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长篇)【原创】翻开历史看大清-一个票友眼中的中国史

[复制链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2 21: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历史票友_康永聪 于 2018-7-12 21:31 编辑

(23)【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五个,后来称为“五大臣”。
第一个猛人,额亦都。
额亦都,钮钴禄氏,生于明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他比努尔哈赤还小三岁,却显得更早熟一点,因为他的不幸,比努尔哈赤经历的还早。额亦都出生在富贵人家(相对来说),本来可以衣食无忧。可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便被人杀害,而他因为躲在邻村,才幸免于难。不过,他报起仇来,比努尔哈赤要痛快得多,直接亲手血刃仇人。
那一年,他只有十三岁。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仇人也是人。按照一般香港“古惑仔”电影的套路,不想偿命,只好跑路。额亦都跑到了姑姑家,因为他姑父是嘉木湖寨(今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附近)的寨主,伊尔根觉罗·穆通阿。有个这样的姑父,一般人恐怕不敢找上门来。
穆通阿有个儿子,名叫噶哈善哈斯虎,比额亦都大两岁。两个表兄弟一见如故,感情如亲兄弟一般。后来噶哈善哈斯虎成了努尔哈赤的妹夫,额亦都却成了努尔哈赤的女婿。女真凌乱的婚姻习惯,让两个发小的关系,在我们看来,比较尴尬。
当然,他们本人可能并不觉得。
至少,在年少时代,他们是快乐的。一起进山狩猎;一起河里捕鱼;一起跃马驰骋在辽阔的原野上。
直到有一天,额亦都遇见努尔哈赤,据说被努尔哈赤的领袖风范所打动,他决定告别欢乐的年少时光,跟着努尔哈赤去闯荡。
姑姑和姑父都反对。
额亦都坚持。
他说:“大丈夫生于世间,定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绝不能碌碌无为。”
他说:“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你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女真的解放而斗争!’”
第一句,是额亦都的原话,第二句,版权属于奥斯托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就这样,额亦都跟随努尔哈赤走了。这一走,忠肝义胆,患难相随再没分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2 21:29 |显示全部楼层
(24)【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第二个猛人,安费扬古。
安费扬古,觉尔察氏,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世代居住在瑚济寨。
在努尔哈赤起兵之初,他的父亲觉尔察·完布禄就在队伍中。期间,有一些人劝说完布禄,跟着努尔哈赤没有前途。他并没有听信所谓的“忠言”,坚定自己的选择。
此时的安费扬古跟努尔哈赤同岁,正值年轻气盛。不过,他的行事作风比较老成,遇事善于思考,随机应变。
他的战略思想为:平时以正为上,军中以智巧谋略。
《孙子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二者不谋而合。
他不仅善于谋略,在忠诚度方面,也完全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一心追随努尔哈赤,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的尽头。
另外还有三个猛人,分别是栋鄂·何和礼、瓜尔佳·费英东、佟佳·扈尔汉。此时他们还没加入努尔哈赤的队伍,大家不妨先记住名字。关于他们的介绍,后面出场时,我们再补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2 21:38 |显示全部楼层
(25)【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然而,三军未动,后院起火。
以爱新觉罗·龙敦为首的一帮族人,对努尔哈赤“起义”的行为很有意见。
这帮人还有个通称,叫五城族人。前面说过,福满的子孙,以赫图阿拉为中心,四周建城,环卫而居,被称为宁古塔(六个)贝勒。努尔哈赤的爷爷觉昌安,作为继承者居住赫图阿拉,剩下的五个支系居外围。虽说同属一族,但地位上有所区别,由此得名五城族人。
一般情况,有意见,可以提。而他们的方式比较极端,直接派人暗算。不是吓唬,玩真格的。连努尔哈赤的贴身保镖帕海,也为此光荣牺牲。
龙敦的父亲,是索长阿。前面我们提到过,索长阿是觉昌安的大哥,也就是塔克世的大爷(读轻声,东北叫法儿)。这样算起来,龙敦和塔克世的关系自然就是叔伯兄弟。因为龙敦稍长一岁,又在自家男丁中排行老四,所以,塔克世管他叫四哥。
这样的话,努尔哈赤要叫龙敦四大爷。
那么,四大爷为啥要找努尔哈赤的麻烦呢?
其实也好理解,虽然觉昌安和塔克世去世了,但整个家族的长辈还都在,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孙子辈的出头?更何况,如果报仇的话,势必会招惹朝廷。建州女真这些年遭受的迫害已经够多,好不容易过两天好日子,这小子又出来折腾,还让不让人活?既然你不让我好好活,我就代表女真消灭你。
所有的矛盾,大概就这么个逻辑。
额亦都、安费扬古时刻提高警惕,不敢放松。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活捉了一个刺客。而且,刺客对主谋、目的供认不讳。出人意料的是,努尔哈赤却说:“放了他吧,一家人不要结怨(纵之,毋植怨也)。”
面对族人的挑衅,努尔哈赤也处处谦让。
由于努尔哈赤的这份真诚,打动了五城族人,他们决定暂时放弃刺杀行动。当然,从后来的发展看,他们并没有彻底死心。
不管怎样,后顾之忧总算暂时解除。
有了装备(十三副铠甲),有了好帮手(不多),有了安定的后方(表面上),努尔哈赤誓师起兵,宣布要干掉那个仇人——尼堪外兰。
这一年,公元1583年,明万历十一年,努尔哈赤二十五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2 21:39 |显示全部楼层
(26)【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不过,先等一下,努尔哈赤似乎犯了逻辑错误。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尼堪外兰跟他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这位城主对他爷爷和父亲的死,既没有主观意愿,也没有客观实施,充其量意外的充当了帮凶而已。其实,真正的凶手只有一个。这个人不仅直接导致了他爷爷和父亲的悲剧,还间接的导致了他姥爷的死亡。
真正的仇人,李成梁。
如果说报仇,努尔哈赤最应该找李成梁。可是,他没有。原因很简单,他还不傻。当时直接挑战李成梁,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被结果。
李成梁确实猛。
后来《明史》评价:“边帅(李成梁)武功之盛,两百年来所未有”。
中国历来有“为前朝修史”的传统,所以说《明史》实际上全部是由清朝人编辑的。最终定稿的总编名叫张廷玉,后面我们会说到。总而言之,经过几轮删减,对李成梁的评价还能如此之高,其当时的功绩,可见一斑。
另外,还需要介绍一下,当时有个官衔,叫做蓟辽总督。用现在的话讲,相当于蓟辽军区总司令。“蓟辽”并不是地名,而是一个地理概念。大概从今天的河北开始,一直划到辽东大部分地区。如此大的一片管区,属大明军事重地。
明代伟大的军事家、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王守仁(王阳明)同志曾说过一句话:“大明虽大,最为紧要之地四处而已,若此四地失守,大明必亡。”
他所讲的四处,指的是宣府(今河北宣化)、大同(今山西大同)、蓟州(今河北蓟县一带)、辽东(今辽宁省大部)。四个地方,为了方便集中管辖,只设了两个最高长官——宣大总督和蓟辽总督。
由此可见,蓟辽地区军事地位相当之高。既然如此重要,当然不能靠一般的人把守。
蓟辽总督下辖几个重镇,但从字面来看,最突出的无外乎蓟州和辽东两处。时任蓟州总兵,名叫戚继光。
如果有人没听过戚继光的大名,或者认为他曾经堵过枪眼,那我劝你可以先放下本文,去恶补一下历史常识。
虽然戚继光本人很伟大,但在这个故事里恐怕也只能当个配角。
我只简单介绍一下:
戚继光,男,汉族,明代杰出的军事家、书法家、诗人、民族英雄。
说他是民族英雄,具体点儿可以称为抗日英雄,在当时应该叫抗倭英雄。中、日两国的恩怨由来已久,因为小国岛民从来不甘寂寞。全文的最最开始,我们提过,嘉靖年间,倭寇猖獗。后来,戚继光和他的戚家军,经过大小数战,打得倭寇闻风丧胆。
《明实录》评价:“血战歼倭,勋垂闽浙”。
现在电视里播出的某些抗日神剧,基本上可以归为玄幻类型。经常见主角手持双枪,有打不完的子弹,单枪匹马勇闯鬼子老巢,然后杀尽敌人,全身而退。如果真的能这样,那小鬼子还能在中国呆八年,确实挺不容易的。关键这种神剧反而会误导年轻人,以为战争非常有趣。有良知的导演,应该尽可能展现战争的残酷,让人们远离它。我觉得,与其那样玄幻的演绎,还不如多拍点戚继光的故事,最起码能算现实主义题材。
完成了抗倭任务,戚继光被借调到蓟辽地区,担任蓟州总兵一职,负责训练队伍,防御大明北边。和他在同一地区,并肩作战的辽东总兵,便是李成梁。而且据说在当时,无论声名,还是战斗力,戚继光都在李成梁之下。
从这个角度,大家也可以推导一下,李成梁究竟有多猛。
面对这样的猛人,努尔哈赤除了心痛,也只能蛋疼。
痛定思痛之后,努尔哈赤决定曲线救国,先找一个替罪羊。对于这个角色,尼堪外兰再合适不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听众

3205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玩乐豆
0
积分
320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3 07:4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论坛好像不怎么稳定,页面无法打开,未能及时更新
有继续关注的朋友,可以到新浪博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2

主题

95

听众

1万

积分

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玩乐豆
0
积分
15944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3 11:02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原创,标明原创,用大号红字,这样醒目。
现在网上随意剽窃别人原创文章的人太多了。你要小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4 17:24 |显示全部楼层
moss 发表于 2018-7-13 11:02
如果是原创,标明原创,用大号红字,这样醒目。
现在网上随意剽窃别人原创文章的人太多了。你要小心。 ...

谢谢提醒,非常感谢。
可好像也没办法,所有的方式,只能防君子不防小人吧。
不过,我打算要写的东西,跨度数千年,耗时至少三十年。
如果真的有人要剽窃我的话,恐怕他也要用后半生来关注我了吧,嘿嘿。
再次非常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4 18: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历史票友_康永聪 于 2018-7-15 16:13 编辑

(27)【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于是,临时演员再次出场。
出场的方式,逃跑。
其实,努尔哈赤想找尼堪外兰很简单,直奔他的老巢图伦城(今辽宁省抚顺市抚顺县北部)即可。然而,简单的问题,复杂了。因为等努尔哈赤到那里时,发现尼堪外兰已经拖家带口跑路。排除努尔哈赤突然脑子抽筋,提前把进攻计划通告给对手的可能性外,还有一种可能,有内鬼。
内鬼名叫伊尔根觉罗·诺米纳,萨尔浒城(今辽宁省抚顺市大伙房水库附近)主卦喇的弟弟。
诺米纳是在努尔哈赤起兵之初来归附的,和他一起来归的还有嘉木湖寨主噶哈善哈斯虎(额亦都的玩伴,继承父业),沾河寨主郭络罗·常书及其弟扬书。
对于他们的到来,努尔哈赤相当重视,就如同今天公司起步时一起创业的老员工,来之不易。努尔哈赤特意杀牛祭天,与他们歃血为盟。不仅如此,努尔哈赤将自己同母的亲妹妹嫁给噶哈善哈斯虎。
盟誓之后,诺米纳率先违约。
按说诺米纳与努尔哈赤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没有必要出卖他。如果真和努尔哈赤过不去,干脆不来投靠,何苦落个背信弃义的骂名。之所以还要违背誓言,因为诺米纳有个弟弟叫奈喀达,而奈喀达有个朋友名叫龙敦。
绕来绕去,还是家里那点事儿。
不管怎么样,来都来了,该打还得打。在额亦都等人凶猛的攻势下,努尔哈赤最终拿下图伦城,得胜而归。
然后,努尔哈赤得到消息,尼堪外兰逃到甲版城。
再然后,尼堪外兰得到消息,努尔哈赤要攻甲版城。
不用问,诺米纳保持了一贯性,帮人帮到底,再次走漏风声。尼堪外兰再次带着妻子和部众外逃到鹅尔浑城(今辽宁抚顺市抚顺县东部)。努尔哈赤再次扑空,只好收拾尼堪外兰的残部和辎重后,再次返回。这一段用了好多个“再次”,只想表达一个问题,努尔哈赤很憋屈,后果很严重。
俗话说,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努尔哈赤相信这句话,但如何能做到事不过三,他自然有自己的方法。
话说诺米纳自知犯错,而且不止一次。虽然努尔哈赤没有兴师问罪,但他心里没底,于是,他主动邀请努尔哈赤一起攻打家门口的把尔达城(今辽宁抚顺大伙房水库东南部),以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努尔哈赤欣然前往,与其合兵巴尔达城下。
攻城之前,努尔哈赤对诺米纳说:“兄弟,你先上,我掩护。”
诺米纳有些犹豫,以己度人,因为自己曾出卖过努尔哈赤,所以努尔哈赤也有可能出卖自己。所谓“掩护”,也许会变成“抄后路”。
努尔哈赤似乎看出诺米纳的犹豫,主动热情地对他说:“你有难处的话,就我先上,你掩护。”
诺米纳没想到努尔哈赤如此真诚,反而觉得不好意思。本来自己犯错在先,人家如此积极。他开始惭愧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于是答应:“好,就按你说的办。”
听了他的话,努尔哈赤倒有些犹豫,说:“我先上,倒没问题,可你看我手下人这些装备,是不惨点儿?”
诺米纳说:“有点儿惨,不过不要紧,用我的。”
接下来,双方进行了武器交接,互相握手,互道珍重。
诺米纳兴奋地说:“万事俱备,可以进攻!”
努尔哈赤平静地说:“不必了,敌人已经缴械。”
还没等诺米纳反应过来,事先准备好的额亦都等人冲出来,控制住了诺米纳和他弟弟奈喀达。
处理结果,杀。
只有死人,才能再不犯错。
随即,努尔哈赤调转马头,进攻诺米纳的老窝萨尔浒城。
萨尔浒城的部众知道头目已死,无心反抗,干脆投靠了努尔哈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4 18:15 |显示全部楼层
(28)【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然而,得胜后的努尔哈赤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后方传来消息,瑚济寨被人打劫。
安费扬古怒了,竟然有人敢偷袭他的老家。
努尔哈赤当即下令,必须收拾他们。
安费扬古主动请缨带领十二轻骑,快马加鞭,追赶劫匪。追上之后,却只夺回了部分财物,并没有更激烈的冲突,因为安费扬古选择了冷处理。之所以如此处置,大概有两个原因:第一,对方人数远远多于自己,第二,双方互相认识。
原来劫匪的领头人名叫康嘉,爱新觉罗氏。康嘉的父亲,名叫宝实。如果大家还记得,宝实在“宁古塔贝勒”中排行老六,而且有个四哥叫觉昌安。好吧,又来了,宝实是努尔哈赤的六爷爷,而康嘉则是努尔哈赤的堂叔。
还有个带路人,名叫李岱(履泰),爱新觉罗氏,兆佳城主(今辽宁新宾下营子赵家村)。这个来头更大,李岱(履泰)的父亲叫索长阿,四弟叫龙敦。李岱是索长阿的长子,努尔哈赤的大伯父。
总结起来,这次行动由康嘉牵头,兆佳城主李岱带路,各单位通力合作完成的。
还有个奇怪的问题,大家都是“五城族人”,怎么会需要带路?答案是,各单位中有外人——哈达部。
这就有点过分了,之前再怎么有矛盾,也只能算家族内部矛盾。现在他们居然找外人来掺和进来,对于努尔哈赤来说,绝对不能容忍。
然而,能不能容忍是一回事,能不能处理又是另一回事。
这种局面,让我想起了《建国大业》里面孔令侃对蒋经国说的那句话:“扬子公司都是孔家的产业,你有本事连我父亲也抓了啊?!”
中国式的家族关系,弄来弄去最后就剩三个字,没法弄。
努尔哈赤不是蒋经国,他真有本事。
于是,明万历十二年(公元1584年),正月,努尔哈赤向兆佳城进发,直指李岱。实质上,也在敲打他后面的五城族人。
天公不作美。
北方的冬天,本来就天寒地冻,又赶上下大雪,走到刚哈岭,山险路滑,难以行军。众部将劝努尔哈赤先回去,改日再来。
努尔哈赤说:“李岱,本属我同姓族人,居然勾结外人来陷害我,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教训他,怎么可以轻易饶恕?”
这一番话,足矣说明努尔哈赤的智慧。一家人,无论打成什么样,都属于内部矛盾,都可以原谅(纵之,毋植怨也)。不过,关键时刻必须一致对外。如果有人勾结外人,吃烙饼卷炸丸子——架炮往里打,就必须收拾,以儆效尤。
别说下大雪,就算下刀子,也得去。
经过艰难跋涉,终于来到兆佳城下。
然而,又拜龙敦所赐,李岱早有准备。他的部众擦亮了弯刀,吹起号角,准备迎战。
当然,这一切也在努尔哈赤的意料之中,敢打就不怕他有准备,非要当面锣对面鼓教训他一顿。努尔哈赤亲自督战,正面攻城,很快便攻克了兆佳城,并活捉了城主李岱。
这是《清实录》的官方说法。
另有一说,努尔哈赤和安费扬古趁着雪夜,夜黑风高,摸进兆佳城,活捉李岱,并且劝降了他的部下。
按努尔哈赤平时打仗的风格来看,官方的说法显然比较靠谱;以安费扬古的性格,偷袭也有肯能。不过不管怎样,都只是方式方法问题,结果只有一个:攻占城池,活捉城主。不过,念在同族的份上,努尔哈赤没有杀李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听众

13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3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5 16:16 |显示全部楼层
(29)【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卷】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努尔哈赤的亲妹夫、额亦都的发小,噶哈善哈斯虎半路中了埋伏,被人杀害。
历史有时候像一部机器,而其中的人,更像零件。一旦机器开始运作,零件只能跟着运动。究竟向着什么方向发展,零件根本无法决定。努尔哈赤原本只想为父亲和爷爷复仇,结果起兵之后,一仗接着一仗的打,越打似乎越偏离初衷,可似乎又不打不行。
杀害噶哈善哈斯虎的凶手叫章佳·萨木占,是努尔哈赤继母的弟弟,相当于努尔哈赤的舅舅。有人可能疑惑,前面我们说,努尔哈赤的继母姓哈达那拉,怎么弟弟姓章佳呢?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的继母只是王台(哈达那拉·万)的养女,哈达那拉自然是后改的姓。
表面上看,这属于继母家族同努尔哈赤的早年恩怨,而实际上,萨木占的背后,依然有一个人的影子,叫做龙敦。看来,这位四大爷一门心思跟努尔哈赤作对,乐此不疲。之所以努尔哈赤一直没有收拾他,一来可能不想直接撕破脸,二来因为族里反对人太多,龙敦又一直暗箱操作,有些事也许确实也没发现由其主谋。
不过,对于亲妹夫的死,努尔哈赤非常愤怒。他咬牙切齿,发誓要手刃仇人。可当冷静下来之后,他发现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妹夫的尸体还在人家那边。
虽然女真人不像中原汉人那么多礼数,但绝没有暴尸荒野的习惯,也知道入土为安、叶落归根。
努尔哈赤决定先把尸体寻回来再说。
许多亲戚知道其中原委,两边都不想得罪,不愿一同前往。努尔哈赤只好带着几个随从前去寻找。途中遇到一位族中长辈,劝他说:“族人如果跟你没矛盾,怎么会杀你妹夫?(族人若不怨汝,焉肯杀汝妹夫)我劝你还是别去,省着让人害了性命。(汝勿往,恐被人害)”我看好多书上写这段,可能引用同一出处,都说长辈出于好心,怕努尔哈赤被害。可我总觉得这位长辈明显想挑事儿,至少属于看热闹不怕事大。仔细分析,这句话包含了两层含义:
第一,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你妹夫被杀是有原因的。
第二,你敢去,就弄死你。
杀人还杀出道理来啦,努尔哈赤彻底愤怒到了极点,披甲跃马,冲上城南山岗,拉满弓箭,环顾四周,随即冲进族人城内大吼道:“跟我有仇,不用玩阴的,谁想杀我,赶紧来,我就在这等着!!”(有杀吾者可速出)
结果,当然没人敢出来。
努尔哈赤找到噶哈善哈斯虎的尸体,带回自己家中,将其入土安葬并举行隆重葬礼。
期间,额亦都表示沉痛哀悼。的确非常沉痛,这次打击直接让他生了一场大病。不过,为了送儿时的伙伴最后一程,他仍坚持出席,并再三恳请努尔哈赤,务必要报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12-18 21:4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