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长篇)【原创】翻开历史看大清-一个票友眼中的中国史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 21:02 |显示全部楼层
(7)

又过了许多年,大约在大明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神奇家族的接力棒传到了斡朵里部的孟特穆(又名猛哥帖木儿)手里。
当时,他十五岁,却有着非同一般人的领导才能,智勇双全、果敢刚毅。部族所有的事务都由他亲自处理,而且轻重缓急井井有条。在他的领导下,部落虽然强大,但他本人并不好战。为了躲避“野人女真”的侵袭,他带领部族迁徙到了高丽境内。
可惜生逢乱世,哪里都是是非之地,高丽也不安定。公元1392年,高丽内臣李成桂叛乱,推翻高丽政府,自立为王,将国号又改回朝鲜。
与此同时,隶属大明的女真建州卫指挥使阿哈出也听说他的能力,多次邀请他“回国发展”。一面是“三千里”的小朝鲜,一面是幅员辽阔的大明,但凡正常思维的人都知道大明这边比较施展的开。更何况比起叛徒李成桂,同为女真同胞的阿哈出更值得信赖。
经过权衡,孟特穆最终将部族归入建州卫,成为大明边防军的一部分。
没过多久,经阿哈出强力推荐,大明永乐帝朱棣批准,孟特穆所部从建州卫中析出,另置建州左卫,孟特穆升级为建州左卫指挥使。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卫”属于明朝军队编制一种名称,一个卫规定有军队五千六百人,其下管辖有五个千户所,再下面还有百户所、总旗及小旗等单位。卫指挥使为一卫的最高长官,正三品。人数上来讲,五千多人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个旅。不过按照职级,应该相当于军分区司令员。
事实上,这位司令员手底下并没有多少人,整个部族也不几百户而已。还有个严重的问题,虽然他已经归附大明,但族人大部分还在朝鲜。朝鲜王李成桂虽然自己是叛徒,但也不容许别人叛变。
预感事情不妙,雷厉风行的孟特穆没有犹豫,果断选择迁徙(跑路)。
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许多言情小说、电视剧里,经常有这样的台词。孟特穆总这样来来回回,自然有人不爽——他的老对手“野人女真”。尽管孟特穆尽量避免争斗,最终还是意外陷入敌人重围。他奋力抵抗,怎奈寡不敌众,壮烈牺牲。
对于部族来讲,天塌了。族人要么战死,要么四散奔逃。
对于大明来说,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处理意见非常简单,换人。朝廷任命孟特穆的弟弟凡察为指挥使,代为管理建州左卫的事务。
然而,这个简单的决定却为一场纷争埋下了伏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1 22:34 |显示全部楼层




(8)

不久之后,有人对此提出了异议,他便是孟特穆的儿子董山(又名充善)。董山本来排行老二,结果大哥跟老爹孟特穆一起战死,自然成为家族兄弟中最年长的。在那次突围战斗中,董山虽然没有战死,却被“野人女真”俘虏,所以明朝廷换人时并没有考虑他。不过历史总是充满戏剧性,董山居然被释放了。
其实这倒也没什么,毕竟卫所的长官本应由大明朝廷指定,并未规定要传给儿子。可问题是董山手里有一样东西,建州左卫的卫印,相当于现在的公章。那时的公章管理还比较严格,只能由朝廷颁发,民间不存在私刻印章的行当,不像现在造假那么方便。原来明朝廷任命凡察时,以为卫印已随孟特穆的战死而丢失,也懒得去找,干脆重新刻了一枚。
这下麻烦了,一个卫,两个印。
大明朝廷的第一反应是让董山上交卫印,打算按“最后一次正确配置”处理,由凡察接着干。可董山不干,多次向大明朝廷详细的阐述建州左卫的情况,表明自己才是最合法的继承人。这下朝廷有点为难,如果硬逼董山交印,恐怕难以就范;让凡察交,更不现实,他本人愿不愿意暂且不说,印章毕竟是朝廷发的,这等于打了自己的脸。
问题固然要解决,可脸面更重要。
不过,事情就这么拖着也不行,万一哪天双方撕破脸打起来,势必造成混乱。其实由谁来主管,对朝廷来说,无所谓。边疆安定团结,才是第一要务。本着这一原则,朝廷采纳特派调解员的建议,从建州左卫中再分出右卫。左卫由董山管理,右卫由凡察管理。
至此,最早的建州卫已经被一分为三:建州卫、建州左卫、建州右卫,这就是史上所谓的“建州三卫”。
旧印不用交,新印不作废,一人管一卫,看似皆大欢喜。
不过,同样的事放在不同人身上,结果往往不太一样。凡察非常满意,年年向明朝廷纳贡,只要不忙,肯定亲自带队去拜码头;董山不太满意,心里怨恨朝廷的处理太草率,说白了根本没把他爹的死活当回事儿。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想给大明朝廷点颜色看看,无奈实力不济,只好隐忍。
既然不能为敌,总要争取点实惠。不久后,董山向朝廷请求开马市。
所谓马市,听起来像买卖马匹的市场,实际上啥都可以交易。它是中原王朝对少数民族安抚政策的产物,一个以物易物的场所。比如像女真这样的民族,虽然战斗强悍,但生产不行,主要以原始的农耕、狩猎为主。手工业,几乎没有。天天山珍野味、牛羊肉,总有腻的时候。享受生活,还需要茶叶、调料、瓷器、还有锅碗瓢盆这些东西。
自己不能生产,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直接抢,要么跟别人换。
直接抢最简单,零成本,不过风险大,甚至要搭上性命。关键还不一定总能成功,一旦失败,可以说赔了夫人又折兵;跟别人换,虽然有所付出,最起码旱涝保收。
中原王朝为了防止自己总挨抢,也希望通过和平的方式交换。
于是,马市应运而生。在通过它,女真人可以拿马、牛、羊等牲口,或者野生动物的毛皮,又或者人参,在官府指定的地点,换所需的生活用品。
除此之外,大明的马市还有个更重要的功能,朝廷会根据来市的少数民族首领职位的高低,另给不同的抚赏。既能换物,又能拿钱,何乐而不为。董山的部落沾了马市的光,生活稳定,人口持续增长,一派繁荣景象。
人的痛苦来源于欲望不能满足。
而仇恨,又是一种没有被满足的欲望。
从这个角度讲,董山非常痛苦,因为他一直想要报复。
皇天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
大明朝廷出事了,而且出了大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2 10:09 |显示全部楼层
(9)

事情的原因似乎有点说不通,也源于马市。

我们刚才说过,马市对于处理少数民族关系起到相当积极的作用。那么,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出问题呢?

因为我们之前忽略了一个细节,就是交换的基础。现代社会的交易,或者所谓的契约精神,它的基础原则是平等。大明和少数民族之间的交换,看似以物易物,公开、公正、公平。可事实上,并非如此。问题关键在于,定价权。

以物易物固然简单,但也得有个标准。少数民族带来的东西在马市究竟如何交换呢?

具体操作方法:以马为例,将其分出等级,每个等级定不同的价格,一般用大米、布匹、手工制品这类东西结算。

然而,每个等级到底给多少东西,大明朝廷说了算。

刚开始还好,尤其朱元璋、朱棣时代,大明建国伊始,百废待兴,畜牧业也不怎么发达。国家打完了外战打内战,对马匹(战马)需求量比较大,给出的价格自然也高。到后来,随着生产恢复,国家安定,需求量明显下降,价格也越来越低。

当然,除了官方定价,少数民族也允许跟当地老百姓私下交换,比如换点农具啥的,不过可惜,价格也提不上来。这倒并非大明百姓故意刁难,确实是纯市场经济的因素,供求关系决定的。

随着边疆马市逐步开放,来内地交换的畜牧产品也逐年增加。可老百姓的消费能力毕竟有限,何况当时烧烤行业也没像今天普及,长此以往的话,恐怕“天苍苍,野茫茫,满城上下尽牛羊”了。

因此,老百姓对交换的热情也不高。热情下来了,价格也随之下来了。周围的少数民族难免有些情绪,但也没有办法。买卖是大明朝廷开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不能讲价,爱换不换。用现在时髦一点的说法,有点类似于寡头垄断。只能说明当时的大明帝国够强,一般人也不敢吭气。

可偏偏碰上了不一般的部落,瓦剌。

这个名字倒不十分响亮,想必大家也没怎么听过。不过它的前身却如雷贯耳,就是蒙古帝国,或者干脆说元朝。自从蒙古贵族被朱元璋赶回到大漠放羊之后,实力大不如前,而且因为继承人问题又导致了分裂,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准确说是三部分),东部集团被称为鞑靼,西部就叫瓦剌。
又偏偏这个时期,瓦剌出了个不一般的人物,名叫绰罗斯·也先。

事实上,也先同志并非瓦剌的最高领导人(大汗),只是太师。

太师在古代位列三公(太师、太傅、太保)之首,不过这个职务在当时来讲,属于位高权不重,一般只设虚衔,无实际职权,多用于死后追封,以表彰大臣的功劳。

也先不大一样,他有实权,甚至连太师的名号都是自封的。因为他手握兵权,控制着瓦剌各部。数百年之后,熟读二十四史的毛泽东先生,对于这种情况做出精辟的总结——枪杆子里出政权。

也先不仅是个有权力的人,还是个有理想的人。他的理想,是恢复祖上的基业。为了实现它,也先必须与大明为敌。

我很小的时候就追过一部美剧(当时叫译制片),中文名应该叫《糊涂侦探》,也许叫别的名儿,因为太久远,记不清了。反正剧中的男主角当时翻译叫麦克斯韦▪精明,中情局特工,代号86号。他虽然名叫精明,但人好像特别二。幸好每次执行任务时,还经常有个代号99号的女特工协助他,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记得有一集,86号和他的上司,向美国总统汇报工作,在场的还有几个将军。

其中一个将军报告说:“外面有印第安人在游行示威,想要回属于他们的土地。”

当时86号顺口说:“那就还给他们好了。”

然后气氛就变得非常尴尬,他的上司只好低头掐鼻梁,总统表情也很无奈。只有86号没有察觉,还莫名其妙地看着大伙。

最后一个将军非常严肃地说“全部都是他们的!”

大明和蒙古的关系,大抵如此。

至少在也先看来,大明的土地,本来都属于蒙古帝国。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要重新登上历史舞台,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作为攻擂选手,也先率先发难,以贡马价格过低、抚赏过少为借口,分兵四路,大举进攻中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3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10)

大明这边守擂选手,明英宗(庙号)朱祁镇。朱祁镇倒还算个好皇帝,至少算个好人。他九岁登基,少年老成,在祖母(张太皇太后)和托孤重臣的辅佐下,将大明治理的倒也井井有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随着祖母和老臣相继去世,上天又给他安排了一个新的助手。在这个助手的积极努力、尽职尽忠的辅佐下,朱祁镇的治国能力大打折扣。这个助手,便是大明史上著名的太监,王振。
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明朝,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太监”。明朝确实是个“监”人辈出的时代,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我想说,神奇的皇帝年年有,该死的太监特别多。甚至就连七下西洋的航海家,立下丰功伟绩的郑和也是太监。不得不说,这个朝代确实挺神奇。
本来开国皇帝朱元璋同志担心“祸宦”的问题,曾在宫内立下铁牌警告后代:太监过问政事,直接呵斥(内侍微及政事,立斥之)。可惜老话说的好,怕啥来啥,大明的太监一个赛一个乱政。
其实太监这种职业,对于男人来讲,并不怎么光彩。历史上绝大多数的太监是被迫的,要么从小被人送入宫,要么生活所迫,要么犯罪受罚,又或者平定外族叛乱被抓的俘虏(比如郑和)等等。反正总的来说,很少有自愿的。
王振就是自愿的,至少很主动。
绝对的少数派,莫大的勇气。
在主动的少数派当中,后来还出了个众所周知的魏忠贤,号称九千岁。皇帝称万岁,他比皇帝才小一千岁(实际上只小一百岁,【全称九千九百岁爷爷】),猖狂程度可想而知。
从他们的经历,可以看出,凡事只要够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肯定能做好。
王振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因为他“申请入宫”之前是地方的教员。在当时,太监文化普遍偏低,基本属于“小学三年级以后就函授”的水平。跟其他人比起来,王振相当于教授。好不容易有这样的“人才”,当然不能浪费,他被选为东宫局郎。而其工作的重点在于,陪太子读书。当时的太子,碰巧是朱祁镇。从某种程度来讲,王振相当于朱祁镇的玩伴兼“老师”。
其实,王振能独揽大权、干预朝政,无外乎两个原因。
其一,和朱祁镇比较亲近;其二,孩子都听老师的话。
当时王振权势到底有多大,就不必细说,毕竟咱不聊明史。只说明一点,前面提到朱元璋立下那块“太监不得干政”的铁牌,就是被王振拆掉的。这都敢动,其他的,大家可想而知。
上有皇帝言听计从,下有大臣阿谀奉迎,太监做成这样,也算到了极致。然而,他并不满足。国内的事管够了,又要管国外的。放眼大明周围,最有实力的莫过于蒙古。本着专挑硬骨头啃的精神,王振毅然决然地跟也先挑起了事端。
莫名其妙登上擂台的朱祁镇,惊讶地发现自己还要亲自动手,因为王老师极力劝说他御驾亲征。更莫名其妙的是,朱祁镇竟然同意了。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经不起忽悠。由于临时决定,大明的主力部队大多在外地,一时难以集结。王振害怕夜长梦多,加班加点临时拼凑了二十万大军,号称五十万,随即出发。
行动如此迅速,只能说明王老师根本不懂战争。
前两天听过一个笑话:有个孕妇怀孕三个月,肚子不见长,只长胸围。
孕妇着急,去庙里问禅师。
禅师说:“恭喜夫人,这孩子是武曲星下凡,必为大将之才。”
孕妇大喜:“何以见得?”
禅师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所谓战争,说白了两个国家掐架,但实际上拼的是粮饷。可恨的王振以为打群架,凑够人数就行。可怜的朱祁镇带着这样一支部队,迈向了人生的深渊。
过程我们就不细说,最终明军被也先部队重创,损失殆尽。
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将永远被历史记住,它叫土木堡。
这次事件便是著名的“土木堡之变”,发生在明正统十四年(公元1499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9

主题

6

听众

5055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玩乐豆
0
积分
5055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3 15:4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9

听众

268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

玩乐豆
0
积分
268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4 09:08 |显示全部楼层
把历史能够讲成小说一样,好看,楼主请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4 14:28 |显示全部楼层
(11)

“土木堡”的结果:
皇帝朱祁镇被俘。
英国公张辅,泰宁侯陈瀛,驸马都尉井源,平乡伯陈怀,襄城伯李珍,遂安伯陈埙,修武伯沈荣等战死。
都督梁成、王贵,尚书王佐、邝野,内阁大学士曹鼐、张益,侍郎丁铉、王永和,副都御史邓棨等百余名朝廷重臣战死。
二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只有一个好结果,王振乱军中被杀。
列出来的这些,都是表面的。更深远的影响在于,大明数年积攒的家底儿,以及天朝的威严一扫而空。真可谓“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其实这些倒也不要紧,没钱可以再赚,没人可以再培养,关键得有时间。
然而,对于大明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也先手里不仅攥着“肉票”,而且目标直指京城。
危在旦夕。
不过大明气数未尽,也先没有成功,京城保卫战并未重蹈土木堡的覆辙,因为出现一个彪炳史册的人物——于谦(不是郭德纲的师哥)。
几家欢乐几家愁,发愁的自然是大明,欢乐的却不止也先。种种迹象表明,建州女真也参与了这次事件,暗中与瓦剌取得联系,而且董山的叔叔凡察直接出兵攻打抚顺。董山虽然没直接出兵,但也用实际行动支持了也先。在大明和瓦剌交战的同时,董山在边境一直孜孜不倦地干一件事儿,抢劫。
只不过,他的所作为,明史记载比较少。原因很简单,事儿太小。
这一年发生的事太多,大事太多:皇帝让人绑架(土木堡之变),京城差一点守不住(北京保卫战),新皇帝还要登基(明代宗朱祁钰),地方武装叛乱(太平军)。相比之下,边境丢点东西,简直微不足道。董山本来因为不受重视而报复明朝廷,结果报复来报复去仍然不受重视,着实有点可悲。
然而,此时在董山眼里,看到的没有可悲,只有实惠。于是,他继续抢劫。直到大明景泰年间(朱祁钰执政),才有所收敛。
倒不是董山想收手,而是不得不收,因为大明缓过来了。
朝廷派人招抚董山,告诉他,以前的事可以既往不咎,以后不要再犯。董山表面答应,并送还了部分非法所得,但背地里干的还是还俩抢仨的买卖。
这也不难理解。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当轻而易举的抢劫成为一种习惯,突然不让抢,思想很难转变。
转变不了思想,只能装换思路。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董山又把手伸向邻居,建州三卫的另外两卫。
建州卫的领导李满柱,当时已经六十多岁;而建州右卫,董山的叔叔凡察已经去世,新领导是凡察的孙子纳郞哈。一个老头儿,一个孩子,自然无法与董山抗衡。实际上,董山已兼管三卫事务,大有统一建州女真之势。
然而,董山不懂,枪打出头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4 18: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历史票友_康永聪 于 2018-7-5 09:57 编辑

(12)

大明朝廷自然不愿看到一家做大的局面,喜欢分而治之。明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作为都督同知(从一品)的董山,带领建州女真的贵族进京纳贡。成化帝朱见深借机发布敕谕(一种提出要求或者训诫的诏书),敲打一下他。
原文如下:
“尔等俱是朝廷属卫,世受爵赏,容尔在边住牧。朝廷何负于尔,今却纵容下人,纠合毛怜等处夷人,侵犯边境,虏掠人畜,忘恩背义。论祖宗之法,本难容恕。但尔等既服罪而来,朕体天地好生之德,姑从宽宥。今尔回还,务各改过自新,戒饬部落,敬顺天道,尊事朝廷,不许仍前为非。所掠人口,搜访送还,不许藏匿。若再不悛,必动调大军问罪,悔将何及。其省之戒之。”
我一直觉得文言文读起来比较舒服,言简意赅,铿锵有力。据说当年胡适在北大倡导白话文,曾当场举例,说明白话文比文言文简单。我觉得,只不过是例子举的恰当罢了,文言文比白话文简单的例子,也不胜枚举。
古人其实很聪明,文(书面)、言(说话)不一致,是有道理的,并非吃饱了撑的。因为语言会随着时代变化,尤其日常说话,经常会冒出什么“蛋疼”、“你妹”这样的新鲜词。古人深刻地懂得,流行的东西,往往不能长久。过了几代,这些词可能被大家忘却,如果写在书上,后世可能看不懂。【请注意:当时没有互联网】
因此,聪明的祖先们将文、言分开,不管社会上流行什么样的话,书面语都基本不变。后世人只要掌握基本规律,就可以轻松阅读记录,知道数代之前的故事。
不管怎么说,上面这段诏书,我还是要简单的翻译一下,皇帝说:“你们这些人都是朝廷的卫所管理者,世代领爵位和封赏,朝廷哪里对不起你们?结果你们纵容下属胡作非为,简直忘恩负义,按照祖宗的法度,本来不应该宽恕,但朕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暂时放过你们。回去以后,务必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不要抢劫,不要对抗朝廷。如果不听话,将来必定大军征讨,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董山听到这些训话,心里当然不舒服,但毕竟在人家地盘上,只好忍气吞声。然而,忍耐毕竟是有限的。刚一离开宫廷,董山便破口大骂,诅咒回去后加大抢劫力度。不幸,隔墙有耳。明朝的特产除了太监,还有锦衣卫,一个极其强大的特务机关。据说当年朱元璋连大臣晚上说啥、早上吃的啥,都了如指掌,靠的就是他们。这些反动言论,很快传到朱见深耳朵里。
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返程途中,董山被缉拿归案,押解到广宁(今辽宁北镇)。董山本以为,大明朝廷只是吓唬他一下。可没想到,他再也没能回到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不仅如此,还给那片土地上生活的同胞带来巨大的灾难。
同年,九月,大明朝廷下令朝鲜联合出兵,对建州女真部落实施围剿。只可惜建州女真并没有出现于谦那样的人物,组织起像样的保卫战。
仅这一次,便是毁灭性的。
以左卫为首的女真人,遭受巨大灾难:房屋农场被焚烧,粮食遭烧掠,马匹被掠夺,部众被杀俘,头目遭斩杀。三卫加一起光斩首就六百多,其余人逃进深山老林,才幸免于难。总而言之,焚荡殆尽,部落残破。
与此同时,董山,在广宁,也被就地正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4 18:40 |显示全部楼层
水平鲸鱼 发表于 2018-7-4 09:08
把历史能够讲成小说一样,好看,楼主请继续。

感谢支持,会一直继续

点评

由之  建议去时尚大道发贴。  发表于 2018-7-5 09:5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听众

61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6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7-5 10:08 |显示全部楼层
(13)

这一战,建州女真几乎被连根拔起。不过,明朝廷并不希望赶尽杀绝,因为他们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还是“以夷制夷”。具体手段,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经过血腥的洗礼,朝廷仍然保留了女真的建制,并任命董山的长子妥罗为建州左卫都指挥同知(从三品),继承父业。
董山有三个儿子:老大妥罗,老二妥义谟,老三锡宝齐篇古。
遭到毁灭性打击的建州女真,元气大伤。所谓的卫所,实质上只是在废墟上搭建数间茅草房而已。满目疮痍,生存艰难。妥罗继任后,率领部众积极恢复有限的农耕,但还要靠狩猎、挖参、采摘等来补充生产。此后,他几乎每年向明朝廷纳贡,小心谨慎,不敢冒犯。
老三锡宝齐篇古年幼,只能依靠哥哥生活。他哥哥虽然是地主,但家里也没有余粮。锡宝齐篇古为了吃饱,还得自力更生。他经常跑到山里采点蘑菇,挖点山参啥的,换点零钱贴补家用。当然,他也有固定的工作,夏天跟哥哥野外狩猎,采蜂蜜,冬天凿冰捕鱼。日子过得艰苦,却也有滋有味,至少还算安定。
然而,这种简单安定的生活,也是一种奢侈。
明成化十五年,公元1479年,和谐的日子被太监汪直打破了。
大明向来不缺太监,而且他们似乎都习惯性地不安于只干好本职工作,总想搞点花样出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汪直这朵浪花,偏偏对边关事务比较感兴趣。他先诱杀建州女真入贡的使团,谎称他们骚扰边境,进而请求出兵建州。
朱见深听信谗言,以汪直为监军,抚宁候朱永为总兵,分兵五路直扑建州。
幸好妥罗事先得到消息,率领包括锡宝齐篇古在内的亲属和部众们再次逃到山里。习惯性逃跑,轻车熟路。面对明军攻城掠寨,女真几乎毫无抵抗。大军所过之处,房屋全部被焚毁,居民纷纷逃散,大批的牛马等牲畜被掠走,建州老城区再次遭到毁灭性打击。
杀人放火,反倒成为汪直邀功的资本。扫荡结束,朱永由封保国公。宪宗时期总共才封两个公爵,一个就为了这事儿。汪直作为太监,自然不能进爵,不过升职加薪总还有的,工资涨了三十六石,后又总督十二团营(前身为三大营)。十二团营属于禁军,相当于首都卫戍部队,大明建国以来,头一次交给太监管辖。看来,建州女真的这次牺牲,带来的影响还真不小。
损失也真不小。几乎“家家披麻,户户戴孝”,流离失所。
妥罗没有气馁,再一次展开灾后重建(人灾)工作。
这年,锡宝齐篇古二十三岁,年轻小伙儿,血气方刚。看到自己的同胞被大明欺凌,他新仇旧怨涌上心头,鼓动部众,跃跃欲试准备攻击边境,以向朝廷示威。
妥罗反对。
他坚决反对这种以卵击石,甚至说以卵击陨石的行为。他一面安抚部众恢复生产,一面向大明朝廷表示恭顺屈服。他的努力似乎得到回报,朝廷又对他信任有加,晋升他为建州左卫都督。在他的努力下,建州女真与朝廷的关系日益平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7-17 04:0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