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健网--天健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231|回复: 5

旅顺日露风的建筑

[复制链接]

7

主题

6

听众

0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0
精华
2
发表于 2010-1-3 19:11 |显示全部楼层
旅顺日露风的建筑
我二十岁以前,生活在太阳沟,对太阳沟的许多老建筑,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熟到了熟视无睹的程度。我小学时和初中时的许多同学,散落地住在太阳沟的许多日俄建筑中。
但还是和大家一起逛一圈了。就当我开车带大家旅游一下。
当然要从我小时候成长的大院开始走起。
这栋大楼凡是在旅顺住过一段时间的人没有没来过的,那就是海军406医院,最早是沙俄的海军兵营,后来是日本人开的旅顺工科大学。据说是当时满洲国最高级的工科学校。我的爸爸妈妈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我也出生在这栋大楼的2楼。
不知不觉来到了我初中时候的母校。这里曾经是沙俄的兵营,校园西侧那个二层小楼,曾经是沙俄的神枪手集会的地方,也是我小学一年级时候的教室。日本时期,这里是旅顺第二小学校。
沿着学校旁边的一条靠山街往上走。道的左右边各有一栋小洋楼,是日本关东军高级军官的住宅。往上走不远,迎面看见一栋黑顶白墙的洋楼,在以前谁住过已经不能考证,但是1952年,这里住着的一户苏联海军军官家,新添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后来成为了俄罗斯的总理(现在的审计院长),他叫斯捷帕申。他出生的医院,就在白玉山脚下,以前李鸿章的北洋水师医院,后来的老406医院。斯捷帕申有一次回到了旅顺,还专门和当年迎接他出世的两位老妈妈在医院前合了个影。
再往上走,走到没有路,路的左边是一栋残破的小楼,但仍然可以看出当年的精雕细刻,这就是日本西本愿寺宗主——大谷光瑞的家。大谷光瑞曾经在上个世纪初到了中国的敦煌,从看守莫高窟的王道士手里以极低的价格买走了大量的珍贵文物(可参考余秋雨的《道士塔》),他的探险队还在还在西域带回几具木乃伊。大谷光瑞曾经辉煌过,他是昭和天皇(裕仁)的姨夫,还当过中华民国的顾问,是孙中山先生的好朋友,1914年以后,由于债务纠纷,他几乎破产,来到了旅顺这栋小楼里定居,把一些藏品买给了当时的满蒙物产馆,这就是现在旅顺博物馆一些西域文物和木乃伊的来历。
从斯捷帕申家往下走,道边一栋被火烧过的房子,当年一位日本将军的住宅。左拐不远,在旅顺工科大学校长他家身后,有一座很大气的欧式建筑,据说是个公主的住宅。别人问我有何历史,我就编了一个:
说是日俄战争的时候,明治天皇有个叔叔,叫伏见宫贞爱,在大连的前革村督战,至今那个村还流传着“皇叔驻村”的故事,他当年住的那个房子去年被扒了。沙皇尼古拉二世也派了个妹妹,住在这里督战。。看看,象不象电影里公主她家啊?
穿过许多栋日式和欧式的住宅,来到了一片开阔地。看这里,北依青山,南望大海,风水好极了。现在山下有个军营的地方,当年是日本的关东神宫所在地,这个神宫在日本的神社里,是级别最高的官币大社,为了他的建成,日本发行了专门的铜钱和邮票,这里供奉的是天照大神和明治天皇,建筑的木头都是从台湾运来的上好楠木,1958年的时候,被扒了,木料送棒棰岛造宾馆去了。再看看门口的这条路,中间宽,两边窄,这是为迎接天皇驾临而修的御道,天皇走中间,文武大臣分列两边。据说,日本准备在本土失守后,天皇搬到这里继续战斗,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反正天皇还没有来就停战了。
在开阔地的右边,有一栋平房,门前一溜八根柱子,非常罕见,据说当年是日军一个大佐(大校正团)的家。他有个女儿,9岁的时候离开这里回国,80岁的时候回到了这里,抱住柱子大哭,可能想起来当年的温暖的家,还有家里的爸爸妈妈。
从这条路的一个上坡路,来到以前的老白山饭店门前。有两栋建筑,过去是一家的,一栋是睡觉用,一栋是开会用,这户人家的主人可都是大腕,最早是康特拉琴柯他家,后来是日本关东军司令、策划918事变的本庄繁他家(关东军司令部在现在的旅顺博物馆对面)。1935年的时候,已经改叫满洲国皇帝(以前叫执政)的溥仪第二次来到旅顺,就住在这里。溥仪这次来本来是准备把皇后婉容带到旅顺宣布废掉,但是没有办成。
7、旅顺高等专科学校
开车继续走。在离406医院北边不远的海边,有一栋建筑,先来看一首歌:

北帰行
窓は 夜露に濡れて すでに遠のく北へ帰る 旅人ひとり 流れてやまず夢は むなしく消えて今日も 闇をさすろう遠き想い はかなき希望恩愛 我を去りぬ今は 黙して行かんなにを 又語るべきさらば祖国 愛しき人よ明日は いずこの町か明日は いずこの町か
这首歌在日本与《北国之春》齐名,叫做《北归行》,很好听的一首歌,孤灯残月下,唱着这首歌,常常会泪流满面。
这是一首寮歌,也就是校园歌曲,是当时旅顺高等专科学校的校歌,作词作曲都是后来的日本著名音乐家宇田博,当时他是旅顺高等专科学校的在校生。而旅顺高等专科学校的老校址就在现在的基地司令部,那个楼还在。

8、大和旅馆
再到新旅顺步行街的尽头,看一栋建筑。黄忽忽的三层楼,一看就知道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产品,可他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二层半的小楼,楼顶是洋式的阁楼,上个世纪70年代,由于阁楼年久失修,就重新盖了一下,就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了。这栋建筑可是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在俄国统治时期,是俄籍大商人纪凤台的住宅,日本人来了,把他改成了“亚马他号特鲁”,意思是大和旅馆,说是旅馆,其实带有半情报机关的性质,出出入入的,用大白话说,就是正团以上级别官员。1927年,20岁的川岛芳子,为了清朝光复的梦想,同蒙古王爷的儿子在这里满蒙联姻。溥仪从天津逃出后,也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他的老师,也是后来的满洲国总理郑孝胥,与日本关东军的代表在这里商洽了满洲国成立的一系列细节问题。可以说,这里是满洲国的产房。1932年3月,溥仪离开了这里,远赴长春,去做他的最后一个皇帝梦。
沿着百年前的楼梯,走上二楼的大厅,川岛芳子的婚礼好象刚刚结束,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香。坐在大厅中的沙发上,郑孝胥与日本关东军的代表的商洽仿佛刚刚结束,空气中还飘散着烟草的雾气。。。
大和旅馆旁边还有一栋小楼,当年是差点当上满洲国总理的罗振玉的藏书楼,罗振玉在这里收了不少好东西,现在一部分在旅顺博物馆,一部分在大连图书馆。九一八事变后,拖着长辫子的清朝遗老、溥仪的老师罗振玉积极参加了建立伪满洲国活动,1931年11月,他返回天津,协同日本特务将逊帝溥仪秘密偷运到旅顺。在大和旅馆里,溥仪在罗振玉、郑孝胥等人的陪伴下,与日本关东军进行了多次密谋,1932年3月6日,溥仪前往新京(今长春)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在与郑孝胥的“总理”宝座争夺战中,罗振玉败下阵来,只谋得了“检察院院长”一职。4年后,罗振玉彻底失宠,被迫辞职,返回旅顺,潜心著述。1940年6月19日,罗振玉溘然病逝,葬在水师营镇西沟村西南山下。而今,事过境迁,坟墓已经荡然无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罗振玉是长期生活并长眠于大连地区的最大学者。

9、肃亲王府
来到了肃亲王府。对它我其实是再熟悉不过了,很小的时候总在门口的台阶上玩,再大大就和在这里当兵的小解放军叔叔打乒乓球,再后来好象变成了什么王府饭店什么的,那个时候,真的没有觉得这栋建筑有什么特别的。
人过中年,才对历史什么的有了些感悟,才突然发现,身边的这栋小楼,原来有那么多的故事。
清朝玩完了以后,京城有一个铁帽子王爷(也就是我们说的世袭罔替,长子代代是不降等的王爷)肃亲王,也就是顺治皇帝的大哥哥,被多尔衮害死的那个豪格的十世孙,在他的朋友,曾任乃木希典翻译官的川岛浪速的介绍下,来到了已经由日本统治的旅顺口,在这里积极从事满蒙独立运动,直到1922年去世。
   这肃亲王,可是清朝的一个最大的忠臣,小溥仪退位的时候,连溥仪他爸摄政王都在退位诏书上签字了,只有这位犟眼子:不签不签我就不签。因此他去世的时候,溥仪给他的谥号是:肃忠亲王
肃亲王,也是清朝末年一位非常有作为的王爷,在他任民部尚书的时候,出了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有一个孙中山手下的小美男,要刺杀摄政王,也就是溥仪他爸。事情败露后,小美男被捕,肃亲王亲自审讯他,两个人当当当当地开始辩论,讲到后来,把肃亲王讲乐了,越看这小美男越喜欢,冒出了那么一句话:我如果不是出身王族,我也和你们一起革命。本来刺杀摄政王,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死罪,但肃亲王对小美男喜欢的不得了,笔头一松,改成了无期。这位小美男,在狱中写下了千古名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小美男后来出狱了,对别人说:清朝的肃亲王,真是一位英雄。小美男后来变成了老美男,193几年的时候,还亲赴长春,与成为了满洲国执政的他要刺杀的摄政王的儿子进行了两国元首间的会谈。知道小美男是谁了吧?
肃亲王之所以有名,还因为肃亲王的第14格格,实在是个大美女。好多日本朋友看到这栋建筑,说是肃亲王府,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要是说“gawaximayoxigo”的家,都瞪大了眼睛,非要下去看看。这“gawaximayoxigo”,就是日语的川岛芳子,川岛芳子6岁的时候,来到了这里居住,后来和她的养父川岛浪速去了日本,再后来。。。上百度去查,都有,至于说到底死没死,我的观点是 ,看那些证据,应该没有死。
登上王府的石台,里面空空如也,当年王府的繁华已经一去不返,来到王府旁面的小花园,已经变成了荒草地,想当年,溥仪来旅顺的时候,曾经在这里举行过自己26岁的生日,皇族遗老遗少门,欢聚一堂,抽烟喝酒,照相跳舞,好不热闹,可如今人生如梦,一枕黄粱。
王府旁面的小花园里,曾经立过一块肃忠亲王的功德碑,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推了,只不过它的残片还在,静静地立在旅顺大狱展览馆的一个角落里,不细心的人也不能发现它的存在。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10、铁骨铮铮周家炉
在旅顺交通队附近,有一栋老宅,当地人把他叫做周家大院。现在是一个街道社区的办公地。
大连的大宅门
这栋老宅的主人,是当年的大连首富,东北近代民族工业之父、以创办周家炉起家的周文富、周文贵兄弟俩,要论当年的财力,可以称得上大连的大宅门、大染坊、乔家大院。
东北的民族工业起源在大连,大连民族工业起源在—周家炉。
当年,两个没有读过书的年轻人,以仅有的八九十元钱开了一个铁匠炉,在短短的20年时间里,旗下拥有铁工厂、油坊厂、三个煤矿、一个陶矿,自己家有火车,有轮船,发展成为当时的东北民族工业巨头。 :s]{NJ&C8_
日本兵被感动了
周家原本并不富裕,周文富这一辈共有兄弟6人,周文富排行第三,周文贵老四,他们出生于旅顺元宝房(今大连市旅顺口区元宝街),在“旅顺大屠杀”时,周家七口人也险些遇难。“当时是周家老大(周文贵的大哥)背着周老太太,带着弟弟们,还有一些乡亲一起往外跑,躲避日本兵”。尽管拼了命地逃跑,但是,日本兵还是追了上来,看着他们手里闪着寒光的枪和刺刀,周家老大勇敢地护在了母亲和弟弟们的前面,“可能是日本兵被这个场景感动了,他们竟然没有动手杀人。 ”就这样,周家七口人和乡亲们都得以幸免于难。
小小铁匠炉的奇迹
长大后,周文富在旅顺大坞干铁匠,周文贵则给人当车夫。1909年,周文富兄弟俩筹资八九十元钱在大连西岗区小岗子也就是今天北京街一带开了一间铁匠铺,办起铁匠炉,主要制造修配马车的零部件。老百姓称之为周家炉。周家炉开铺之后生意红火,许多人都来他们修理马车、订购马车。第二年,铁匠铺由两个人增加到6个人。1910年,周家炉改名为顺兴铁工厂,到了1911年,已经改名顺兴铁工厂的周家炉拥有了130多台机床,700余工人。短短4年内,周家炉就从手工作坊迅速发展成为机械化的大工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做马车挣到第一桶金
作为当时较为畅销的交通工具,马车很受大家欢迎。周文贵当年一直从事赶马车工作,对马车的性能了如指掌,因而接下了许多马车订单,赢利当然不是钉马掌能够比得了的,这使他们得到第一桶金。”
这样的马车我不做
1910年,因为马车做得好,周家炉发生了一件事,安重根在旅顺监狱内从容就义之前,日本人曾经到过周家炉订制马车,用于拉着安重根游街示众,周文贵十分钦佩安重根的行为,断然拒绝了日本人的要求,周文贵说,有些钱可以赚,但是这种不义之财是绝对不能赚的。
偷艺
第二个机会是从日本人那里偷艺学会了液压机的制作技术。虽然周家炉人已经自主开发了人力螺旋式榨油机、机械动力火油机等设备,但是出油率赶不上日资的三泰油坊的榨油机。有一次,日资的三泰油坊的榨油机出现了故障,找遍大连无人能修。日本工厂主被迫请周家炉人去修理。聪明的周家炉人一边修理,一边记下了榨油机的构造,回去之后经过研制居然让他们制造出了这种冷气榨油机(液压机),也彻底打破了日本工业对榨油机的垄断,更多的中国工厂主都向顺兴厂订购榨油机。到了1913年,顺兴铁工厂已有木样厂、翻砂厂、车床厂、虎钳厂、铆铁厂、打铁厂等各分厂。能制造十五吨起重机、矿山用的卷扬机、通风机和抽水机等成套设备,并在东北最先使用电焊接和瓦斯焊接等先进技术。
能够制造出坦克的大工厂
当时,顺兴铁工厂与日本川崎造船厂(现大连造船厂)和满铁沙河口铁道工场(现大连机车车辆厂)形成鼎足而立的“大连三大工厂”,在声势上也压倒了两家日资企业。 :/e5z7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周家炉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这时的周家炉已经拥有了抚顺煤矿、哈尔滨滨江振兴铁工厂、营口振兴铁工厂、复州五湖嘴振兴煤矿等多处产业。用日本人的话说:“周文贵可能造不出飞机,但他绝对能够制造出坦克,这样的人对我们日本威胁太大了。”周家炉的快速发展是日本殖民者绝对不能允许的,周文贵的一个行动,让日本当局恨之如骨,加快了对周家的打压。
;《实业血》
那是1915年5月,哈尔滨人民为反对“二十一条”,发起了“爱国储金运动”。正逢周文贵在哈尔滨参加江轮招标,周文贵代表振兴铁工厂在哈尔滨同乐戏院登台演讲,慷慨激昂,并且受到了安重根的影响,断指明志,血书“储金救国,勿忘国耻”八字,以此来激励人心,并献金三万元,以作首倡,从而“引起大众捐献热潮,不仅男子慷慨解囊,即一般妇女亦将耳环、戒子等饰物捐献”,同时掀起爱国储金抗日运动的高潮。周文贵反日储金救国的义举,令哈尔滨父老称道不已。后人以此为题编剧《实业血》,以表彰他的抗日爱国热情。1928年,周文贵不幸逝世,瓶子中的一截手指连同遗体都埋葬在了他的老家旅顺盘龙山。K#!gVr=Mi                     得罪了日本人
   
自从1910年,周家炉改名为顺兴铁工厂,并由单纯的马车制造业拓展油坊机械开始,在日本殖民当局的眼里,周家炉就成了他们发展殖民地垄断经济最大的对手和障碍。因此,以满铁为代表的日本经济侵略势力,在银行、商业、矿业、交通运输、机械制造等方面相互配合,千方百计地限制、摧残、压迫顺兴铁工厂。顺兴铁工厂为扩大生产规模,购地建新厂房,受到日本殖民当局的百般限制,并且只许铆工厂、虎钳厂迁入,其他分厂不许迁入。在其他方面更是如此,不许修筑新船坞,不发给轮船和汽车制造业的许可证;仅允许从事修理轮船的业务,又明令禁止日本轮船到顺兴铁工厂修理。这一切致使顺兴铁工厂的发展计划不能实现。 ' jm~ 4J顺兴铁工厂转向经营煤矿业后,生产一度很有生气,但满铁和殖民地当局凭借对交通运输的控制权,向其施加压力,限制以至拒绝为他运销产品,妄图挤垮其煤矿企业。为了打破垄断,周文贵兄弟出资10万元购买隆兴、宝兴、惠兴、华兴四艘海轮,号称“四兴”,自采自运。尽管周文贵自家拥有火车,但因满铁拒绝他们使用铁路,致使抚顺阿金沟煤矿的煤也因无法运出而自燃,损失一百四十多万元。
顺兴铁工厂在在与日本企业的竞争中,其原料来源、技术设备、产品销售、资金贷款等方面还都居于劣势。它的各个企业均属于重工业门类,生产周期长,经营过程中需要较多的资金和比较复杂的技术以及较高的组织能力与管理能力。在日本殖民当局采取扼杀中国民族工业的政策下,顺兴铁工厂于1929年被破关闭。
^D“大宅门”还在V6|C(j/9
在上世纪20年代,大连的周家大院绝对可以称之为“大宅门”。其实在大连西岗区的福德街和旅顺有两个周家大院。位于大连市西岗区福德街35号的周家大院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由于旧城区拆迁改造已经不复存在了,而位于旅顺口区长春街32号,有一处周家大院,当地人称“大铁们”,据说过去在这里曾经有一扇周家炉自己铸造的大铁门,如今铁门没有了,只留下一处小楼,小楼的附近还有一口水井,记录着当年周家的繁华与落寞。”
Gua                        “周善人”qARi 
周文贵人称“周善人”,是大连、旅顺乃至东三省有名的慈善家。他平生乐善好施,见义勇为,每到水旱之灾,无不解囊援助,所以四方受益者不可胜数,为救济贫民每年所捐钱款都在万元以上。据载从1914年至1925年间,旅大地区自然灾害严重,周文贵深切同情,先后出资10万元,从东北腹地购进高粱、玉米28车皮,运到旅顺,分三级逐户无论大小人按人口救济方家、水师营、王家店等村村民。老旅顺人都说,是 “周官”救了旅顺百姓,没有“周官”不知道旅顺得饿死多少人。 {e,<zGnk#
周文贵每年冬天在西岗开设庇寒所,庇寒所内建对面火炕,燃烧煤柴取暖,以供从山东来大连逃荒的难民居住。所里还设置施粥场,有时一天供应食粥的人多达一千人以上。1927年3月,山东难民行至金州城北三十里堡一带,夜间露宿草野,情况极其可怜,他知道后,立即派人用芦席搭棚,让难民夜宿,又施粥饭,以解决他们冻饿之苦。同时他每年都捐款给大连慈善机构宏济善堂,周济那里的难民。周文贵出身平民,没有进过学校,后来办企业深知受教育的重要作用。1917年,周文贵在哈尔滨任工会总理期间,与周恩来的学友邓洁民一同创办哈尔滨滨江东华学校(今哈尔滨第二中学前身),培养工业人才。对那些无力升学的贫苦子女,他都解囊以助,使其升学深造,敦促成才。据查,经他资助在日、美大学毕业的有10余人,如瞿夫仁、苗剑秋、于连瑛、王秉锋、丁文渤等。他的企业每年都接受张作霖派来的实习生,为省政府实业救国培养人才。 FPhFGY>z
义犬碑
在今天沙河口净水厂五一路的北侧,曾有一座义犬碑。碑座高3米,用青砖砌成,白灰抹封,碑座呈“工”字形,黑石雕成的义犬屹立在碑座上,义犬竖着两只尖利的耳朵,远眺西方。在义犬碑前,另立一块白色的“义犬碑志”石碑,上面记录镌刻着义犬忠于周家的动人故事。 E~Uqn!b&shy;t
周文贵的母亲吕姓氏笃信佛教,每天都要拈香拜佛,祈求神佛保佑。眼看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家业兴旺发达,老太太把它当成是菩萨的保佑,更加虔诚地信神佛。全家都吃素,家中最好的菜就是炒菠菜。有时候,家中的小孩子实在抗不住就跑到工厂的厨房里“偷”吃点荤菜。老太太养了两条狗,一只是“小黑”,一只是“小白”。小黑与周老太太形影不离,她在佛堂窗外特意修了一个狗窝来保护它。1915年冬夜,周家炉发生了大火。睡在窗外的小黑第一个发现,看到屋里烧起一片火光,这条通灵性的小黑,知道东家出了大事,便挣脱绳索,迅速地顺着楼梯蹿至二楼平台上,惊恐地跑着、叫着,又不停地抓着门。熟睡的人们被惊醒了,没有发现什么意外,又睡了。不大一会,小黑又蹿上来,爬到窗台上叫,来回地跑着、叫着。终于人们发现了火情,许多工人从屋里冲出来,找工具灭火。小黑又跑到主人那里撞开门,咬着主人的衣服就往外拖,周文贵被小黑拖到屋外时,院子里已经是一片火海,小黑绕着主人前前后后嗷嗷地叫,用头将周文贵顶下楼,这是消防队赶到了,很快将火扑灭。当人们再看小黑时,它应经累死了。 1cL)wcdR
周文贵和周老太太为了表示对这条忠诚黑狗的感恩和怀念,特意把它葬在山寺庙的路旁(今沙河口净水厂五一路北侧),同时又修建了一座义犬碑。义犬碑修筑的地方是旅顺南线必经之路,每天都有许多行人从这里经过。早年在大连上过学的学生也被安排到这里参观,以教育人们做人也要讲“忠、诚、义”。这座大连唯一的义犬碑,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红卫兵彻底摧毁了,而今在其遗址上,只留下几块残损的砖块。
/                   胜诉日本
   
周文贵在经营顺兴铁工厂的同时,于1910年开始购买经营煤矿,1919年购买了复州五湖嘴煤矿,1924年周文贵又购买抚顺阿金沟煤矿,由于他经营得法,所以煤矿的利润非常的丰厚。Sna%
     在1926年,周文贵收买了陈姓在复州陶业矿权一处,开采后很有起色。而日本窑业资本家看了红眼,也和抚顺日本煤矿公司一样,大伸魔爪企图抢占。开始是唆使正金银行以贷款关系为要挟,继而勾结南满铁路守备队武装接受来威胁。此时此刻,周文贵确实需要大量现款周转。日商方面就想把周家振兴煤矿矿权作抵押,日本银行就可以大量贷款,等到贷款积累过多时,迫使周家一时无法偿还债务而达到没收周家矿权的预定目的。周文贵才智过人,对日商的阴谋早已识破、绝不上当。宁愿利息高一些向华商银钱业贷款,或向中国政府张作霖政权求援。到最困难的时刻,动员顺兴厂振兴矿各高级职员借资维持危局。日商方面看到软的不行,就动硬的,欲以武力抢占矿权。 )   
就在紧急的关头,周文贵以最大的毅力与勇气,冒最大的意外危险,亲赴日本东京最高法院起诉。他坚认矿权和国权有关,为维护国权,才能维护矿权。历经数次往返,历时半年之久,最后,在正义面前,在国际舆论支援下,周家终于获得保全矿权的胜诉。特别是在当时半封建半殖民的国况下,中国人能够到日本打赢这场涉及矿权和国家主权的国际官司,实在是破天荒,这在国际上造成了深远影响。
英年早逝
正当周文贵在日本胜诉,壮了民族威风,鼓足勇气,与日本殖民者侵略者继续抗争,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不幸的天灾人祸降临。 1928年10月9日,周文贵处理顺兴铁工厂的事务后,从大连去复州五湖嘴振兴煤矿,乘船路经金州城北三十里堡西海三道湾海峡时,突遇风暴,落水遇难。噩耗传来,百姓失声痛哭,悲痛气氛笼罩在大连中国人居住区和旅顺百姓住居区。治丧委员会根据他生前的意愿,把省下来的钱用于办学助教和扶贫济困,照样开办施粥场,并通知亲友以粗布做挽幛、挽联,丧事过后还可以捐给贫民做衣服。周文贵的葬礼十分隆重,出殡当天万人空巷,到小岗子周家大院前来送葬的有2万多人,大连到旅顺道路两旁聚集着许多送葬的人,旅顺街道都被阻塞,痛哭之声从大连传到旅顺。在墓地有四五千人望棺跪拜,失声痛哭,其情其景,感人肺腑。周文贵为大连百姓和旅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百姓对这位大恩大德的周善人是不会忘记的!从周文贵意外溺水身亡之后,日本加大了对周家的打压,再加上周文富已经多年不管生意上的事,所以周家的许多产业被日本人强行“买”走,大多数家当也被强迫拍卖。“据说,当时周家不仅有汽车,还拥有火车、轮船,可是后来‘拍卖’的时候,日本殖民者把价格压得很低,据说一艘轮船只用买一把椅子的钱就可以买走,周家巨大的财富就在日本人的打压下化为了乌有。”
周文贵之子周武福被迫退守至周家的最后一个企业——抚顺阿金沟大兴煤矿。日本人为了实现工业垄断,更重要的是为了将抚顺地区唯一由中国人把持的煤矿收入囊中,又提出购买阿金沟煤矿矿权,遭到周文富和周武福的坚决反对,1931年夏,日本商人宴请周文富,将其投毒谋害。周武福用专列将周文富遗体运回旅顺盘龙山周家墓,与其母和其弟周文贵埋葬在一起。周家炉的创办者、近代东北民族工业之父——周文富和周文贵走完了与日本殖民者抗争、发展民族工业的艰辛的一生,长眠在旅顺的盘龙山。
无力回天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难当头,周武福回天无力,日本宪兵强行从周武福手中夺走了抚顺阿金沟大兴煤矿。之后,周武福在抚顺以经营福大商店和福大照相馆为生。
1933年,日本殖民者伙同日本商人将周家大院拍卖。“我爷爷周武福自太爷去世后就留在了抚顺,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立即赶回了大连,但是周家大院的一半已经被日本人拆除了,只剩下内宅。我爷爷是用一箱金子赎回了最后的四分之一院落和房子,另外的四分之一被别人买走了。无奈之下,只能从南面开了大门。但是日本人为了压制周家,在临街开设了很多的妓院(旧称永乐街),昔日繁华的周家大院无奈淹没在一片酒光艳影当中。” Cm'
1943年,周武福的在抚顺开的福大商店和福大照相馆相继关闭。至此,周家炉的所有经营性资产化为乌有。从孩提时随父亲从旅顺出来创业,到中年时在抚顺资产归零,周武福经历了周家炉由兴至衰的全过程,一生承受了太多的苦与痛。解放前夕,周武福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到抚顺露天矿工作,直至1960年去世,再也没有回到生他养他充满悲情色彩的旅顺、大连。
周家炉的后人
周文富一生没有子女,周文贵生有二子二女。周文贵死后,其子周武福成了周家炉的接班人。在周文贵的子女中,除了周武福还有一女儿是不得不提的,她叫周润庄,后来嫁给了张学良将军的秘书苗剑秋。苗剑秋是周文贵早年资助的出国留学生之一,周文贵十分喜欢苗剑秋的才华,但是不喜欢他做事鲁莽的风格,是周润庄自己答应那门婚事的。后来,苗剑秋成为了张将军的秘书,在东北军中一直反蒋抗日,并在促成张将军发动西安事变中起到关键作用。因为周文贵与张作霖、张学良家族关系密切,周武福将复州五湖嘴振兴煤矿献给奉天省政府,张学良将军拨款二百五十万元,但是当时由于财力不足,只签发了欠条,此欠条一直由周武福保存。
但是后来因为与孙铭久等少壮派错杀了王以哲将军,而使自己的功绩大打折扣。西安事变之后,苗剑秋在周恩来的保护下,去了红军驻地,又从红军驻地去了日本。1987年,他在台北去世。周润庄和苗剑秋有一个女儿,现在在美国纽约一所大学里任教。,苗剑秋曾经多次想回国,但是种种原因没能成行。”周家的后代现在主要在大连、抚顺、天津、美国纽约等地。还没有人从事大型实业。
永远的周家墓
周家墓是周文贵和其兄周文富在旅顺的盘龙山为母亲周吕氏修建的一座墓园。墓园南北呈矩形,依蟠龙山南缓坡而建,有十多个篮球场大,墓园的东、西、北地势略高一点,有点像座椅形状,是风水绝佳的宝地。四周石质围墙一米多高,围墙上面是铁制栅栏,南侧是大铁门(顺兴铁工厂制),围墙内外栽种很多松柏。墓园东北方向的三四十米处就是陈氏看墓人家,目前房子位置没有变化。在墓园的最里侧,也就是最高位置是周吕氏的立棺。周吕氏笃信佛教,自己知道要西行时,梳洗完毕,在椅子上坐化,后来就建了立棺。这个立棺是八角塔形,三米多高,宽度为二米五到三米,材质为高档汉白玉,朝南侧的棺体上刻有碑文,庄严肃穆。在水师营的很远处,就可以看到蟠龙山周家墓的立棺。这是东北有记载的唯一一处民间立棺。只可惜“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没有放过周家墓园。当时红卫兵在立棺上绑了八公斤炸药,企图炸破立棺,爆炸后,立棺纹丝没动,只是石材之间的缝隙露了出来。可见,周文贵、周文富在其母立棺上花了多少心思、人力和物力,希望老人家逝后得到永久的宁静与安息。
周家墓园在“文化大革命”中惨遭毁坏,现在遗址只剩下一个大坑,这对于我们大连人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与遗憾。“文革”后,周家墓园的汉白玉碑石已被当地生产队当作石材砌墙用了。原生产队办公室和仓库的墙上,,还有几块裸在墙外的碎碑,其雕凿精细优美,历经几十年的风吹雨打,清晰可见。当地人说,好的石材都在墙里面,露出来的还不是好的。在生产队解体后,这些碑石都卖给了老百姓当住房材料。据居民说,不久他们将要动迁上楼,这些旧房子将被拆除,到那时就可以找到那些碑石了。周家墓碑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是研究大连近现代史和东北近现代史不可多得的遗存,其碑文尤为珍贵,这不仅对研究大连工商业发展史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而且碑石雕凿精细优美、碑文皆出自名书法家的手笔,又具有一定的文学艺术价值。殷切希望在这些老房子拆迁时,一定要抓住机会,由当地政府、史学研究人员、当地居民共把碎碑收集起来,加以保护。
11末代皇帝溥仪的姑母创办的私立女校——康德女塾
百年老建筑
在旅顺口区长江路116号,有一所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建筑。 这是一座俄式建筑,建设于上世纪初期,有着百年的历史。虽然在外观上,建筑保持了原来的风貌,二层楼房,石头建筑,正门朝着长江路,一层有13个窗户,窗户边沿装饰着很好看的花纹。俄式建筑都很注意细节和装饰,比如临街的小露台,墙上的浮雕,屋顶的尖顶,室内的壁炉等等,这所建筑也不例外,经过几十年风雨的洗礼和战乱的破坏,并且几易其主后,如今依然保持着讲究的风格和大气的外观,相信刚刚兴建时的它一定也是庄重而美丽的。
    这所老建筑,它位于一入旅顺口区城区的主干路上,如今,它是一家工厂的厂房。走进室内,  已经没有当年学校的样子,一层有一个近百平方米的大厅,两边的屋子如今是工厂的厂房,顺着宽且厚重的楼梯上到二层,可以看到对称的结构,左右手边一边一个带着套间的大屋,厂办的同志告诉记者:“这里冬暖夏凉,很是舒服,右手边的屋子里原来有一个很大的壁炉,但是因为烧炉子就把这个不实用的东西砸掉了。”经历了历史的变迁,这里已经看不出学校的痕迹。
   在大连史志上,有一段很简短的文字:1936年,清朝肃亲王的女儿、末代皇帝溥仪的姑母金显珊在旅顺创办私立女校——康德女塾,自任校长。这所学校在大连历史上也创造了一个第一的纪录,即它是大连地区第一所培养家庭主妇的学校。因为创办者金显珊的亲日,所以创办伊始,这所学校就打上了奴化教育的烙印。由于历史的原因,这所学校只存在了9年的时间。
曾经的主妇学校
据大连史志记载,1936年,清朝肃亲王的女儿、末代皇帝溥仪的姑母金显珊在旅顺创办了这所私立女校,取名为康德女塾,这个校名以伪满洲国皇帝的年号为名,可见带有很重的伪满气息。金显珊自任校长,创办伊始,它的办学宗旨是培养贤妻良母式的家庭主妇,它成为了大连地区第一所培养家庭主妇的学校。    康德女塾每年从旅顺、大连、金州等地公学堂毕业生中招收1个班学生,学制4年,课程以家政和裁缝为主,毕业后自谋职业。这相当于大学的学制,现在中国台湾地区的某些大学还保有家政系,康德女塾有着最初的雏形,但它并不是大学,只能算是一个女塾。     据史料记载,康德女塾经费来源除收缴学费外,由金显珊出资,金显珊是清末肃亲王善耆的三格格,肃亲王1922年病逝后,其在旅顺的王府则由这位三格格撑起。到了1938年,女塾有教学班3个,学生58名,教师6名,皆为中国人。然而到了1942年,由于日本殖民当局为推行奴化教育,改康德女塾为康德女学校,增派日籍教员并派日本人任校长,金显珊任副校长。是年设教学班4个,有教员12名,学生139名。1945年,旅顺解放后停办。  这是仅有的史料,勾勒出了一个简单的康德女塾的面貌。
第一创办人显珊逸事
      由于康德女塾的创办人是清朝末代格格,因而让这所学校有了更多的传奇色彩,虽然关于学校的史料少之又少,但是金显珊这个人却是一个有着传奇经历的女人。 金显珊是肃亲王的三格格,在她的前面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三格格的母亲是肃亲王的侧福晋,但是据说显珊的母亲生下她之后就死掉了,因而肃亲王对这个女儿格外的怜惜,所以父亲在世时她在家里耀武扬威的,大家对这个三格格有点又恨又怕。1912年清王朝灭亡后,肃亲王来到旅顺,想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复辟清王朝,他的家眷也先后来到旅顺王府,显珊也在其中。1922年肃亲王病逝于旅顺,当时的金显珊正在日本东京御茶水女子高等师范留学,父亲去世她从日本回来奔丧,这之后再也没回去日本。因为肃亲王的孩子大多在日本,所以偌大的肃亲王府就由金显珊一个女子撑了下来,和金显珊一起住的还有十六格格显琉,十七格格显琦和十几个用人。金显珊在旅顺一直生活到1945年才回到北京。    金显珊后来创办康德女塾,也是因为受到了她姑姑的影响。肃亲王善耆有一个妹妹叫善坤,清光绪十三年嫁到了蒙古,清光绪二十九年主持“毓正女学堂”。清王朝灭亡后,善坤又在北京办起了“静宜女子学校”,极力推广平民女子教育,在民国初年的中国教育界享有很高的名望。    这个三格格很能干,但有一点她是糊涂的,她很亲日,肃亲王的子女中有十位替伪满或日本做事,显珊就是其中一个。她很有钱,她不仅办学校,还有一个农场,但是钱全都捐给了日本人,还帮着日本人推行奴化教育,这也注定她这一生的不幸。显珊后来认识了一个女传教士,跟着传教士学英文,在她影响下,显珊信了基督教。“显珊终身未嫁,1945年回到北京后,她是住在教堂里的。当时她的妹妹川岛芳子住在船板胡同的肃亲王府,但显珊对这个妹妹很不感冒,所以宁愿住在教堂里,最终死在教堂里。

40

主题

6

听众

774

积分

天健大连拍记队

Rank: 8Rank: 8

玩乐豆
0
积分
774
精华
20
发表于 2010-1-3 19:3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的资料,有些很熟悉,有的第一次听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

听众

0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玩乐豆
0
积分
0
精华
2
发表于 2010-1-3 19:49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助的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1

主题

3

听众

382

积分

初中生

Rank: 3Rank: 3

玩乐豆
0
积分
382
精华
1
发表于 2010-1-3 20:40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没有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

听众

23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233
精华
0
发表于 2015-10-12 16:03 |显示全部楼层
MAR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6

听众

18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

玩乐豆
0
积分
185
精华
0
发表于 2016-1-30 19:52 |显示全部楼层
配照片就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责任声明
第1条 本社区公民之间通过社区相识、交往中所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任何心理、生理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2条 本社区公民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责任自负,本社区不承担任何责任。
第3条 由于非故意及不可抗拒的原因(含系统维护和升级),导致的用户数据丢失、服务暂停或停止,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4条 本社区提供的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互动的平台,上网用户不得利用该平台进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活动。对于利用此平台进行的各种活动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第5条 上网用户不得利用社区的名义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对于非社区正式发布的活动而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社区不承担赔偿及其他连带的法律责任。

手机版|大连天健网  

GMT+8, 2018-6-20 17:4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