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长篇)【原创】翻开历史看大清-一个票友眼中的中国史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6 21:42 |显示全部楼层
(30)【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同年(公元1583年)六月,努尔哈赤出兵讨伐萨木占,为妹夫报仇。当部队直抵马儿墩寨(今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上夹河镇的东部)时,却发现这仗不太好打。
马儿墩寨是山寨。
今天我们听到“山寨”两个字,第一反应会想到假货,第二反应想到土匪老窝,而马尔墩的这个“山寨”,没有任何引申义,就直截了当的字面含义:靠山的寨子。根据记载,山也不是一般的山,山势陡峻,易守难攻。
果不其然,努尔哈赤亲自督战,连攻三天,毫无进展。
通常情况,打仗讲究顺势而下,冲击力比较大,容易成功。凡自下而上的,大都比较艰难。
因此,我们经常看到战争电影里出现一个场景:营长抄起电话,对着话筒大吼:“我命令你,下午三点前拿下某某某高地,否则我枪毙了你!”连长接到命令,组织战士,不惜一切代价往上冲。高地一旦被拿下,整个战斗基本就宣告结束,因为再从高处冲锋,接下来的胜利,仿佛顺理成章。
萨木占及其同党讷申等人,对此也有同样的认识。
然而,我刚才说的是通常情况。这次的情况,有点特殊。因为有一点,萨木占他们并不了解,努尔哈赤可能读过《三国演义》,而且属于精读,知道马谡是怎么死的。【详情请参见《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
根据“兵书”——《三国演义》的指导,努尔哈赤下令包围了马儿墩寨,并且切断了山寨的水源。
据说,如果没有水,人只能活三天。然而,比断水更可怕的,是对断水的恐惧。因此,仅仅一天,城寨里就人心惶惶。
《围城》有条理论:“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围城,有个结果:相对于城外的人想进城而言,城里的人更渴望逃出来。
很快,安费扬古细心地发现,有些马儿墩寨的部众偷偷地顺着一条隐蔽的山间小路逃出城寨。安费扬古沿着原路返回,不费吹灰之力便摸进山寨。
就这样里应外合,马儿墩寨被一举攻下,萨木占被就地正法。同伙讷申溜得快,逃往界凡城(今辽宁省抚顺市抚顺县章党乡高丽营子村东部)。
逃跑只是暂时的,努尔哈赤这么执着的人,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正如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比如尼堪外兰,表面看来,努尔哈赤并没有对他步步紧逼,而事实上,一直暗地里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不过手头的事情太多,在没有把握一举完成那个重要任务之前,先要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
这就如同管理学上常讲的有关“重要”和“紧急”的讨论:做事如果只做重要的,当然最完美,不过,现实中,经常会有些紧急的情况出来干扰。比如,当你正在写一篇非常重要的商业计划,突然发现有架飞机正朝你所在的大楼撞过来。这个时候,你跑还是不跑?正常人一定会选择跑,因为如果不跑,那篇商业计划似乎失去了价值。
找尼堪外兰报仇,自然是努尔哈赤当前最重要的事,然而过程中出现新的仇恨、新的敌人,努尔哈赤也要先摆平。否则,极有可能,他再也见不到尼堪外兰。
而在追逃讷申之前,努尔哈赤也有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其中一件,来自他的邻居栋鄂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6 21:42 |显示全部楼层
(31)【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前面【引文】中我们提过,从祖辈开始,努尔哈赤所在的部落和邻居栋鄂部一直有摩擦,谁也不服谁,直到觉昌安一辈的时候,问题才得到了初步解决。解决的方式,一方被打服。当初觉昌安跟哈达部联合,沉重打击了栋鄂部。
口服心不服。
正好这个时候,努尔哈赤跟哈达部因为济湖寨的事,已产生矛盾。即便没有矛盾,哈达也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哈达。因为努尔哈赤的那个后老爷、与“宁古塔”家族有着不解之缘的哈达部领袖王台,此时已经去世。哈达内部,正为领导权的问题,争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心思管外人的事。
于是,栋鄂部的头领们为此开会商量。其中有人提出:“当初宁古塔贝勒向哈达借兵,占领我们好几处营寨,现在他们之间闹得不愉快,我们应该趁此机会,干他一票,夺回失去的营寨,一雪前耻!”
大伙异口同声,都说好,歃血为盟,同仇敌忾。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栋鄂内部也不和谐,本来商量好好的,到真操作的时候,你多他少,谁指挥谁,各种矛盾,最终头目们不欢而散。
如果到此为止,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不会有什么影响。可惜很不巧,他们的计划被另一个人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努尔哈赤。
得到消息后,努尔哈赤决定先发制人。
努尔哈赤对手下的将领说:“栋鄂部本想攻击我们,结果还没出师,自己先乱了套。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以免受制于人。”
有将领提出:“以往我们几仗,基本都在自家势力范围,轻车熟路,这次大部队要深入到人家地盘,取胜的话,还好说,一旦失败,恐怕很麻烦。”
努尔哈赤说:“我们如果不先动手,等他们内部协调一致,迟早还要打过来的。战火,还是在别人家点燃,比较好。”
众将都点头称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29

主题

37

听众

1万

积分

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玩乐豆
0
积分
17565
精华
5
发表于 2018-7-17 08:19 |显示全部楼层
16#楼说的有道理。
这样长篇在网上连载,被剽窃很容易的。
最好先出书,有了著作版权就强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10

听众

2703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

玩乐豆
0
积分
270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7 09: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平鲸鱼 于 2018-7-17 09:53 编辑

楼上说的很有道理!
楼主在天健上写的这些内容,受众群体也就是天健上的这些人;如若能出书,能够有幸读到的人何止千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7 21:56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上二位抬爱,会尽快研究这个问题,希望能如楼上所言。

再次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7 21:58 |显示全部楼层
(32)【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努尔哈赤率兵攻打栋鄂部的齐吉答城(今辽宁省本溪市恒仁县北甸子乡南部)。刚一开始,进攻比较顺利。手下的士兵们或多或少都打过几场硬仗,对攻城拔寨颇有心得。按传统套路,木战车开路,架云梯登城,然后向寨内射箭,一般是火箭,目标为易燃物,趁着寨内着火,一片混乱,再由骑兵冲击防守相对薄弱的地方。经过这一系列攻击,一般的城寨很难守住,齐吉答城应该也不例外。不过,就在眼看要攻破城池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天降大雪。
那或许是1584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早了一些。
雪太大了,遮天蔽日。本来齐吉答城三面环水,一片开阔地。稍一起风,毫无遮挡,风卷积着雪花,打在脸上,睁不开眼。更严重的是,再大的雪花,终究要落下,要么融化,要么堆积,导致云梯湿滑,无法攀登;马蹄深陷,骑兵跑不动;就连搭弓射箭,也都很困难。努尔哈赤一看,这仗没法打,赶紧下令撤退。
当然,这属于官方的说法。我还看到过另一种说法,根本没下雪,这一仗损失惨重,没打下来。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说法,因为有时候《实录》不见得实录,但凡涉及对皇帝名声不利的记录,都要经过篡改的。如果直接记载战斗失败,恐怕前面那段“先发制人”的经典对白,就得理解为皇帝不听劝阻,导致损兵折将。这种写法,严重有损开国始祖的光辉形象,必须修改。
当然,这仅仅代表我个人的看法。由于当时没有天气预报,即便有,也没有记录,所以那场大雪的无从考证。
不过,不管真相如何,结局只有一个,齐吉答城没攻下来。
班师回城的途中,路过栋鄂部的另一座城寨,名叫翁科洛城(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业主沟乡附近)。此时大概雪已停,但努尔哈赤心里火却燃烧起来,想到自己如此兴师动众,哪能无功而返,干脆就地取材,直接拿它开刀。
基于这种认识,努尔哈赤整顿军马,向翁科洛城发动进攻。
还是老套路,战车、火攻、骑射。城寨周围的悬楼、房屋燃起来,一片火海。经过上一仗,努尔哈赤也打急眼了,亲自登上寨楼,向城内射箭。
以往时候,努尔哈赤打仗跟打猎一样,敌人跟猎物一样,想咋射咋射。
这次,略有不同。
正当努尔哈赤打得酣畅淋漓之际,一支冷箭射穿了他的头盔,刺进了头骨。幸好头盔质量过关,头骨够硬,箭没有刺得太深。这事儿搁一般人,肯定赶紧找个僻静处检查一下伤势如何。努尔哈赤无愧于他的英勇,不是一般的猛,连看都不看,直接把箭拔出来,搭弓射回去,杀死一个敌兵。而且一般人,就算有惊无险,也会有所顾忌。可在努尔哈赤这里,压根儿就没有退缩二字,只能越挫越勇。
然而,俗话说,祸不单行。一转身的工夫,又一支冷箭,射穿了他的铠甲,刺进脖子。努尔哈赤依然勇猛,直接拔箭。
这一次,严重失算。
铠甲依旧给力,脖子依旧坚挺,刺得也不太深。然而,箭的质量不行。当那支箭刺穿铠甲的同时,箭头儿已经弯曲,然后弯曲的箭头儿横着刺进了努尔哈赤的脖子。
拔箭倒也没问题,关键用力过猛。
弯曲的箭,像钩子一样,直接从努尔哈赤脖子上拽下一块肉。瞬间,血流如注。努尔哈赤明白这回玩大了,赶紧从寨楼上爬下来。稍作休息之后,又狂饮了几壶水,努尔哈赤不甘心,想继续战斗,怎奈失血过多,几度昏厥。无可奈何,只好退兵。
修养一段时间,感觉伤势已无大碍,努尔哈赤再度出征,兵锋直指翁科洛城。
这一次,没有意外,一举攻陷城寨。
努尔哈赤对上次的两箭念念不忘,派人对城中的俘虏进行背靠背调查,最终找到了那两个射箭的人,一个叫鄂尔果尼,另一个叫罗科。
当士兵们将已经绑成粽子的两个人带到努尔哈赤面前,准备邀功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努尔哈赤竟然亲手为他们松绑,而且握住两人的手说:“壮士们!你们好样的!”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四目相对,愣得不知如何接话。
可好事还没完,努尔哈赤当场宣布,授予他们“牛录额真”之职。
牛录额真,是“八旗制度”中的一种官职。这个时候“八旗制度”还没正式成型,等后面我们再详细介绍。大家只要知道,“牛录额真”作为最基层干部,一般管辖三百户,只不过,管辖的范围比较复杂,属于军政合一,大到出兵打仗,小到婚丧嫁娶都得管。如果单从军事角度而言,这种编制大概相当于一个营。
两位“营长”经历由要死到生,再到升职,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简直太刺激,激动得热泪盈眶,赶紧跪谢努尔哈赤,并表示有机会一定戴罪立功。
机会,来得很快。
攻克翁科洛城之后,努尔哈赤马不停蹄,直奔齐吉答城。鄂尔果尼和罗科两人果然没有食言,奋勇攻城,射杀不少头目,最终还杀死了城主。攻下城池,努尔哈赤十分欣慰,把原城主的奴仆和财物都分给了他俩。
真正的强者不靠杀人来展现力量,而是明明可以置对方于死地的时候,选择宽恕。杀戮可以让人恐惧,而宽恕才能让人心悦诚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

主题

4

听众

2661

积分

天健车友会

无限期禁止访问

Rank: 7Rank: 7Rank: 7

玩乐豆
0
积分
26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8 11:26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票友_康永聪 发表于 2018-7-17 21:58
(32)【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努尔哈赤率兵攻打栋鄂部的齐吉答城(今辽宁省本溪市恒仁县北甸子乡南部) ...

支持原创,写的真好,凑头到尾都读了,文风诙谐,可以出书了。希望能坚持写完,不做太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8 22:14 |显示全部楼层
lining2100 发表于 2018-7-18 11:26
支持原创,写的真好,凑头到尾都读了,文风诙谐,可以出书了。希望能坚持写完,不做太监。
...

感谢支持!
能不能出版不好说,但应该会写完。

点评

由之  非要整个“书号”,深圳的最便宜。  发表于 2018-7-20 08:03
由之  不一定走什么整个“书号”才可以出书的路径。(太费钱) 可以自行出版,自己发行,有书出版在先,再剽窃?踹死他!  发表于 2018-7-20 08: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8 22:15 |显示全部楼层
(33)【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替妹夫报了仇,又收拾了惹事的邻居,努尔哈赤回到老家,满载着这一年的收获(城寨、人口和牲畜),怀着对下一年的期待,度过了一个安静祥和的春节。
过去的一年,对于努尔哈赤来说,基本还算满意。虽然没有达成既定目标(杀尼堪外兰报仇),但作为一个创业初期的人,业绩已经相当不错。
也就在过去的一年,大概在努尔哈赤讨伐萨木占的时候,广东,东莞,一个小镇,一个人降生。
一个地北,一个天南,看似没有什么交集。
然而,四十多年之后,风云际会,努尔哈赤跟这个人终将相遇。
一个人的命运,在另一个人出生时,便已经注定。
这世上有种东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博之不得,老子称之为“道”,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常常说是天意。
我忍不住透露一下,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袁崇焕,大家暂且记住。关于他们的故事,我们后面会很详细的道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12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23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9 21:57 |显示全部楼层
(34)【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新年伊始,明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春二月,努尔哈赤对界凡寨发动试探性的进攻,大概心里还惦记当年从马儿墩寨逃跑的讷申。想必努尔哈赤对《三国演义》中“华容道”的故事也记忆犹新,懂得除恶务尽的道理。
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努尔哈赤想进一步扩大地盘。界凡属于哲陈部,又一个邻居。可事实上,这次根本不能算进攻,真的只能叫试探,或者查勘,因为他只带了五十个人,其中披甲的士兵只占一半。指望这么几个人攻城拔寨,努尔哈赤还不至于疯狂到这种程度。
虽然攻城不行,但抢点东西还是靠谱的。然而,令努尔哈赤大失所望,对方有准备,而且相当充分。
既然没法下手,只好返回。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对方倒很有礼貌,讷申等人亲自带人来送客。态度倒也不错,只不过队伍壮观了点儿,纠集了界凡、萨尔浒、东佳、把尔达四寨,大概有四百多人。带这么多人来送行,明显不想把努尔哈赤送回赫图阿拉,而想直接送上西天。
想法是好的,执行起来比较困难。因为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努尔哈赤为什么敢来。
自从起兵以来,经过大小数战,善于观察和总结的努尔哈赤,对整个女真部落有了大概的认识:一盘散沙。
不管当年的蒙古,还是现在的大明,长期的民族压制政策,使得原本强大的女真分崩离析。虽然个体仍然强悍,但整体战斗能力不行,不管队伍有多少人,一旦失去领导,立马崩溃。
于是,关于如何对付女真同胞,努尔哈赤早已得出一个结论:擒贼先擒王。而女真各寨首领的战斗力,他心中有数,能跟自己相匹敌的,大概也没有几个。像讷申这种手下败将,根本入不了努尔哈赤的法眼。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他才大胆地带领少量队伍出来溜达。
当然,自信是满满的,撤退却是必须的,毕竟兵力差了将近十倍。
好汉,最大的特点是,不吃眼前亏。
一般撤退的模式,都是领导跑在前面:主将跑的比大将快,大将比骑兵快,骑兵比步兵快,步兵,投降最快。步兵属于硬伤,没有交通工具。那些有交通工具的人,跑路的顺序一般也不会颠倒,因为如果有人比领导跑的还快,我估计,就算跑回去,结果跟不跑也没啥区别。而努尔哈赤绝非一般的领导,因为他扮演的角色是,殿后。
事实上,努尔哈赤相当于杀了个回马枪,正好迎头碰上后面追来的讷申和巴穆尼。追击的队伍跟逃跑一样,通常也都是领导在最前面,但原因可能不大一样,追击时大家倒是都争先恐后,也可以比领导快,说不定还能立功,但无奈领导的马比较好。过去的战马,相当于现在的汽车。领导开的是BBA(奔驰、宝马、奥迪),你弄一个七手的QQ(简称Q7),肯定追不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讷申抡起大刀向努尔哈赤砍来。努尔哈赤下意识一挡,马鞭被砍断。然而,由于追赶过急,出刀过快,又砍空,讷申没刹住车,身体前倾。努尔哈赤乘机回手抡圆了一刀,砍在讷申后背,几乎将其断为两段。
眼见讷申阵亡,巴穆尼赶紧勒马,犹豫该出手,还是调头。
历史的经验告我们,狭路相逢勇者胜。
“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这是何等的凛然,何等的决绝,何等的快意,何等的气魄!”
巴穆尼当然没机会领悟李云龙的精神,并没有及时亮剑。
努尔哈赤却亮了箭。
搭弓便射,速度之快,何等的决绝,令巴穆尼反应不及,应声堕马。
巴穆尼只能成为了一具尸体,何等的憋屈!
看见两位老大已经躺在那儿,后面赶来的追兵都惊呆了,杵在那不敢上前。努尔哈赤扬长而去,竟然没有遭到任何阻拦。
根据《清实录》的记载,这中间,还有的一段儿故事。
在敌军大部队赶来之前,手底下人问努尔哈赤:“我们的战马质量不行,等会儿敌人看见头领被杀,必定穷凶极恶,我们又跑不过人家,咋整?”
努尔哈赤说:“你们等会牵马走,用弓稍在地上拖着,留下痕迹。留下几个人,躲在隐蔽处,务必露出头盔。其余的大部队(没多大)先行翻过那道山岭,生火做饭,喂马,顺便休息一下。我一个人殿后,等退了敌兵,再去追你们。”
手下听后,觉得把领导自己扔下似乎有点不妥,犹豫着不敢动。
努尔哈赤再次重申:“这是命令!”
众人说:“嗻!”,然后按计划行事。
追兵赶到,只见地上躺着的俩头领,不远处一个横刀立马的努尔哈赤,大概明白怎么回事,都不敢上前。有人壮着胆子问:“我主子已死,你怎么还不走?杀人不过头点地,难道还想吃肉吗?”
努尔哈赤放声大笑:“讷申与我有仇,今天得以杀之,吃他的肉,也未尝不可!”
笑声震动山谷,惊鸟四散飞去。
远处有大军刚过的痕迹,隐约有头盔在树丛中闪动。
敌军吓得赶紧后退。
努尔哈赤继续大笑,扬长而去。
看到这段记载,各位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几乎跟张飞在当阳桥的表现如出一辙。至于出自什么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多说。
或许说明这段“实录”并不实,可能经过篡改的,按照努尔哈赤的喜好。当然,也有可能确有其事,因为历史常常惊人的相似。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总而言之,我仍然认为,不需要争论,因为不影响结果:努尔哈赤扬长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10-17 08:36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