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长篇)【原创】翻开历史看大清-一个票友眼中的中国史

[复制链接]

393

主题

8

听众

2万

积分

博士生

PX滚出大连

Rank: 7Rank: 7Rank: 7

玩乐豆
0
积分
2174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27 09:3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27 22:44 |显示全部楼层
水平鲸鱼 发表于 2018-7-26 13:05
楼主每天更新一小段看起来不过瘾啊

有利于培养每天阅读的好习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27 22:46 |显示全部楼层
(41)【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十三副铠甲起兵”的莽撞少年,基本上控制了建州的苏克素护部、栋鄂部、哲陈部以及浑河部的大部分地区。作为前途光明的部落首领,自然引来更多的投奔者。当然,努尔哈赤对前来归顺的人,待遇也不薄。如此一来,便形成了良性循环,使得他名声在外。
在此基础上,努尔哈赤进一步派兵征讨长白山诸部。
有了足够的实力,加上好名声,很多城寨不战自降,纷纷归顺,而这些部众都得到妥善的安置和管理。我们欣喜地看到,努尔哈赤从一个“土匪头子”正逐步向着卓越的“政治家”蜕变。
还有一个能体现其“政治家”觉悟的方面,就是处理建州和大明的关系。
祖先董山,还有老爷王杲的结局,努尔哈赤再清楚不过。他更清楚地知道,没有足够的实力,对抗大明,会有怎样的下场。因此,他没有走先辈的老路,对待大明朝廷的态度,相当恭顺,成功地扮演着一个大明边臣的角色。
当时,有个女真部落的小头领劫掠了大明边城的百姓,关键还杀了朝廷命官。自知摊上大事儿,为躲避追捕,他来到建州想要投靠。努尔哈赤了解情况之后,一改往日对待归顺者的态度,二话没说把他的人头送交朝廷。
除此之外,他也十分了解大明“礼仪之邦”的规矩,送礼(纳贡)绝对不含糊。当时东北的自然环境保护的很好(人烟稀少),女真的特产丰富,像什么夜明珠、人参、灵芝、鹿茸、猴头菇、蜂蜜,还有黑狐、玄狐、红狐、貂鼠、猞狸狲、虎豹、海獭、水獭、青鼠、黄鼠各种皮。他毫不吝啬,整车整车往朝廷送。
其他部落首领送礼,主要是为了敕书。这东西有啥用前面也说过,这里不再絮叨。敕书越多,一来能显示地位,二来能得到更多实惠。不过,像我们一般人送礼,往往比较功利,送出去多少东西,就希望收回来多少利益,能超出最好。更有甚者,立刻想要回报,一旦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就会翻脸(比如董山)。这种人比较肤浅,他们甚至不懂一个连种地老农都知道的常识——春天播种,秋天收获。
努尔哈赤没种过地,但他能懂。除了表明忠诚,他绝不提任何要求。从表面看来,他不但送的比较主动,而且不计付出。请注意,不计付出,不等于不计回报,毕竟他也不富裕,只不过跟别人的追求不一样。
付出终有回报。
明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朝廷提升努尔哈赤为都督佥事(正三品),赏敕书五百道,同时开放抚顺(今辽宁省抚顺市抚顺县)、清河(今辽宁省铁岭市东部清河区附近)、宽奠(今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叆阳(今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市爱阳镇)四处马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28 19:07 |显示全部楼层
(42)【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前面这些待遇,在历代女真领袖中,不算低,但也不算最高,只能说没白忙活吧。不过,努尔哈赤并不介意。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表面现象。透过这些表象,凭着敏锐的政治嗅觉,努尔哈赤捕捉到了更深层的、真正想要的东西:大明朝廷对于他的扩张持放任态度。
真的是这样吗?
似乎是真的。
前面提过,万历皇帝朱翊钧在首辅张居正的辅佐之下,非常勤政。张居正推行“一条鞭法”,至少从理论上减轻了百姓的负担。不仅如此,当时的公务员考勤制度也相当严格,真正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可以说,国家从上到下井井有条。
形势一片大好。
好了多长时间呢?
十年。
万历朝的黄金十年,很快终结,因为它的缔造者,张居正同志死了(公元1582年)。
为什么我们今天如此强调“法治”?就因为“人治”很危险,后果很严重。
由于朱翊钧他爹驾崩的太突然,这位万历皇帝继承大统时还比较小,只有十岁。按现在算也就才上小学二、三年级,字还没认全,更别说当皇帝。因此,张居正除了干首辅大臣的活之外,还兼职给万历当老师。
应该说,张居正这个老师当的相当称职。可惜,称职的有点过了头,啥都管,甚至连元宵节想点个花灯,“张老师”都不让。
于是,万历找他妈李太后告状。结果李太后非但不管,还训斥了他一顿,让他听“张老师”的话。
这让万历对张居正更加恐惧,见了他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有句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在张居正死后不久,万历就对他进行清算,收回生前封赏,抄家,子孙流放。
而且,道家常说,物极必反。
头十年,万历被压抑的太狠,啥也不敢干。于是,等张居正死了以后,他啥都干,除了正事儿。
大概也正是从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开始,万历皇帝躲进深宫玩耍,不再接见大臣。这一不见,是彻底不见。他爷爷嘉靖因为爱好修道,也爱玩神秘,躲在宫中,但最起码还见内阁成员,像严嵩、徐阶那帮人。万历可倒好,谁也不见。
帝国的运作,和现代社会不太一样,朝廷内外的大事小情,最终都得皇帝拍板儿。很多事,大臣想管,但做不了主。
再说皇帝都见不着影儿,谁有心思管边区少数民族打架斗殴这点破事儿。更何况,带头打架的人,看起来那么的恭顺。
虽然努尔哈赤并不知道这些内情,但不影响他得出正确的结论。
有了这一结论,努尔哈赤放下包袱,再接再厉,将手伸向了完颜部,当年女真族最辉煌的部落。不过,完颜·阿骨打如果在天有灵的话,应当感到欣慰,在努尔哈赤的带领下,女真将进入更加辉煌的时代。而且从某种角度讲,努尔哈赤及其子孙不仅完成了阿骨打当年未了的心愿(统治中原),而且还替他的家族报了仇(征服蒙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30 22:49 |显示全部楼层
(43)【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统一建州各部,意义非凡,但并不意味着努尔哈赤爬上了人生的巅峰,充其量只能算一个小山包。而且,当站在山包顶端时,他才真正能够发现,一山还有一山高,周围到处有高山。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海西女真(扈伦四部)首先挡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对手比以往遇到的对手都要强大,因为他们最大的特点是团结,至少在表面上看。
当然,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无需恐惧,只需要思考如何冲破障碍,谋划如何对扈伦发动进攻。
然而,还没等努尔哈赤考虑好如何下手,敌人却先打了过来。
明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年),由扈伦四部组成的联军向建州户布察寨发动进攻。
努尔哈赤吓了一跳,这年头儿,难道光动脑想一想,也能泄密?
其实真要因为泄密倒还好,反正早晚得动手,谁先谁后无所谓。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扈伦四部那边的人跟自己有同样的想法(统一女真)。
这次与以往不同,四部之中带头的并非夙怨已久的哈达部,而是叶赫部。
其实,叶赫部此次充当带头人倒也实至名归。
原来的“盟主”哈达部,在王台(哈达那拉•万)去世之后,因为领导权的问题,族内争得不可开交,导致混乱。而叶赫部趁虚而入,参与调停纷争(拉偏架),不仅削弱了哈达部,而且在扈伦四部中也建立了威信。故此,他们充当带头大哥,原则上没有争议。
可问题在于,为啥要带这个头?努尔哈赤跟叶赫部往日无怨,不但无怨,而且有缘。当时,叶赫部的首领名叫纳林布禄。他有个妹妹叫孟古哲哲,嫁给了努尔哈赤。按现在的话来说,两人是连襟,努尔哈赤是他的妹夫。
不光是亲戚,他俩有个共同的敌人——李成梁。
纳林布禄的父亲,也就是努尔哈赤的老丈人,也是被李成梁干掉的。
这样看来,李成梁在辽东真可谓“杀爹专业户”,我粗略统计一下,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里的女真头领大概有十五六个。想必要找他报仇的“儿子”们,更不在少数。在这群人当中,努尔哈赤无疑算目前最执着的。
顺便说一句,李成梁此时因被言官弹劾,已经下岗,不在辽东。不过,大约十年后,他还会回到这片土地,并且送给努尔哈赤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
这都是后话。
先说纳林布禄,既然是亲戚,又同病相怜,为啥突然撕破脸?
起因,也源于土地。
起初,因为两家关系不错,纳林布禄派使者到建州访问,也没客气,直接提出索要额尔敏(今吉林省浑江西北部)、扎库木(今辽宁省新宾县伊勒登河西岸)两处的土地,理由是这两个地方更靠近叶赫部。
努尔哈赤当即拒绝,并严正声明,额尔敏和扎库木是建州不可分割的领土。
见努尔哈赤不肯就范,纳林布禄勾结长白山部所属纳殷、朱舍里二路,洗劫了建州东部的一处营寨。
这件事告诉我们,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1 17:40 |显示全部楼层
(44)【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对于这次武力威胁,努尔哈赤并没有报复。大概因为比起纳林布禄来,他多少还念及一点亲情。也有可能孟古哲哲吹了枕边风,平息了他的愤怒。
可惜,冷处理并没有换来和平,因为管理学上常说,人有个习惯,如果你让他把脚踩在你的肩膀上,那么他的下一脚,一定踩在你的头上。
于是,没过多久,纳林布禄再次派使者图尔德来访。这次,还特意带上了哈达和辉发两部的使者。努尔哈赤没多想,按照正常礼数,接见并宴请他们。
席间,略有醉意,图尔德起身施礼,说:“我家主子有句话,让我带给大汗,但我怕说了,您会震怒,不知当讲不当讲?”图尔德大概是个聪明人,知道此次的任务凶多吉少:话如果不传到,回去主子肯定饶不了自己,如果传到,眼前就要倒霉。
努尔哈赤笑笑:“你主子是你主子,你是你,尽管说,我不怪你。”
图尔德稍有些底气,清清嗓子,说:“我主子说他想分你点儿地,你不给。如果为这点事儿,两家打起来,你也只有挨打的份儿,何必呢?”
努尔哈赤听后怒目圆睁,抽刀砍断桌案。
图尔德吓得倒退两步,赶紧说:“大汗!您息怒!咱不是说好不发火吗?”
努尔哈赤冷笑道:“我没发火,刚才的动作,你也给我原封不动的转给你家主子。”
图尔德:“这……”
努尔哈赤接着说:“就你们叶赫那几块料,我太了解了,真打过仗吗?那几件破衣烂甲经得起一仗吗?当年哈达部万汗去世,叔侄为争汗位内乱,你们趁人之危,侥幸得胜,难道以为我也那么好对付?如果我想带兵入境,必定朝发夕至,你们能拦得住我?当年我父被明军误杀,我据理力争,得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明廷送还尸首,续封龙虎将军。我听说纳林布禄之父也被明军所杀,尸首何在啊?”
对于这些反问,图尔德一时语塞。
努尔哈赤得意地说:“你且先回去,把我的话转告你家主子。”
对话结束。
本来事情也该到此结束,因为以图尔德的为人,这些话必然不敢直接告诉纳林布禄。问题是,努尔哈赤看人也很准。为了不让自己这番经典的话打水漂,他特意将其写成书信,交给侍卫阿林察,并嘱咐:“定要当着纳林布禄的面诵读,如果不敢读,再不要回来见我。”
风萧萧兮,易水寒;这个要求兮,有点难。
不过,阿林察显然比图尔德要勇敢,不仅敢去,而且敢读,只是对象略有出入。
因为,他先碰到了布斋。
布斋,叶赫那拉氏,叶赫部首领之一。为什么要说“之一”呢?因为有两个。另一个大家应该也能想到,就是纳林布禄。布斋的父亲名叫清佳砮,当年也是叶赫部的首领,也之一。清佳砮还有个弟弟,叫杨吉砮。这对儿清、杨组合,“去屑”效果也非常好。叶赫部传到兄弟俩的时候,锋芒毕露,将周围碎屑的小部落尽数扫荡,建立了强大的部落联盟。之后二人占据险要,修建两座城池,二城相距数里。清佳砮居西城,杨吉砮居东城。两兄弟同为叶赫贝勒,被称为叶赫二主(大明朝廷称二奴)。
好景不长,清、杨二兄弟最终被杀,主谋我们也知道,是李成梁。
于是,布斋子承父业,继续居住西城,而纳林布禄也接替了杨吉砮,居东城。城还是那两座城,但城内换了主人。叶赫也因此元气大伤,此时才略有缓和。
当阿林察见到布斋,便将信的内容当面大声朗读。
布斋听后,也异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努尔哈赤那些问句并不用他回答,只在陈述一个个事实。他虽然没学过语法,但也能体会那些并非单纯的疑问句,而是反问表示肯定,并加重语气。每句话都像针一样,刺到他的痛处,针针见血,见血封喉。
布斋毕竟年长,多少有些气度,憋了半天,对阿林察说:“你走吧。”
阿林察站着不动。布斋奇怪:“还干啥?”
阿林察说:“见纳林布禄,再念一遍。”
布斋问明缘由,差点背过气去。心想:好你个努尔哈赤,杀人不过头点地,欺人太甚。但嘴上却说:“我弟弟说话口无遮拦,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让他见谅。不过纳林布禄那儿,我看你就别去了。如果你非要去,我也不拦你,后果自负。”
老子《道德经》有云: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
阿林察很勇敢,但不傻。他在心里掂量掂量自己,便将书信交给布斋,返回建州复命。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纳林布禄到底还是知道了信的内容,气得火冒三丈。他跟兄长布斋商量之后,决定对建州发动试探性进攻。当然,自己单干,他们显然信心不足。叶赫的实力究竟怎样,恐怕努尔哈赤信中给出的就是正确答案。于是,纳林布禄联络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乌拉贝勒满泰、辉发贝勒拜音达里,共同出兵。
于是,便有了四部联军进攻户布察寨的一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8

听众

5068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玩乐豆
0
积分
5068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08:07 |显示全部楼层
(4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听说对方如此兴师动众,努尔哈赤以为要大战一场。结果等他风风火火地赶到户布察时,所谓的四部联军早已不见踪迹。
雷声大,雨点小。
原来,纳林布禄虽然情绪激动,但头脑还算冷静。此次进攻,无非想试探努尔哈赤的态度。探听到对方过于强硬,他立刻下令收兵,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没想到,努尔哈赤认真了。他锲而不舍地追击四部联军,一直到哈达部境内,并在富尔佳齐寨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的部队遭遇。努尔哈赤还是老套路,诱敌深入,自己殿后,打算像以往一样,擒贼先擒王。
哈达骑兵果然追上,但领头的不是孟格布禄。
最靠前的一个骑兵挥刀猛扑过来,努尔哈赤故意放缓速度,回身搭弓便射,一箭中马,敌人连人带马倒下去。
万万没想到,后面又有三个骑兵乘机疾驰而上,一起向努尔哈赤杀来。
努尔哈赤本人倒还算镇定,可惜战马受到惊吓,一跃而起,几乎将他掀翻在地。假如努尔哈赤就此倒下,被三个无名小卒砍成肉泥。那么,整部《清史稿》可能消失,而他本人也只能在《明史》中寥寥几笔:癸巳年【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夏,奴酋侵哈达,堕马,猝。
写历史小说(姑且称为小说)最大难点在于,无论我怎么发挥,所有事情已经注定。我写与不写,结局就在那里,不动不摇。因为历史不能假设,白纸黑字。我所能做的,只是尽量的让它好看——即真实,又通俗。再简单点,就俩字,真、俗。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穿越题材。我总觉得那些东西基本属于科幻范畴,跟历史无关。可即便是科幻,里面多少也有点历史情节,我觉得作者、编剧们最起码应该贴近一点史实。毕竟,头脑穿越不等于大脑穿刺嘛。
我们的史实是,努尔哈赤没有死。
危急时刻,安费扬古挺身而出,奋勇厮杀,干掉了敌军的三个骑兵(尽斩之)。
努尔哈赤才得以翻身跃起,稳住惊马,调头回来再战,正赶上孟格布禄姗姗来迟。说时迟,那时快,努尔哈赤抬手一箭,正中孟格布禄的马腹部。战马顿时扑倒在地,马翻人仰。
努尔哈赤应该没读过杜甫的诗,即便读过,也不见得能懂。因为唐诗翻译成满文,也势必会遇到跟译成英文同样的尴尬,意境全无。不过,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杜甫一段诗句的正确性。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尤其“射人先射马”这句,在各种战斗中屡试不爽。此时,孟格布禄已随马一同倒地,下一步等待他的,就该“擒贼先擒王”了。只可惜,“王”没擒住,逃跑了。哈达那边,危难之时,也有人显身手,将自己的马交给孟格布禄,让领导先走。
哈达部随即溃逃。
此一役,努尔哈赤小获全胜,杀二十人,缴获铠甲六副,马十八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29

主题

37

听众

1万

积分

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玩乐豆
0
积分
17565
精华
5
发表于 2018-8-2 11:16 |显示全部楼层
王煵 发表于 2018-8-2 08:07
(4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换版本了?还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8

听众

5068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玩乐豆
0
积分
5068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11:59 |显示全部楼层
由之 发表于 2018-8-2 11:16
换版本了?还是?

抄袭盗版,要严厉打击。

点评

由之  佩服!窃意味要合著呢?  发表于 2018-8-2 14: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8-2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4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听说对方如此兴师动众,努尔哈赤以为要大战一场。结果等他风风火火地赶到户布察时,所谓的四部联军早已不见踪迹。
雷声大,雨点小。
原来,纳林布禄虽然情绪激动,但头脑还算冷静。此次进攻,无非想试探努尔哈赤的态度。探听到对方过于强硬,他立刻下令收兵,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没想到,努尔哈赤认真了。他锲而不舍地追击四部联军,一直到哈达部境内,并在富尔佳齐寨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的部队遭遇。努尔哈赤还是老套路,诱敌深入,自己殿后,打算像以往一样,擒贼先擒王。
哈达骑兵果然追上,但领头的不是孟格布禄。
最靠前的一个骑兵挥刀猛扑过来,努尔哈赤故意放缓速度,回身搭弓便射,一箭中马,敌人连人带马倒下去。
万万没想到,后面又有三个骑兵乘机疾驰而上,一起向努尔哈赤杀来。
努尔哈赤本人倒还算镇定,可惜战马受到惊吓,一跃而起,几乎将他掀翻在地。假如努尔哈赤就此倒下,被三个无名小卒砍成肉泥。那么,整部《清史稿》可能消失,而他本人也只能在《明史》中寥寥几笔:癸巳年【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夏,奴酋侵哈达,堕马,猝。
写历史小说(姑且称为小说)最大难点在于,无论我怎么发挥,所有事情已经注定。我写与不写,结局就在那里,不动不摇。因为历史不能假设,白纸黑字。我所能做的,只是尽量的让它好看——即真实,又通俗。再简单点,就俩字,真、俗。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穿越题材。我总觉得那些东西基本属于科幻范畴,跟历史无关。可即便是科幻,里面多少也有点历史情节,我觉得作者、编剧们最起码应该贴近一点史实。毕竟,头脑穿越不等于大脑穿刺嘛。
我们的史实是,努尔哈赤没有死。
危急时刻,安费扬古挺身而出,奋勇厮杀,干掉了敌军的三个骑兵(尽斩之)。
努尔哈赤才得以翻身跃起,稳住惊马,调头回来再战,正赶上孟格布禄姗姗来迟。说时迟,那时快,努尔哈赤抬手一箭,正中孟格布禄的马腹部。战马顿时扑倒在地,马翻人仰。
努尔哈赤应该没读过杜甫的诗,即便读过,也不见得能懂。因为唐诗翻译成满文,也势必会遇到跟译成英文同样的尴尬,意境全无。不过,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杜甫一段诗句的正确性。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尤其“射人先射马”这句,在各种战斗中屡试不爽。此时,孟格布禄已随马一同倒地,下一步等待他的,就该“擒贼先擒王”了。只可惜,“王”没擒住,逃跑了。哈达那边,危难之时,也有人显身手,将自己的马交给孟格布禄,让领导先走。
哈达部随即溃逃。
此一役,努尔哈赤小获全胜,杀二十人,缴获铠甲六副,马十八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10-17 08:5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