寥寥几笔:癸巳年【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夏,奴酋侵哈达,堕马,猝。
写历史小说(姑且称为小说)最大难点在于,无论我怎么发挥,所有事情已经注定。我写与不写,结局就在那里,不动不摇。因为历史不能假设,白纸黑字。我所能做的,只是尽量的让它好看——即真实,又通俗。再简单点,就俩字,真、俗。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穿越题材。我总觉得那些东西基本属于科幻范畴,跟历史无关。可即便是科幻,里面多少也有点历史情节,我觉得作者、编剧们最起码应该贴近一点史实。毕竟,头脑穿越不等于大脑穿刺嘛。
我们的史实是,努尔哈赤没有死。
危急时刻,安费扬古挺身而出,奋勇厮杀,干掉了敌军的三个骑兵(尽斩之)。
努尔哈赤才得以翻身跃起,稳住惊马,调头回来再战,正赶上孟格布禄姗姗来迟。说时迟,那时快,努尔哈赤抬手一箭,正中孟格布禄的马腹部。战马顿时扑倒在地,马翻人仰。
努尔哈赤应该没读过杜甫的诗,即便读过,也不见得能懂。因为唐诗翻译成满文,也势必会遇到跟译成英文同样的尴尬,意境全无。不过,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杜甫一段诗句的正确性。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尤其“射人先射马”这句,在各种战斗中屡试不爽。此时,孟格布禄已随马一同倒地,下一步等待他的,就该“擒贼先擒王”了。只可惜,“王”没擒住,逃跑了。哈达那边,危难之时,也有人显身手,将自己的马交给孟格布禄,让领导先走。
哈达部随即溃逃。
此一役,努尔哈赤小获全胜,杀二十人,缴获铠甲六副,马十八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46)【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然而,一场小胜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危机。
同年九月,不甘心失败的叶赫部贝勒纳林布禄,纠集了其他三部:乌拉、哈达、辉发;蒙古三部:科尔沁、锡伯、卦尔察;长白二部:讷殷、硃舍里,九部联军,共三万多人,再次向建州袭来,直扑努尔哈赤老窝佛阿拉城,大有一举消灭的架势。
努尔哈赤得到消息,赶紧派武理堪前去侦查。
武理堪,瓜尔佳氏。原本老家在哈达部的费德里(在今辽宁西丰县境),后来追随努尔哈赤,忠心耿耿。
按照指示,武理堪首先向东侦查。他快马加鞭,一口气走出一百多里地,始终不见敌人踪影。于是,他登高远望,见不远处一大群乌鸦栖息。走近,乌鸦四散飞走,刚离开,又重新聚集起来。武理堪心知不好,根据经验,大军过处,鸟兽必惊,如今沿途飞禽走兽竟然如此安详,说明侦查方向肯定不对。他赶紧疾驰回去,将想法告知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对武理堪的判断力给予肯定,并再次派他出去侦查,这次的路线是从扎喀关(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上夹河镇五龙村)向浑河地区,一路向北。武理堪不敢耽误,一口气飞奔到浑河岸边,已经傍晚时分,见对岸火光密布。
现代人野外露营的都是吃饱了撑的,过去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一般吃不饱,所以基本可以排除老百姓有旅游的雅兴。
探明了对方虚实,武理堪再次狂奔回来,当时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他顾不得领导正在休息,赶紧将情况告知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并不惊讶,只让武理堪传令下去,所有人都准备好,天亮出战。之所以不立即行动,一则怕惊扰部中百姓,二则估计怕大家休息不好,影响战斗力。
布置完工作,努尔哈赤倒头接着睡。
当时侍寝的妃子名叫衮代,富察氏,努尔哈赤的继妃。此时,努尔哈赤的元妃、东果格格的生母——佟佳·哈哈纳扎青(佟氏),已经去世。她大福晋的位置,暂时由富察·衮代接替。
衮代对努尔哈赤的表现倒是颇为惊讶,实在忍不住,推醒他问:“大敌当前,怎么还能睡觉?难道害怕了?”
努尔哈赤轻笑一声:“我就听过吓得睡不着觉的,怎么你还听说过有谁害怕,怕得想睡觉?正因为我不怕,所以才能安睡。之前我听说他们要打过来,人来的还不少,心里稍有些不安。如今他们已经来了,人数也知道大概,我就放心了。”
说完,接着睡。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努尔哈赤便带领诸将到堂子祭天神。女真部落当时信奉萨满教,堂子是他们祭天神的场所。祭天神的仪式一般很隆重,只有新年或者重大事件时才会举行。此时祭祀,说明努尔哈赤对这场仗,倒还相当重视。如今这种仪式已经失传,而今很多人普遍认为,“跳大神”就是萨满教的传统仪式。我个人认为,不怎么靠谱,至少努尔哈赤还不至于在大战之前领着大伙听人唱什么“日落西山黑了天”或者“哎嗨哎嗨呦”之类的东西。
祭完天神,努尔哈赤亲率大军出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20:01 |显示全部楼层
王煵 发表于 2018-8-2 11:59
抄袭盗版,要严厉打击。

哈哈,已经有朋友等不及替我跟新啦 十分感谢!

天健有时候想更新的时候打不开

感谢关注和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4 19:26 |显示全部楼层
(47)【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大军行至托索寨渡口处,努尔哈赤进行战前动员:“你们可以将手臂和颈项的护甲都摘下来,暂时放在这里。否则,两军交锋之时,有护甲在施展不开,反而影响发挥。如果大战之时真的伤到这两处,那没办法,算咱倒霉。如若不然,我军轻装上阵,必然大获全胜!”
众人听命,当即卸去部分盔甲。
建州部队继续前行,来到扎喀关(今辽宁抚顺市新宾县苇子峪镇青龙山附近)。守将迎上前来报告:早上七点多钟,叶赫部队已经来过,只不过多次攻城没有成功,现在已经去往黑济格城(今辽宁抚顺市新宾县上夹镇古楼村西北)方向。
努尔哈赤随即命令部队徐徐向黑济格城靠拢,并派武理堪快马加鞭前往打探。
很快,得到回报,敌人攻黑济格城同样不利,已经停止进攻,安营扎寨。除了这个消息之外,武理堪还带回一个叶赫部的逃兵。
据逃兵交代,敌军总共三万人,其中叶赫贝勒布斋、纳林布禄统兵一万;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乌拉贝勒布占泰、辉发贝勒拜音达里统兵一万;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明安、莽古,以及珠舍利、讷殷二部,共统兵一万。
九部联军,已经集结,直逼建州。
有些将领听到这个消息,有点紧张。
紧张也很正常,因为当时努尔哈赤的兵力不足一万。这些将领虽然武将出身,而且身处边远山区,文化课可能不怎么及格。不过,简单的算术应该没问题,一个打三个,胜算的确不怎么高。
这个时候,努尔哈赤再次表现出他过人的见识和蛊惑人心的能力,向这些将领们完美地总结了建州必胜的三点原因:
第一 敌人虽多,但领导也多。打仗贵在将士用命,上下一心,惟命是从。领导一多,指挥必然混乱,执行就更加混乱。
第二 但凡作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敌人两次攻城不利,士气低落,我军虽少,全力一战,定能取胜。
第三 致胜法宝:擒贼先擒王!(屡试不爽)
当然,打仗也不能光靠鼓舞士气。其实,努尔哈赤心中早已想好了用兵的方向,黑济格城对面的古勒山(辽宁抚顺市新宾县上夹镇古楼村西北)。
之所以选择古勒山,不仅因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关键还在于山下的隘口,以及上山的必经之路,崎岖狭窄,并不适合大规模部队展开作战。这正是努尔哈赤想要的效果,这样一来,九部联军人多的优势便难以发挥。
那么,如此险要的地形,怎么能让联军乖乖地跑过来进攻呢?不用说,这更是努尔哈赤所擅长的伎俩——诱敌深入。鉴于自己多次使用此计,恐怕敌人有所防备,于是,他决定换人出场,派额亦都前去充当诱饵。当时,从战斗力来讲,额亦都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5 21:59 |显示全部楼层
(48)【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第二天一大早,努尔哈赤赶到古勒山,依山之险要,部署军队。
大部队埋伏完毕,就该轮到额亦都出场了。他只带百十来号骑兵,径直冲向敌军阵营。
此时,九部联军仍在攻打黒济格城,仍然毫无进展,突然望见一小股建州骑兵向自己奔来。联军将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几次攻城都不怎么顺利,但就派这么几号人来支援,也太瞧不起人。
于是,联军放弃攻城,朝额亦都扑来。
两军交锋,还没打几下,额亦都便表现出寡不敌正的架势,开始且战且退。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联军的首领们明显对额亦都不怎么了解。如果他们知道这人一生几乎没吃过败仗,就会明白他的败退肯定有问题。
至少也该想想,有什么样的领导,就可能有什么样的下属。
可惜,他们没想那么多。
就这样,前面跑,后面追,一直到了古勒山下。
纳林布禄还算见过世面,眼看山势险要,立即下令部队停止追击,改为包围。随后赶来的联军士兵,黑压压一片,将山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按照纳林布禄的想法,毕竟自己人多,就算有埋伏也不怕,只要自己不上去,难道他们还能永远不下来?
纳林布禄刚想一个开头,还没仔细往下想。
没想到,额亦都又冲了出来。
原来,他发现敌人没有追上来,便知道事情不妙。如果敌人不上当,反而把古勒山团团围住,那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立刻勒马调头,率领仅有的百十来个骑兵再次冲向敌阵。这一次,纯粹玩真的。以百人敌上万,额亦都此时估计抱着必死的决心,没成想,经过奋力拼杀,杀死数个敌人不说,居然在包围的“人墙”中打出一道缺口,反倒使得敌人退却。(叶赫兵稍退)
这样一来,其实任务也算失败了。额亦都也很尴尬,对此一筹莫展。
布斋愤怒了。
让人家那么几个骑兵,在万军丛中,来去自如,作为九部联军名义上的首领,顿时感到颜面扫地。他再也顾不得许多,策马奔腾,第一个冲了过来。身边的士兵见领导冲锋,也只好紧随其后。
额亦都喜出望外,带领再次队伍后撤。当然,这回也确实有点招架不住,毕竟对方那么多人呢。
九部联军由于光追着领导前进,也忽略了自己脚下的路已经越走越窄。如果这样继续走下去,最终将走向彻底失败的结局。
然而,一个意外,使得节奏提前了。
由于布斋冲得太猛,坐骑突然被木桩绊倒,连人带马重重地摔在地上。俗话说,在哪里跌倒就该在哪里爬起来。然而,布斋这一倒下,就再没能起来。
有个落后的建州兵看见,敌人的带头大哥突然摔倒在自己不远处,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他虽然不认识布斋,但也知道肯定是个不小干部。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士兵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跟前,一刀结果了布斋。
作为部落首领,就这么被一个无名小卒干掉,确实有点窝囊。
幸好,历史给这个小卒留了名,叫吴谈,听起来有点“干咳”的感觉,不管怎样,至少让布斋死在了有名小卒的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12-10 23:1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